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京城情殇篇vip28

    在一次次的醒来晕倒,晕倒醒来后,季传风一行人终于慢慢接受了子萱没有死去的事实,也接受了她白骨森森的骨架在面前晃来晃去的样子

    最厉害当属玉清儿了她怀胎八月,挺着个大肚子,倒地那是无数次呀,愣是啥事没有!不过,在子萱强烈要求下,她还是被送回了将军府

    子萱穿上以前的衣服,那叫一砢碜跟地里的稻草人披着大衣似的,撑不起来呀!柳千星是众人中心思最细的了她不但找出一堆衣服,还要小然,李媛媛帮忙,把衣服剪开,缠在子萱的骨架上

    不要以为这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别说柳千星她们是小女子,就是大男人,看到子萱现在这副尊容也吓个半死,更甭提帮她在恐怖的骨头上缠布条了一切完毕后,柳千星帮子萱穿上衣服,看着倒跟正常人无疑最后,她还在子萱脖颈上系了个丝巾,将脖子下露出的白骨遮住

    忙了半晌,额头都沁出细汗了子萱看着很过意不去,伸出手想帮她拭去汗珠儿,可一见自己白骨森森的手,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谢谢你,千星;谢谢你,媛媛;还有你,小然我这副鬼样子,你们还···”

    不等子萱说完,柳千星已经打断她的话“你快别这么说,我们不止是亲人,也是朋友,还是最知心的姐妹只要你开开心心的陪在皇兄身边,让他幸福的过完余下的日子,我就知足了!”

    “余下的···日子?”子萱错愕的张大嘴,想起之前是看到柳独月变的不堪入目,骨瘦如柴,满头白丝难道,那样子···是因为他快死了吗?

    柳千星知道迟早是瞒不住的,索性就一五一十告诉了子萱子萱听了之后,悔恨不已

    “是我害了他,都是我!”

    好不容易整理好情绪,子萱在柳千星几人陪同下,颤悠悠走了出来(因为她的脚掌没有肉,所以即使在鞋子里填充棉花,走起路还是一摇一摆的)

    坐在桌前,季传风先柳独月一步,问起子萱这五十天的情况子萱老老实实回答,原来那晚她离开皇宫后,觉得以柳独月的性格不会善罢甘休,必定全国通缉她于是,秉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思想,子萱又悄悄返回皇宫,躲在了无人问津的冷宫

    白天,她躲在房子里睡觉晚上,她就装成宫女的模样去偷些吃的东西随着一个又一个七天的到来,也许是蛊虫把五脏六腑侵蚀的缘故,她再也不能出去了,也吃不下去东西了就这样煎熬着,苦痛着,直到——默默地,麻木的看着一只只蛊虫拱出皮肤,一口口吞掉她的血肉那一刻,她以为自己解脱了,可以离开了于是,她选择了沉睡

    “这一睡,就睡到你们来了”子萱平静的讲完最后一句话,抬头,就看见所有人都在抹眼泪

    他们没有看到当时的场景,也感受不到子萱的痛苦可是,他们只要用想的,就已经无法承受了可是偏偏,子萱说的那样平淡,像是别人身上发生的事情又偏偏,子萱越是这样淡然的讲诉,他们,越心疼她!

    这五十天,子萱一个人,究竟忍受了怎样常人无法承受的痛苦啊?

    “拜托,你们很矫情耶!”子萱假装开起玩笑,可没人笑得出来

    柳独月走到子萱面前,紧紧拥著她,那么紧,那么紧,生怕她下一秒会消失似的

    其他人默契的纷纷离去,留下那对苦情夫妻,互诉衷肠···

    薛国·瑞亲王府

    薛雨晨躺在床上,整整两个多月了,他的伤还是没有完全愈合不止是内伤,还有心口处子萱刺下的伤,还有···心伤!

    “叩叩叩!”门外响起一串敲门声

    “进!”

    门开,闪进一道矫健的身影,看着似曾相识细细回味,竟是在柳南国畅心殿放火的那个人

    “无情?你不是在柳南密切关注柳独月的情况吗?怎么回来了?”薛雨晨看了眼地上跪着的人,有一丝惊讶

    无情双手抱拳,沉声回道:“属下有负王爷嘱托,事情没办成”

    薛雨晨闻言,噌的自床上坐起,“为何?起来慢慢说话”

    无情抬起头,缓缓说道:“事情有变,那柳独月原本是抓了许多城中百姓放血供廖皇后做药引的,但,后来廖皇后知晓了,无故失踪了,还给柳独月留信,让他放了那些百姓所以属下,没有机会煽动城中百姓,说柳独月祸国殃民”

    “你说什么?那就是说,子萱她···那么,子萱现在如何了?”薛雨晨突然有一丝恐惧感,他怕,听到有关子萱的噩耗

    还好,无情接下来的话让他一颗心放下但,却又随着他说子萱已成一具骨架时,悬了起来

    已成为一具骨架了吗?

    “她,过得可好?”薛雨晨第一次,声音颤抖他担心呀,担心那个女人,变成那副模样过的不开心

    无情暗自在心底叹了口气,问世间情为何物呀?王爷竟然也会关心别人了

    于是,他把最近观察到的状况告知薛雨晨

    柳南国皇宫

    因为夏季炎热的关系,(柳南国地理位置因素导致那里常年如夏)子萱的脸部皮肤有一点发臭腐烂的征兆,惹来无数恶心的苍蝇前来猎食这可急坏了柳独月,慌忙传来司徒殇商讨对策

    司徒殇不愧为神医,竟然简单的在子萱脸上涂一层怪怪味道的东西后,杜绝了这种现象他还打包票,说子萱的脸部皮肤永远都不会溃烂子萱想着,那东西大概是跟现代保存尸体的化学药水差不多

    因为柳独月已近膏肓,子萱只能强装笑脸,陪伴他左右其实,她心里很难过只怕,换做是谁也接受不了自己是副骨架的残酷事实?

