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现代结局篇vip36

    当这对甜蜜的小夫妻步下楼,佣人们早已准备好清粥小菜,服侍他们用饭

    “嗯,我吃饱了,快来不及了,先走一步,唔嘛!”子萱用餐巾擦擦嘴,拎着包包就要走出去,想起什么,又走回来,在柳独月脸上印下一吻,才扬长而去

    柳独月跟着起身跑到门口,“我跟你一起走!”

    子萱甩给他一记大白眼,“对不起,不顺路!而且,公公为我买了辆法拉利,你觉得我会放着新车不开,去做你的旧兰博基尼吗?”

    满意的看着柳独月黑沉的脸,子萱扬起手中的车钥匙,挥了挥,调皮的眨眨眼:“老公,下班见哦!呵呵”

    潇洒的钻进红色法拉利599,下一秒,车扬长而去

    柳独月气愤的看着自己那辆价值不菲的兰博基尼reventon,恶狠狠地在上面踢了一脚

    “一个破法拉利了不起呀?值几个钱?等我买个新的,让你求我载你!”

    柳独月一上午就在郁闷中度过,直到季善奇晃悠悠来到公司

    “儿子,怎么了这是?新婚燕尔,却是一脸愁容的!”

    柳独月眼睛一亮,看着季善奇不怀好意地说道:“老爸,这几个月您老挺舒坦哈?”

    季善奇点头,“那是呀,有你罩着公司,我跟你妈不操心,不受累,还有花不完的钱,过得可舒坦了!”

    柳独月等的就是这句话,谁让季善奇总爱把花不完放嘴上来着!“老爸,既然花不完,给儿子买辆车呗!”

    季善奇这才知上当了,“好小子,在这儿等我呐?”

    最后的最后,季善奇点头应允了柳独月的请求,谁让人家给他赚那么多钱来着?

    这之后,柳独月心情大好,索性踱出办公室遛哒转了一圈,就看见副总裁的女秘书(他的秘书换成男人了)

    只见那女秘书衣着暴露,上衣袒胸露背,下面只穿一短裙,光溜溜的大腿晃来晃去,引得无数男员工频频注目

    该死的!柳独月低吼一声,冲到女秘书面前,将她从头到脚数落了一番,大有解雇她的意思副总裁听见动静,急忙前来商量,并且说穿成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

    那女秘书委屈的点头,一干员工也纷纷抱不平,说没什么最后更有多名女员工走到柳独月面前,无一例外清一色的超短裙,说这样凉快

    柳独月眉头拧成麻花劲儿,知道自己有些过激了,毕竟这个世界就这样儿啊!见怪不怪!回到办公室,却怎么也做不住了,一颗心思全飞到九霄云外,努力想着子萱早晨出门穿的什么衣着

    “是西服?”柳独月不确定的自己问自己他记得那日在医院子萱是穿的西服,很酷的模样

    “不对,好像是裙子!是长裙还是短裙来着?”柳独月绞尽脑汁的想着,“长裙!”

    应该是,自那日以后的两天,子萱衣着都挺保守的

    正想着,有敲门声响起柳独月以为是男秘书小元,喊了声“进”

    再抬头,便映入眼中一双修长的美腿“老公,今天星期五,我们得回我家里住!老爸老妈刚才一劲儿催我,你也提前下班!”

    吐血!这双美腿的主人竟然是他的老婆——廖子萱!

    柳独月拍拍额头,早晨光顾着跟她柔情蜜意,竟然没理会她穿成这副样子出门!

    超短裙,又是超短裙!可恶的超短裙!!!

    跟子萱走出办公室,一路乘坐电梯,最后走到大厅,乃至除了公司的门,柳独月肺都要气炸了!

    不光是一群臭男人盯着子萱修长的美腿流口水,就连一干女员工也用羡慕的眼神瞄向子萱的腿,真是太可恶了!

