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京城情殇篇vip16

    玉无瑕越说越激动,直接隔着桌子就将季传风拎起来了季传风实属无奈,这古代男人都喜欢拎人衣服领子吗?

    “哥哥,不要这样,快放开”随后慢吞吞走来的玉清儿见状,慌忙上前来拉

    玉无瑕怕伤到玉清儿,无法只得松手季传风跌坐在地,抬眼对上玉清儿,不,确切的是对上玉清儿微微隆起的小腹——傻眼了!!!

    不止季传风傻掉了,着想也傻掉了季传风,一击即中?

    而在座的人们也都不明所以,发生什么事情了呢?这个公主都大腹便便了,怎么还千里迢迢来凑热闹呢?那个太子干嘛对季将军无礼呢?就当他玉霄国大,也不能不把柳逐日这个君主放在眼里呀?

    玉清儿是个很甜很干净的女孩子,这是子萱第一印象哎,季传风呀季传风,这么嫩的小花儿你也啃得下去口?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

    看这小公主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却不只被季传风吃掉,还种了娃娃,可怜呀!

    “季传风,你欺骗我皇妹,让她小小年纪就shi身有孕,成为玉霄国的笑柄,你说,这事怎么办?今日,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玉无瑕怒气冲冲的怒吼着,恨不能将季传风生吞活剥了才解恨

    此时的季传风已经完全傻掉,好不容易才在柳千星的召唤中回过神来“风,风!”

    柳千星是很聪慧的女子,此时此刻她已经大致猜出一二了不过,她并没有显露的很气愤或是很酸的样子,因为——她是柳千星可以预知季传风未来的柳千星!

    一直以来,她都不相信季传风会娶妾室,但她却清楚的预知季传风会一妻一妾那时,她还跟死去的季传风开过玩笑,季传风说他这辈子都不会娶妾室果然,他短暂的一辈子没有娶妾室但,他二次转世回魂,变成现在这个季传风,一切就可以解释了

    看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想逃都逃不掉!

    “星儿,我···我对不起你,我该死,你骂我,我真···”季传风还要说什么,柳千星已经用指腹堵住了他的嘴

    “风,男子汉大丈夫,做得出就要负责!”柳千星说这话时,语气平静的几乎淡然

    不止季传风不敢相信她说的,子萱以及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她会说出这种话这其中,最惊讶的自然是玉氏兄妹

    玉无瑕对柳千星的倾国之貌有一点晃神,他不曾想过季传风的妻子如此绝色美丽,而且,对这件事的态度这么···

    “星儿,你在说什么?”季传风虽然还未想好解决的办法,但他却未想过要娶了玉清儿

    柳千星平静的站起身,温和的对玉无瑕说:“太子殿下,这件事情等我母后寿宴结束,咱们到将军府细谈,我们夫妻会给殿下跟公主一个满意的交代现在就请殿下移驾尊步,跟公主到使者席位观看寿宴表演这里人多嘴杂,被人看了笑话就不好了也许,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您说是吗?”

    玉无瑕不得不说,这个柳南国公主柳千星,不止长得绝色倾城,为人处事也让人佩服真真可称得上是顶天立地,女中豪杰如果清儿能嫁给季传风,就算做妾也不委屈毕竟,人家的正牌夫人世间难寻!

    待玉无瑕跟玉清儿落坐在对面,季传风才用很低的声音跟柳千星解释道歉子萱也不时的小声跟着帮忙游说,季传风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所以,季传风做出那种事情并不算奇怪但是,她可以发誓,季传风自从遇到柳千星,真的变了,变成一个举世无双的绝好男人了

    什么样的男人算得上是绝好男人呢?子萱是这样定义的

    一,眼中只容下妻子,对妻子忠心不二,呵护备至;

    二,听老婆的话,把老婆看成天;

    三,只要有时间就围在老婆身边

    毫无疑问的,季传风现在就是这样子滴除了柳千星,也就季宝儿(季传风的儿子)能得到他的关注了只要闲暇之际,他一准儿围在柳千星母子身边

    寿宴在季传风事件之后徐徐开始红地毯上,十几名身材窈窕的舞姬身穿薄裙,婀娜多姿的飞舞起来

    看着看着,子萱汗颜了这衣着,这舞步,怎么看都像极了在模仿她所跳的印度舞看样子是无专业人士指导,模仿得不伦不类,土不土洋不洋,难看至极不过,因为穿着大胆露骨,所以一干群人看的倒也津津有味

    宫女们穿梭于宴席前后,不停地端送各色佳肴子萱对于这种方式很喜欢,在此之前她还在想着这么小一张木桌能摆几道菜如今看来,是她多虑了宫女们每次会端送四道菜系,待他们一边品尝一边赏舞之际,又会再端来另外四种菜系,将原来的撤走如此一番下来,子萱前后吃了二十多道菜,却不觉得撑得慌看来,柳逐日倒是很讲究吃食

    不知不觉间,寿宴已近尾声众大臣们纷纷告退,只余下四国来使和皇亲国戚柳逐日便提议让太后她老人家回寝宫休息,其余人等饭后散步,到成清池赏鱼

    “本宫对吉郮国进贡的吉祥鱼也深感好奇,那就一同去看看好了”这话是太后说的她倒要看看是什么了不起的鱼,难道比珍珠玛瑙还金贵出奇?

