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现代结局篇vip37

    话说子萱驾车离去,本想直接回爸妈那里,可是车开着开着,却开去了酒

    许久不曾光临这种喧闹的ye店,子萱突然之间倒是有点不习惯这昏暗的灯红酒绿挤过摇头晃脑的人群,径自来到台,点了一杯蓝色夏威夷

    这款鸡尾酒是子萱的最爱,它是由冰块,四十五毫升浅色兰姆酒,二十毫升蓝色柑橘酒,六十毫升菠萝汁,最后加入十五毫升椰子香甜酒一起摇匀后,以一片菠萝一颗樱桃为装饰的酒

    调酒师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长的阳光灿烂,甚是可爱她一边摇晃着一边夸赞道:“蓝色柑香利口酒代表蓝色的海洋,塞满酒杯中的碎冰象征着泛起的浪花,而酒杯里散发的果汁甜味犹如夏威夷的微风细语所以这款鸡尾酒一直是以色香味齐全和洋溢着海岛风情而倾倒顾客,为世人所热衷小姐很有品位,看样子时常来哦!”

    子萱抬起头,微笑道:“是呀,不过那时候是另一个调酒师,不知道你跟他谁调的味道好些”

    子萱这一抬头,那小姑娘立刻大声尖叫起来“哇,廖子萱耶!你不是···前几天跟季氏集团总裁结婚的那个豪门女吗?”

    子萱接过那杯鸡尾酒,默默点头,算是承认了

    “廖小姐,您老公的公司员工办保险吗?是这样,调酒师是我的兼职啦,我本身是做保险业务的,我们公司险种很齐全,您有没有什么需要的?”调酒小姑娘不停地追问

    子萱觉得这个女孩很有趣,便跟她闲聊起来这个女孩名叫云小染,是一家保险公司的金牌业务员两人互相倾诉彼此的不如意,大有相见恨晚的架势

    “子萱···咯···姐,你···咯醉了!”云小染一边打着酒咯,一边搀着东倒西歪的子萱在大街上横晃

    “我没醉,你才醉了呢!我跟你说小染···”子萱叹口气,继续说道:“男人呀,都是一群虚荣的家伙,他永远不知道,他的女人最需要什么!他永远不知道!”

    说着说着,子萱彻底醉得不省人事,整个身子都靠在云小染身上云小染没防备,一个趔趄,二人都摔倒在地

    云小染强行爬起身,回头就见子萱已经被一个男子打横抱了起来

    “喂,咯,你谁···呀你,放下···咯···我姐姐!”云小染话落,就要上前去抢人

    柳独月皱着眉头,子萱身上的酒气可用熏天来形容,这家伙到底喝了多少酒?

    云小染此刻已经走进柳独月,她直闪呼的眼睛使劲儿的眨呀眨的,终于看清来人

    “季传风?子萱姐姐的老公呀!嘿嘿,咯,你来得正好,咯,我正不知道把她送哪呢!哎呀,她的车···咯···还停在我们ye店呢!你自己想办法,我先···咯···回家去了!”

    柳独月无奈的对司机说:“送这位小姐回家!”

    之后,柳独月驾着子萱的车回到家,把醉得半死的子萱脱了个精光,直接丢进宽大的浴缸里

    “廖子萱,你简直不可理喻!”

    子萱在凉水的冲击下和柳独月的暴吼声中,清醒了大半

    “哦,发生什么事了?我这是···”子萱看着自己浑身一si不gua的身体,后知后觉的感到自己坐在凉水里

    噌的跳起来,大声喊道:“哇,这水好冰哦!”

    柳独月没好气的说:“不冰你会清醒吗?”

    “柳独月,你什么意思呀?”子萱跨出浴缸,站到柳独月面前质问道

    “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我不就买一辆车吗?你发什么脾气?竟然还跑到ye店喝酒?”

    “呵,‘不就买一辆车’,你那是一般的车吗?四亿呀那是!季氏集团总资产才有多少,啊?你以为你是世界富豪啊?你真那么阔气,就把钱捐给慈善机构哇?前年金融危机饿死多少人你知道吗?你不知道!那时候你还在王府搂着你的小妾欢好呢!”子萱不知道自己现在怎么了,以前她并不是心软的主儿可她就是看不惯柳独月这种虚荣的傲心!

    柳独月一听后面那句,气血上涌,反手就甩了子萱一巴掌,“贱人,你有完没完了?!”

    “···”子萱有片刻的惊呆,不敢置信的抚上自己疼痛的脸颊,口中混合一股腥甜的味道轻吐一口,地上的唾液中夹杂着血丝

    眼泪涌在眼眶,她强逼着不让流落出来“柳独月,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话说得一点不错我以为,我们历经艰辛,走到一起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却不想,你···还是那个冲动高傲,自私自利的月王爷”

    “子萱,我···我不是故意的”柳独月呆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他不知道自己刚刚是怎么了,竟然会出手打了子萱,还出言侮辱了她“我真的不是故意打你的,我也不是故意骂你···”

    “不必解释!你骂的对,我就是贱,贱到骨子里了第一次遇见你,被你狠狠的鞭打了一顿;第二次见你,被你甩耳光;第三次见你,被你强bao,甚至送给别人玩弄···可是即便如此,我还是爱你无法自拔,我想世界上再也找不出比我还贱的女人了!遇到我这种傻瓜,你很有成就感?”子萱哽咽出声,眼泪顺腮滑下她倔强的昂头不让自己看起来很狼狈,坚定的迈开脚

    当她面无表情的走过柳独月身边时,柳独月突然感到心中一阵疼痛,那中间还夹杂着后悔内疚他好害怕,子萱这一走,会走出他的世界!

