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京城情殇篇vip30

    柳独月抿着唇,摇摇头,但说起话的语气明显颤抖“没事,就是心口莫明堵得紧!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子萱扶他坐下,一时不知该怎么抚平他的痛楚,只好半开起玩笑来

    “都说女人有第六感,而且很准莫非,你们男人也有心灵感应?”

    柳独月强忍着痛,挤出一丝极其难看的笑容“或许,我快死了呢!”

    本就也是一句玩笑话,脱口而出也为做他想,结果,子萱整个身子颤了又颤,几欲摔倒

    许久,柳独月未听到子萱回话,抬起头,赶巧,一滴泪珠儿就滴在他脸上他这才看清,子萱早已默默流泪,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

    心狠狠的抽痛一下,咬咬唇,柳独月暗自咒骂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竟惹子萱伤心正懊恼着,人就被子萱大力抱住那么用力,那么用力的仿佛只有这样,她才会安心

    “如果,你死了,我,绝不苟活!以前,我看过很多偶像剧,男女主角爱的死去活来,若是男主死了,女主必定跟着就去了又或是女主死了,男主出家为僧,了此残生那时,我就笑说,女人啊,就是傻,天下男人多的是,谁没了谁不能活呀?可现在,真正经历了,我才体会,原来,真正爱了的人,失去另一半真的会生不如死!”

    柳独月不懂子萱说的偶像剧是什么,但子萱想表达的意思,他明白了坚决的推开子萱,一脸气愤不已

    “你胡说八道什么?廖子萱,我告诉你,如果你敢跟着死,我做鬼都不会原谅你!你给我听着,你迟早会得到解脱的,你一定会回到现代,你一定会过得很幸福!你···”

    “我不我不,没有你我怎么可能幸福?不可能幸福的!”子萱失声咆哮,痛哭流涕

    柳独月刚想接言,床榻上的两个孩子哭闹起来大概是被他们的吵闹声吓到,一直哭闹不止,任两人如何摇晃,都无济于事

    正苦恼着,却见柳千星跟玉清儿急匆匆跑来也顾不上哭闹的孩子,慌慌张张拉扯着子萱和柳独月

    “大事不妙了,不知是谁煽动城中百姓,说你们是吸血妖魔,现在全城百姓都来要挟风,让他交出你们!就连···就连御林军也被他们煽动,现在宫门大开,百姓们都冲进来了,你们快些逃!”柳千星一边说着,一边拉着二人向外跑

    子萱制止道:“千星,来不及了!”

    是的,来不及了,没有用的御林军也都是平民出身,那些百姓,或多或少,不是他们的家人,就是他们的亲戚他们选择了相信亲人,那么,一定会严守各个宫门,抓住自己跟柳独月

    “如果不能一起生,那么,一起死也算是个不错的结局!不知道,我能不能一死得到解脱呢?”子萱说这话时,眼中是释然,也有某种纠结

    柳独月想,她定是担心,想死都成奢望?他懂的,他一直都懂的若不是因为他,子萱早就痛苦的疯掉了她是那么美丽高傲的人,变成这副模样,还死不成,怎会不痛苦?

    他希望她能解脱,但不是真的去死,而是——回到现代,回到她该回去的地方!

    当夕阳终于缓缓落下,天边出现一片火红的晚霞那样红,红的嗜血!

    柳独月揽着子萱的腰,静静的站在大殿之外,冷漠的注视着成千上万群众此刻,他们正与季传风的兵将对峙着季传风现在局势很紧张,御林军背弃他,群众施压他,只徒留在边关做将军时带回京城的那小部分兵将誓死捍卫他

    “恶魔终于出来啦!”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众人纷纷回头,就看见身后那紧紧相拥的一双璧人

    他们坦然的对视一干群众,然后互相凝望对方,浅浅一笑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美,那么的令人羡慕

    众人只看到,那男子,一头白发,身材枯瘦,仿佛一阵风就会吹倒他身边的女子,温婉恬静,美的不可方物一时间,众人只当是看到神仙眷侣下凡,皆忘记有所行动

    “廖子萱,你是白痴吗?谁让你出来的?”季传风恨的牙痒,真想上前掐死这个笨女人

    不料,这一吼,倒是把失神的人们拉回现实

    “大家不要怕,跟我冲上去,撕开那个恶魔的真面目!”

    黑压压一大片人,就这样向子萱、柳独月冲来他们没有躲,也没有动直到那些疯狂的百姓将他们冲散,子萱依旧没有动任那些百姓,撕扯去她的衣衫,拉下她缠在骨头上的棉絮布料,露出可怕的森森白骨

    “啊!真的是妖魔!”

    “妖魔,受死!”

    百姓们扬起大刀棍棒,恶狠狠地朝子萱身上打去子萱静静的闭上眼,等待着这一刻,她不怕因为,她没有感觉呀,她不知道疼痛啊!

    倏地,有人大力将她揽入怀中下一刻,雨点般的棍棒大刀,无情的落在那人身上

    子萱的眼睛渐渐被泪水打湿,这熟悉的味道,这熟悉的怀抱,除了柳独月,还会是谁?

    “你这个傻瓜,你在干什么?你明知道我不会痛的!你走开呀,你走开呀!”子萱哽咽着喊叫,无奈声音都被众人的呼喊声淹没

    “打死这两个恶魔,打死这两个恶魔!”