    但,她不接受也要接受想死,都是奢望与其痛苦忧愁的活着,还把自己的情绪传达给别人,让他们跟着怨天尤人,倒不如看开点,把快乐带给大家,让他们可以幸福,也让——柳独月走的安心!

    无数个夜晚,只要一想到自己要亲眼目睹柳独月离开人世,子萱便会彻夜无眠,在柳独月熟睡后偷偷哭泣她曾无数次在心底问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他们?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孽,要遭受这种离奇的苦楚?

    “老婆,你哭了么?哪里不舒服?”背后传来柳独月关切的问话,下一秒,人就被强迫拉成面对他的局势

    “到底哪里不舒服,你说话呀!你不要吓我!”柳独月见子萱不说话,反而哭得更凶了,一时慌了神,准备下地去叫太医

    刚步下地,子萱就自背后将他紧紧圈住了“别去!不要离开我!”简单的几个字,却诉说了一切

    柳独月怔住,原来···原来子萱每晚抽泣,是在担心这个她,在担心自己有一天死在她怀里?

    一想到那天就快到来,柳独月好像能想象出子萱伤心欲绝的样子那么无助,那么惶恐,像个迷失的孩子

    怎么办?如果他死了,还能得到解脱可子萱该怎么办?她这副模样,还死不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哇?

    柳独月越想心中越冷,他紧紧抱住廖子萱,痛声说道:“子萱,我的子萱!我不走,我不会离开你的!”

    因为子萱行动不是特别方便,而且又变成那副样子,大家怕被传出去闹出什么鬼神之说,所以柳独月只好对外宣称皇后身体抱恙,把她藏于深宫

    再后来,柳独月自己也因病入膏肓不能上朝,将皇权统统委任给季传风一来,季传风的身份是当朝驸马二来,柳家只剩下柳千星可以托付大任,而她又是女人,只得季传风代理皇位

    柳独月与子萱移居后宫别院,过起了米虫般的幸福生活

    这日,季传风照例上早朝,眼皮无故跳得厉害遂下了早朝就急匆匆朝柳独月夫妇的别院赶去,到了以后,哪有二人的影子?

    就连一直照顾他们饮居的小然,保护他们安全的秦川,也没了踪影季传风就想着,定是柳独月要不行了!

    正胡思乱想着,见一人影匆匆跑来定睛看去,是天天进宫混吃混喝的神医——司徒殇!

    “我的天哪,可找到你了,我···我把···皇宫···翻···翻遍了!”司徒殇因为跑得太急,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看他急的满头大汗,季传风心下一沉完了,怕是他猜中了,柳独月···不行了!

    谁知,司徒殇下句话差点惊得他吐血“清儿今早摔了一跤···难产,快不···行了,你快去···看她···最后一眼!”

    季传风呆愣片刻,终于将司徒殇那断断续续的话消化干净回过神,撒开腿就没命的朝西华宫奔去那速度,堪比火箭升空呀!

    刚到西华宫门,就听见里面传出玉清儿撕心裂肺般的凄厉哭喊声

    “痛啊,好痛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柳独月,秦川不方便进去,正守在门外来回踱步见季传风来了,忙上前安慰他季传风推门而入,行至床前,玉清儿早已晕厥过去

    “风,你可来了!都怪我,没照顾好妹妹!”柳千星说着,眼泪就跟着流下来了

    “这哪能怪你呢?别说这些没用的,季传风,司徒殇刚才检查过了,清儿孩子太大,骨盆又太窄,只怕生不出来了你——为她做剖腹产手术!”子萱算是此时此刻最镇定的一个了,不愧是经历沧桑的人儿啊

    闻言,季传风整个人都傻掉了“你让我给她做剖腹产手术?你开什么玩笑?”

    子萱摇摇头,这时候谁有心情开玩笑呀?看玉清儿嘴唇泛白,下身流血不止的模样,只怕撑不了多久了季传风虽然在现代没亲自做过这方面的手术,但他毕竟在学医时观摩过,基本常识还是懂的

    “季传风,你冷静点,你听我说,现在保住一个是一个你也不想一尸两命?我想,清儿若是醒来,也会选择这样决定我看得出,她很喜欢这个孩子,这种时候你可不能犯傻,你要面对现实啊!”

    子萱不停地激励季传风,可是,季传风仍然迟迟不敢下手握着刀子的手不停地抖动,宣誓着他内心的恐惧他终于明白,为啥主刀医师没有给自己家人动刀的了!给别人做手术,你有一颗平常心可自己的家人,你顾虑的会很多,顾虑多了,反倒不敢动手了

    就在事情停滞不前时,玉清儿睁开了眼睛她虚弱的对季传风说:“相公,你···动手!为了我们的宝宝,你一定···要保宝宝周全!我死不足惜,可是,宝宝,我不能···让她有事!我答应过,要给你···生个···女儿的!”

    玉清儿眼中的坚定,与她小小的年纪非常不符是怎样的信念,让她泰然接受那在古代人思想中不能接受的剖腹手术?

    子萱是明白的那信念,叫母爱!

    望着玉清儿凸起的大肚子,季传风一步一步走近,刀子缓缓举起

    “不!我不能!”季传风丢下刀子,仓皇逃离

    吼吼,第三卷快完结了!争取早点把子萱送回现代,到时候就是温馨逗乐的故事情节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