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京城情殇篇vip20

    这边,一帮以前的月王党还在拉着柳独月,季传风喋喋不休那边,子萱一个人倒是毫不客气的大吃特吃起来薛雨晨坐在玉无瑕身边,状似与他喝酒闲聊,目光,却一刻未曾离开子萱

    “王妃,这是莲子羹,你尝尝看!”一个宫女端来一碗甜品,递到子萱面前

    子萱没注意这碗甜品只给她一人端了,端起来就当真品尝起来只一会儿,就将一碗甜品喝光了

    抬头,却见那个宫女仍在面前站着,嘴角还隐去一抹诡异的光速度之快,子萱只觉得是自己眼花了“你有事吗?”子萱皱着眉头问道

    那小宫女连忙摇头,转身离开了子萱一个人无聊,只能继续吃

    “啊!”一声尖叫,子萱闻声看去,是几个小宫女端着汤走过来其中一个宫女不知被谁绊了一下,手中的汤直直朝她飞来

    子萱急忙站起身向后躲闪,那汤虽然没砸到她,却落在她脚前,汤汁溅了她一裙裳

    本就嘈杂的大殿,并未因为这一变故而安静,反而越来越喧闹那些大臣更是把季传风,柳独月两人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子萱正暗自低呼倒霉,那小宫女竟然跪在她面前哭起来了

    “哎呀,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我没事,真的没事!”子萱急忙就上前去搀扶那个小宫女

    岂料,下一秒,那小宫女竟然在她胸前一点,她···不能说话也不能动了!!!

    子萱暗叫“糟糕”,因为此时此刻柳独月被围在人群之中,根本看不到这边的情况就听那个小宫女子大声说道:“哎呀,王妃娘娘,您的裙子脏了,奴婢带您去换身干净的衣服好吗?”自顾自地说完,直接就架着子萱扬长而去

    这身手,这力道,简直就是练家子呀!可是,这是要带她去哪呀?子萱不由得蹙眉,敢情这宫女吃了雄心豹子胆啦!众目睽睽之下就敢把她弄走?

    薛雨晨眼看着那个宫女把子萱带走,转头又看向被众人团团围住的柳独月,嘴角掀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柳逐日,你果然是沉不住气!竟然让你的臣子帮你演这么一出戏,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chi干mo净可惜呀,有我薛雨晨在,你要失望了呢!

    明黄的床幔,明黄的被子视线所及之处,还有一张宽大的金黄卧椅这是,什么地方?

    子萱正努力思考着,忽觉小腹传来一袭热流惊讶之余,却发现这股热流越来越强烈,简直要将她燃烧了似的

    不多时,口也感到很干,最要命的,是她有种特想撕掉衣服的冲动子萱暗自心惊,这种感觉···好像,类似,该不会,是中了chun药之类的东西?

    渐渐地,子萱有些迷离手脚已经能自由伸动,她迫不及待的将衣领拉开,立刻觉得凉快了不少正欲翻身下地,却听见有脚步声匆匆而来是谁?那个送她到这的宫女吗?

    来不及多想,子萱已经看到一身明黄龙袍的人走进来

    柳逐日?

    “你···”子萱指着他,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嗓音有些许嘶哑,还有点混浊暧昧的味道

    “是你派人抓我过来的?你卑鄙,你在那碗甜羹里下药···你,不要过来!”子萱紧紧捉牢衣领,体内的热流简直要把她烧熟伴随着柳逐日的靠近,男人独特的气息喷洒在她周围,子萱每呼吸一下,都会引起她无法言语的亢奋

    如果再继续下去,她绝对会扑上去将柳逐日脱guang光,然后那个!