    面对一个能说话,能行动自如的骨头架子,百姓们心中再也平静不了,纷纷抄起家伙砸向他们眼中的“恶魔”

    只一会功夫,柳独月的背部就被砍了十几刀,打了无数棒他的头,也未能幸免,被重重打了几下粘稠的鲜血顺着他银白的头发淌下来,落在子萱白森森的骨头上,一滴,两滴,三滴···

    渐渐地,就跟流水似地,将子萱整个胳膊染成红色这下,子萱看起来更加恐怖狰狞了一条胳膊白骨森森,一条胳膊红彤彤,还滴着血

    季传风无数次率领兵将,想突破那些民众,拯救他们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只能焦急的透过人群看着

    子萱觉得,这一刻,她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了而柳独月,也把所有的血流干了有人已经趁着柳独月几欲晕厥时,偷偷袭击子萱,用刀子砍断了子萱的腿骨

    真的难以想象,那场面···

    柳独月浑身血红,摇摇晃晃抱着怀中的子萱

    子萱,左腿被人在膝盖处砍断,右腿早就不知何时被众人大力的拽掉即使这样,柳独月仍是紧紧抱着她

    天,黑了然,熊熊的火把,照耀着这惊人的一幕

    柳独月,终于倒下了!

    子萱,也被众人拖到一旁!

    他们就那样旁若无人的互相凝望着,柳独月伸出手,想牵住子萱的手,不料,却被人狠狠踹了几脚子萱也伸出手,想牵住柳独月的手,不料,却被人自肩头将整个手臂用刀剁去

    如此这般,子萱仍是不死,众人纷纷用脚去踹她她的肋骨被踹得粉碎,腰脊骨也跟胯骨分离,只徒留脖颈上顶着的头颅

    另一边,季传风跟他的兵将仍被群众死死围着,不肯放一点缺口给他们

    一番折腾后,柳独月濒临死亡的尽头,昏迷不醒子萱只剩下一颗头是完好的,却仍旧不死众人纷纷恐惧起来,后来,还是那个在酒楼挑起事端的男子,沉着的吩咐大家取来干柴,准备火烧这两个不死恶魔

    于是,在那威严的皇宫,在那神圣的玄奇门,众人燃起熊熊烈火

    “等等,我有话对他说!”

    整个过程,子萱未发一言现下突然说话,众人皆是一惊惊慌失措的退后数步,纷纷看向子萱想说话的男子

    那男子,就是挑起此次事端的罪魁祸首!

    “你你你,你死到临头,还···还有什么要说的?你你,恶魔!”男子面对这么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说不怕是骗人的

    子萱嘲讽的笑了笑,突然,目光森冷的射向男子“这件事是你挑起的?可看你这副德行,定有人指使啊!说,背后主谋是谁?”

    男子被子萱阴冷的目光吓得一蹦,可看看四周都是百姓,连皇帝都被团团围住,也就放着胆子,提着大刀走进子萱

    “你这个魔鬼,人人得而诛之,死到临头还敢跟我凶?看我不划花你的脸!”男子说完,果真提刀在子萱脸上划了一下

    “啊!”子萱尖叫出声,下一秒,脸颊有血缓缓流出子萱冷笑,原来,她还有血可以流啊?原来,她还能感觉到痛啊?

    子萱的痛呼声,让男子得到很大的满足,扬起刀,他准备继续在子萱脸上作画

    子萱紧闭双眼,静等着危险到来但,忽觉人飘起来了,睁眼,竟是柳独月将她的头抱在怀中此时的柳独月,嘴唇泛白,双目悠远空洞,但他仍在听到子萱痛呼声时,第一时间跳了起来

    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定要保子萱周全!千星说过,子萱会回到现代,会幸福的生活

    子萱眼看那大刀即将落在柳独月身上,心知,这次是真的完了!

    “啊!”凄厉的叫声,不是柳独月的

    透过柳独月衣衫,子萱清楚看到,是那个男子

    他的刀,被人踢掉在地而那人,竟然···是薛雨晨!

    不是说,百姓内乱时,季传风抽出一队御林军将各国来使安全送离柳南国了吗?他,为何会在此?

    难道,一切···与他有关?

    薛雨晨一步一步踱到柳独月眼前,因为柳独月是坐于地上,所以只得抬头仰视他

    薛雨晨讽刺一笑,缓缓蹲下身,目光看向柳独月怀中只剩一颗头颅的子萱

    “不要怀疑,这一切确实是我做的!”他轻轻地吐道

    子萱也笑了

    “谢谢你!”

    薛雨晨眼睛微眯,他努力在子萱眼中搜寻,想找出一些类似恨啊,怨啊什么的情绪但,终究失望了那里一片泰然,什么也没有

    “我不怨你,也不恨你!对你,我没有爱,何来的恨?你成全我们夫妇,让我们同生共死黄泉路上为伴,我怎能怨你?我,真的发自肺腑感激你!”

    子萱再次开口,幽幽的说着,那声音,极其动听,宛若天籁

    薛雨晨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子萱脸上的刀痕,却被柳独月用手挡住

    “别碰她,你不配!”

    薛雨晨点点头,“你说得对,我确实不配!”

    目光再次看向子萱,温和地说:“谢谢你,明白我!”

    子萱迎上他的目光,会意一笑

    “可以,再喊我一声薛三儿吗?”薛雨晨眼中满满期待

    子萱眨眨眼,代表点头同意她轻轻对柳独月低喃了几句,柳独月爱怜的点点头死撑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缓缓站起身,慢慢向大火中走去

    薛雨晨目视着那颤巍巍的男子,他怀抱心爱女子的头,徐徐踏入火海在大火吞噬他们的同时,他听见温婉的女子声音传来

    “薛三儿,你是好人!你只是,自小生活在压抑中,得了一种类似于我们那里叫做精神分裂的疾病,所以,才导至如此!试着找个好女人,他一定会治愈你的躁狂症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