    子萱踩着高跟鞋,还一副神采飞扬的模样走在前头,丝毫没理会身后某男阴沉的目光紧锁她修长的美腿

    今晚,他一定要毁了那双gou人的腿!

    子萱惊讶于柳独月竟然会选择坐她的车,而不开自己的车,美其名曰“距离产生美,联络感情”

    刚到廖家大宅门口,管家就积极跑上前替子萱开车门,接过车钥匙开进车库

    子萱在柳独月占有性的紧拥下,走进客厅

    桌子上已经摆好饭菜,廖爸正架着眼镜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廖妈亲自下厨,正在忙活着烧菜

    “哎,我的独月女婿来啦,快来,到岳父这里坐!”廖亦宁抬头,露出喜滋滋的笑颜,招呼柳独月去他身边坐

    子萱做了个鬼脸,“我的独月,好恶心的称呼啊,老爸,你可以再恶心一点吗?”

    廖亦宁配合的点点头,“可以呀,月月,过来爸爸这里!”

    子萱翻翻白眼儿,将手提包飞了过去“下一句不会是‘爸爸给你糖糖吃’?”

    柳独月哑言失笑,这父女俩还真是一对活宝!

    走到廖亦宁身边落座,不卑不亢的跟他聊起股市经济子萱见他们聊得不亦乐乎,只得钻进厨房帮老妈的忙

    吃过饭,两代人在一起闲聊了些有的没的后来廖亦宁跟柳独月又聊起了当今社会的经济发展,子萱跟老妈便回楼上聊天

    老妈走了以后,子萱洗完澡见柳独月还没回来,只好先趴在床上休息,却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柳独月走进房间,就见子萱身着睡衣,摆成大字酣睡的样子他热血一涌,小腹直窜起一股热流,该死的分身也时刻准备蓄势待发柳独月狼狈的冲进浴室,三下五除二速战速决,光着身子便扑到子萱身上了

    感觉身上被人压住,子萱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见柳独月闪着yu火的目光直盯着她,好像要一口把她吞掉的模样

    事实上,柳独月确实是这么想的他咧开嘴,奸笑着说道:“老婆,你这双腿太you人了,好多人都看着直流口水,我不想别人看!”

    “给你一个机会,你若执迷不悟,休怪我···”柳独月心里暗暗想着

    子萱不明所以的回道:“这可不是你说的算,腿长在我身上,我爱给谁看就给谁看,告诉你,这可不是你们那个老土的年代了!”

    柳独月邪恶的笑了,笑得那个爽朗呀!“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人总要为自己的大言不惭付出点代价不是?”

    子萱还没明白什么意思,柳独月便扑到子萱身上,强行拽去碍事的睡袍,在子萱光滑的大腿上卖力吸吮啃咬起来

    “哎呀,柳独月你这只疯狗,你咬痛我了!”

    柳独月跟没听见似的,继续疯狂啃噬,直到子萱两条腿上印满红红发紫的吻痕牙印,才满意的收工,将自己的昂然送入她的体内

    “啊,柳独月你这个疯子,你走开!”子萱不停挣扎着,见过猴急的,没见过这么急的还有哇,他把她两条腿印满吻痕牙印,明天还怎么见人呀?

    柳独月得意洋洋的运动着,嘴上直夸赞道:“这下子好看多了,明天你还穿超短裙子去上班,让大家都看看,我们夫妻有多恩爱!”

    嘿嘿,终于把这双美腿给毁了,太有成就感了!

    整整一夜,子萱也没睡上一个安稳觉每每以为终于可以逃脱魔爪好好睡一觉了,却在刚迷糊睡去后被柳独月咬醒,继而诱惑着被chi干mo净

    看着镜子中那个顶着黑眼圈儿,无精打采,满身吻痕牙印的自己,子萱不得不承认,只怪她自己抵不住柳独月的诱惑,才会落此下场

    从衣柜中翻出一身高领西装,在柳独月得意狡黠的奸笑声中穿在身上,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出房间

    下了楼,廖亦宁夫妇已经坐在桌前等他们,一见他们下来,马上招呼着吃饭

    落座后,廖妈像看怪物似的盯着子萱,不解地问道:“子萱呀,气温还正在持续上升,最近几天都没有雨,你干嘛穿这么高领的衣服?”