    转身,他紧紧拥抱住浑身赤果地子萱,紧紧地,紧紧地,恨不得,可以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再不分离

    “放手!”子萱的语气冰冷至极

    “不放,子萱,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虚荣了,再也不端王爷架子了,再也不打你骂你了还不行吗?你原谅我这一次,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犯!”子萱冰冷的语气,着实令柳独月惶恐不已

    子萱大力甩开柳独月的束缚,决绝的走出浴室柳独月追出去时,她已经穿好衣服,在打包服装

    “子萱,你这是···”柳独月一把夺过她手中的衣服,这女人是要离家出走吗?他绝不允许!“你到底闹什么脾气?我都跟你道歉了你还想怎样?”

    “柳独月,你吼什么吼?我告诉你,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今儿个我还就走定了!”子萱索性衣服也不拿了,直接走人

    柳独月也气急,一把揽过子萱,将她整个人扔在了宽大的软床之上下一秒,自己狠狠地压了上去

    “想走?你走啊!真是把你宠上天去了,又想走!廖子萱,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柳独月真的怒了!

    自从他跟子萱和好,就没这样发怒过!

    可是,今晚,他怒了!

    不为别的,因为子萱要离家出走!

    他一边压制着子萱不断挥舞踢打的四肢,一边撕扯子萱的衣服,甚至有些疯狂的将撕下的布条绑在子萱手上,固定在床头没办法,子萱现在力大无穷,他不这样做根本没办法控制她

    意识到柳独月在做什么,子萱痛骂出声“柳独月,你给我住手!你滚开,别碰我!”

    “你是我老婆,我不碰谁碰?你的客户吗?”此时的柳独月已经近乎疯狂,许久压抑的痛苦惶恐得到释放,他麻利的固定住子萱四肢,以及其残暴的方式占有了子萱

    “啊,好痛!”子萱皱着眉头,自己的那里干干涩涩的,没有经过任何前戏,爱恋,生生被侵占至最深处,真的很痛!

    可是,身体上的疼痛哪里及得过心底的疼痛?试问,被自己的丈夫强bao了,这是多大的耻辱?

    “你痛,那我呢?我努力的接受这个奇怪的世界,我努力的告诫自己不要介意你穿什么,不要介意你出去陪同客户吃饭喝酒,不要介意别的男人送你鲜花你知道这种日子多难熬?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你被别人抢走,就因为这里的男人都可以放下尊严脸面他们甚至可以跪在地上跟喜欢的女人求爱,或者追求有夫之妇!”

    柳独月说到最后,无力的离开子萱,瘫坐在床边

    “我真的很害怕,我怕你会被别人抢走我不知道,哪天你会不会跟我离婚在这个女人可以上班,可以打拼天下的时代,我真的很无力,很惶恐!我也有我的尊严!”

    子萱静静的听着,看着柳独月竟有种恍若隔世的味道记得,在古代自己逃跑时,他也曾这样强bao自己,然后悔恨的诉说心事那时,他甚至低下高傲的头,对自己道歉,乞求可是,即使那样她也没有心软

    但——这次,他的一番话却让她心软了!

    也可以说是,心酸酸的!

    原来,他一直生活在这种压力下,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如果不是这次自己闹得太过火,他一定不会说出心底的话?

    这样想着,子萱竟然心疼起柳独月来了他一个堂堂王爷,后又成为一国之君,过的是奢华的生活,看的是世人的吹捧,哪这般受气过?定是气急了,也惶恐极了,才会口不择言,失手打自己?

    子萱实在搞不懂,这个时候她竟然还在为柳独月着想!看来,注定她要被他死吃一辈子了呢!无论他对自己做过多么过分的事情,她都记恨不到心底去

    默默的流泪,骂自己没出息

    柳独月见子萱在默默流泪,心一疼,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

    这是做甚?这跟禽兽有什么区别?他轻轻的解开子萱四肢的束缚,低语道:“对不起,我太冲动了!”话落,竟觉得没脸面对子萱,起身就要离开

    “别走!”子萱自他背后将他紧紧搂住,柳独月浑身一僵,盯着腰间的一双手看了许久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太胡闹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搞的,就像吃了炸药似的,只想跟人吵架!老公,别走!”子萱哭哭啼啼的语气,像极了被抛弃的怨妇

    还要说什么,却被子萱吻住唇瓣,堵在口中

    子萱的吻技实在有够烂的,只几秒钟局势就被逆转

    柳独月深情的吻着,爱怜的,霸道的,却又不失温柔的渐渐的,他们拥倒在床,开始深入彼此

    灵魂与身体不断的冲到沸点,两人同时满足的叫出声,瘫在一起

    天未大亮,子萱突然肚子不舒服

    “嗯,嗯!”子萱皱着眉痛苦的哼了声

    柳独月迷迷糊糊睁开眼,邪恶的问道:“怎么,还想要?老婆,看不出你那里紧紧地,需求却不小呀?一晚上也没满足你,你是要把为夫榨干呐?”

    子萱苦笑着说:“老公,我肚子疼!你昨晚把我累惨了!”

    “是吗?哪疼?我给你揉揉!”柳独月坐起来,大手抚上子萱小腹,轻轻揉了起来

    “哎呀,不行,真的疼!”子萱眉头又紧了几分

    柳独月不敢再耽搁,慌忙套上衣裤,为子萱找出一身衣服换上,急急往医院赶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