    柳逐日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坐在床边,慢条斯理的抽开腰间的系带,黄灿灿的龙袍被他抛到一边“子萱,你真让朕着迷!”柳逐日一把勾住子萱的纤腰,诱huo的声音回荡在她的耳畔

    不,不可以这样!心里是这样叫嚣的,但实际上,子萱不得不承认她喜欢柳逐日的碰触

    感觉到子萱的欲罢不能,柳逐日嘴角扬起胜利者的笑容大手覆上她的后背,隔着衣服抚搓着子萱额头紧紧抵在柳逐日洁白的内衣上,不停地蹭啊蹭

    这一举动无异于投怀送抱,邀君共事柳逐日颇为激动地将子萱扑倒,一边解着衣物,一边喃喃自语:“美人儿,别急,朕一定会好好爱你的!”

    迅速脱去他最后一件衣物,露出luo裎的胸膛,还没来得及去脱子萱的衣裙,一根尖细的发簪紧紧拄上他的心口

    低头顺着发簪看去,子萱正一脸潮红的怒视着他看得出来,这个女人隐忍的很辛苦!这是很烈的chun药,一般人吃了都会意识混淆,不知状况,在欲望的漩涡中不能自拔,以及其银荡的姿态享受欢爱

    可是,这个女人竟然还能保持清醒甚至假装进入状态,待他放松戒备时选择最佳时机反攻?柳逐日不得不惊叹,这个廖子萱···不简单!当然,越是如此,越是够味儿!

    见柳逐日不说话,子萱极了,发簪稍微用力,在柳逐日心口处戳了一个血红的小孔“识相的,立刻给我解药!否则,我会杀了你!”

    柳逐日看着心口处透出的一抹血红,脸色平静的回道:“解药就是跟我欢爱,你要,我给你就是!”

    “柳逐日,你有病!”子萱气愤之余,口不择言

    柳逐日也不生气,“是,我是有病要怪,就怪你跟她太像了!”

    一样的狂妄,一样的不把他放在眼里,一样的不当他是皇上心里默默想着,眼前已经浮现另一个女子的影子

    子萱总觉得,柳逐日是在透过她看另外一个女人!

    “别动!”眼见柳逐日有动作,子萱连忙出声制止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她只知道她真的很难受,就快要变成只会fa情的动物了她绝不准许自己在非柳独月以外的男子面前这样,绝不!

    柳逐日看着子萱越来越红的脸,听着她越来越迷离的嗓音,知道她在硬撑他嘲笑一声,猛的向后闪去,生生避开子萱的发簪,在距离她一米多的地方坐定

    “你这是何苦呢?你还不知道,你所依附的身躯——潘金莲,第一个男人就是朕呢!子萱,你不知道,在萱舞坊第一眼看到你,朕就深深为你着迷了只要你愿意,朕可以马上立你为后,让你想尽荣华富贵,受尽万般宠爱!”柳逐日一边说着,一边仔细观察子萱的状况

    此时的子萱手已经开始不自觉的发抖,小腹那一浪接一浪的热流,几乎要将她的理智吞噬干净而她最隐秘的某个地方,也开始无耻的流出靡漫的液体

    “柳逐日,你的事情我也听了不少你,该不会把我看成淑妃的影子了?”子萱跟柳千星说起柳逐日很坏,但千星却说不尽然世上没有所谓的好人坏人,因为再好的人也做过伤害别人的事情,再坏的人也做过感人的事情现在看柳逐日听了这话的反应,看来他真的在透过她看别人

    曾经,柳逐日宠爱一位殷姓女子,立她为淑妃,并许诺她产下皇子便立其为后后来,另一位妃嫔怀有龙子,不知何故,却在淑妃寝宫喝了一杯甜羹后小产

    柳逐日本就子嗣单薄,死的死,夭折的夭折,这下,更是雪上加霜朝中大臣也联名上书请求赐死淑妃,说她是不祥之人,自皇上娶了她皇子们便接二连三无故死亡顶着巨大的压力,百口莫辩的事情面前,柳逐日仍然极力袒护那个殷姓女子

    他把她打入冷宫,不再去见她看上去是重重责罚了她,实则是在用最保守的方式保护那个女子

    那个时候,柳千星就莫名其妙说过一句话,“你跟她很像!”