    经廖妈这一提,廖爸也注意到了“是呀子萱,你不怕捂出热痱子呀?”

    子萱埋头,跟稀饭作斗争中

    “子萱,我跟你爸说你没听见啊?去换身衣服去,喜欢穿中性的西服可以,也不需要穿这么高领的?”廖妈继续这个话题

    柳独月故作尴尬状,“那个,爸,妈,这事儿,都要怪我,昨晚上···”

    “咳咳咳!”不待柳独月说完下文,子萱便大力咳嗽起来

    “哎呀,你怎么搞的,吃个稀饭也能呛到!”柳独月体贴地递过一方纸巾

    子萱瞪了他一眼,“不知道我呛到是被谁害的,那种事情你也说得出口?”

    廖爸廖妈齐齐看向柳独月,一副“什么事情不能说出口”的模样

    柳独月不停的在短短的头发上面抓呀抓的,好像窘到不行的样子

    廖爸廖妈互看一眼,联想前后事情,大概也就猜出了一二耸耸肩撇撇嘴,两位决定不在此话题上面继续盘问,埋头吃饭

    许久,就在子萱以为这件事过去了的时候,廖爸突然抬头,对柳独月说:“女婿,年轻人那个,我没意见可是,你要节制点,子萱天天穿成这样会热出病的!”

    子萱闭上眼,这饭没法儿吃了!

    话说,自那以后,柳独月果然听话,就算回到他们的爱屋中,也不再子萱身上种红印了确切的说,是不在子萱明显部位种吻痕了

    日子就在甜蜜中度过,小夫妻依旧每星期回一次季家,回一次廖家转眼半个多月过去,这天是星期二,回季家住的日子小夫妻早早下班,回到季家

    刚开进大院,子萱就看见院子中间停的那部蓝色超级兰博基尼

    “唔,家里来客人了,看样子是贵客呢!”子萱朝跑车努努嘴儿,示意柳独月看那辆车

    柳独月摇摇头,轻快的打开车门,直扑到房门口站着的季善奇身上

    “爸,你真有效率,还以为的个把月呢!是我在网上查那款跑车吗?”

    季善奇点点头,一副心疼不已的模样“哎呀,儿啊,这下子老爸再也不敢说钱多的花不完了,就一辆车花去大半家财,爸这肉都痛啊!”

    柳独月知道季善奇在开玩笑,应喝道:“不痛不痛,儿子一定努力管理公司,争取年终给你赚回来!”

    季善奇眯着眼,满意的点点头,才指着跑车说:“行了,快去看看车!”

    父子二人走到车前,子萱已经把车看了个完完全全

    柳独月得意的问道:“怎么样,可还满意爸爸给我买的这部车?”

    闻言,子萱满是惊讶的指着车子,“你的?公公买给你的?”

    也不等他回答,又走到季善奇面前“爸,他疯了你也疯啦?这车···这不是世界排名第三的天价兰博基尼gallardo超级跑车吗?老天,那要花费四个亿呀!”

    柳独月闻言,纠着眉头嘟囔,“那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以前在那边哪样不是用最好的?我没买黄金跑车就不错了!”

    子萱听罢,冲回柳独月面前,大声训斥他:“柳独月,有钱也不能这么花的!四个亿,那是什么概念?你还以为你是王爷皇帝吗?真是爱慕虚荣的家伙!”

    直到子萱气呼呼的驾着自己的爱车离去,柳独月跟季善奇才从呆滞中清醒

    “发生什么事情了?”季善奇眨眨眼,一副莫名的表情

    柳独月叹口气,皱着眉头自言自语:“我买辆车也叫爱慕虚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