    “柳逐日,你是懦夫!有本事你去找淑妃,抓我来做甚?”子萱咆哮着,眼泪,不争气的滑落因为,浑身的yu火已经快淹没她的理智了

    谁来救救我!柳独月,你在哪里?我真的撑不下去了!在这样耗下去,我真的会···

    “啊,救命!”正当子萱思绪混乱之时,柳逐日趁机将她扑倒,她手上的发簪也被打到地上

    “别叫了,朕已经撤了所有侍卫,没人会来救你既然你都说朕把你当成她的影子了,那朕更不能负了你的意!”再也不耽误时间,柳逐日大力的撕扯着子萱的衣衫,疯狂地在她luo露出来的肌肤上亲吻啃咬

    子萱紧紧攥住双拳,心底最原始的狠戾尽数喷爆出来大力的推开他,双眼充斥着yu望与愤怒的火苗,狠狠地坐上他的小腹

    柳逐日先是一愣,而后喜笑颜开这个女人,终于忍受不住了!但,他高兴的太早了下一秒,子萱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亲吻他,也没有与他紧密的融为一体而是——

    举起拳头,狠狠地,一拳接一拳的,不曾停歇的,用尽全身力量打在了他的身上!

    脸颊,额头,鼻子,嘴巴,甚至眼睛,统统不放过!

    “你这个烂人,就知道欺负女人!你去死呀!”子萱边打边怒吼着

    雨点般的拳头不停的砸下来,柳逐日终于痛呼出声他没命的哀嚎着,可是,侍卫早被他遣的远远的,哪有人来救他?

    女人是老虎!这句话一点都不假,柳逐日此刻真是欲哭无泪因为那猛烈的chun药效应,子萱不但失去理智,而且力气大得惊人,浑身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不停地挥下一拳又一拳

    可怜,他堂堂君主竟无还手之力!可泣,他感觉自己的脸已经肿了!悲剧,这下怎么上朝面对百官呀?没有人知道,自从他把淑妃关进冷宫,就对所有女人失去了男人最基本的兴趣没有人知道,他只是看这个女子与她相像,想看看自己对除她以外的女人感不感兴趣只此而已呀!

    “求你,饶了朕!”天知道说出这句话,柳逐日需要浪费多大勇气他可是皇上耶!

    可是,子萱充耳不闻,继续在他身上施加暴力终于,某男华丽丽的被打晕了

    接连打了几拳,柳逐日却没有反应,子萱这才停手,感觉浑身的力气像被人抽光了似的,再也坚持不下去,晕厥过去

    不多时,一个矫健的身影悄悄走进来看到床shang两个晕厥过去的人,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上前,一把拉起衣衫不整的子萱,扬长而去

    走到门口,将子萱交给另一个身影转回身,掏出火摺,点燃烛台,扔向明黄的床幔

    畅心殿,是柳南国历代国君的寝宫坐落于皇宫正中,是一所集巨资打造的奢华内殿所耗人力,财力,无法估量在这个本该喜庆的日子,畅心殿,却燃起了熊熊烈火!

    当距离畅心殿一段距离的侍卫们看到火光浓烟时,大火已经蔓延了整个宫殿冲天的大火吐出炽热的火舌,不停地燃烧着

    “快去提水!快!”不知谁喊了一声,众人立刻惊醒,慌不择路的四处寻找可以盛水的容器

    朝殿内,一干人还围着柳独月,季传风喋喋不休玉无瑕也跟刚去出恭回来的薛雨晨饮酒聊天一切,都看似平静无异可是,突来的呼叫声,将众人的注意集中到了一起

    “不好啦!畅心殿着火了,大家快来救火!”一个小侍卫冲进大殿,声音凄厉,任谁听见都知晓出了大事

    所有人都向畅心殿跑去,待大臣一散,柳独月就眼尖地发现——子萱,不见了!

    “子萱,子萱!”柳独月大声呼叫着

    “怎么了?”季传风起身,这才发现子萱坐前空无一人“子萱不见了?”

    心没来由地紧了几下,柳独月死死攥住拳,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些不会有事的!子萱不会有事的!这样安慰自己,心头却袭上一股莫名的担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