    于是,一行人或前或后朝成清池走去柳逐日与太后居前,四国来使居后,柳独月,柳千星几人尾随最后

    成清池是一个人工池塘,一侧种着一大片莲花,另一侧放养着成群的各色鲤鱼供人观赏子萱等人在最后,所以还未能有幸目睹到吉祥鱼的真容

    “哟,这吉祥鱼果然非同一般,竟然有四条腿呐?不过这模样儿就丑了点儿”隔着老远就能听见太后的声音

    四条腿的鱼?长得很丑?子萱分析是娃娃鱼

    正猜测着,就听小川尹次郎用日语对身边的翻译说:“大佐,告诉太后这鱼是很稀少的珍贵物种,一直养着它可以消除灾难,让人逢凶化吉所以,美其名为吉祥鱼”

    那个叫大佐的男人一字不差的翻译出来,太后乐得花枝乱颤,听的子萱寒毛直竖

    等到子萱几人挤到前面,看清那池子里的鱼,顿时石化当场柳独月,柳千星是因为没见过这样子的鱼类;子萱,季传风则是因为对那“鱼”太熟悉了

    这哪是鱼呀?也是啦,算是鱼,是鳄鱼!吃人的鳄鱼呀!虽然现在很小一条,但几个月后长大将不堪设想,只怕会爬出池子,见人就吃的

    就在这时,濑美杏子小声用日语说道:“小川君,这样子不好?如果鱼儿长大爬出池子吃人,柳南国不会放过我们的”

    小川尹次郎不慌不忙的回道:“怕什么,这群狗眼看人低的蠢材,不把我吉郮放在眼里,泱泱大国竟无一人精通吉郮语言,分明是瞧不起我们哼,几个月之后,看他还嚣张!最好将整个皇宫的人都吃光!”

    两人用吉郮语言沟通,旁人自是不懂,柳逐日好奇,就问那大佐他们的皇帝与皇后再说什么那大佐在小川示意下,撒谎说他们在说些夫妻之间的事情柳逐日当真就信了,还大笑小川尹次郎夫妇伉俪情深,走到哪里都你侬我侬的

    季传风悄悄走至子萱身边,将她拉到人群后,低声问道:“子萱,他们说的什么呀?我是不懂日语啦,不过看那皇后的神情也不像说情话呀?他们送这鳄鱼,只怕有匪心?”

    子萱撇撇嘴,“算你会察言观色,他们在说鳄鱼长大最好把整个皇宫的人吃掉的事儿”

    季传风一激动,脱口而出一句经典的日语:“八嘎!”

    这一语,一鸣惊人!

    除了子萱,小川夫妇和那个翻译大佐,柳逐日等人也清清楚楚听到了这句话

    “风,你怎么了?大呼小叫成何体统?”柳千星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季传风可想而知,季传风刚刚喊得有多大声

    吃惊的还有三个人——小川夫妇,大佐他们互相看了看对方,惊讶地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将军会吉郮语言?

    季传风无视小川尹次郎的“痴迷”目光,踏步向前,指着池子里的小鳄鱼崽儿怒声询问:“小川陛下,你口口声声说这是吉祥鱼,你在欺骗我们柳南国皇上吗?你当我柳南国无慧眼识鱼之人吗?这,分明就是鳄鱼,几个月就会长成巨大状,还会爬出池子,见人就吃!你对此怎么解释?”

    一番厉语下来,小川脸色阴沉的骇人而太后早已吓得连连后退,心惊不已

    许久,大家都在等待小川尹次郎解释似是下定决心般的,小川尹次郎爽朗的仰天大笑,用吉郮语清脆开口说道:“柳南国果然人才辈出,竟有人会我吉郮语言季将军,本王希望与您结为挚友其实,本王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因为柳南国不把我吉郮小国放在眼中,对我吉郮视若无物今日,季将军让本王长了见识,柳南国当真是卧虎藏龙啊!”

    这段话,他是说与季传风个人听的,所以,大佐是不会给大家翻译出来的大家的目光都直盯着季传风,直到那丫的把子萱拽到小川尹次郎面前

    “子萱,他叨叨什么东西呀,该不是在骂我?你翻译给我听!”

    “什么,你不会吉郮语?”小川尹次郎差点晕厥

    子萱对小川尹次郎示意一笑,轻启朱唇,缓缓用日语说道:“尊敬的小川陛下,对于您所说的事情,我个人认为这算不上什么柳南国皇上没有让臣民学习吉郮语,也犯不上您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打击报复?你我心知肚明,这鳄鱼是十分凶残的动物,您怎么可以将这种东西以欺骗的方式送与柳南国作为太后寿辰之礼呢?如果这些鳄鱼长大了,只怕会为整个宫廷带来一场血腥杀戮您有否想过,到时柳南国会轻易放过你吗?而今日一同来访的其他来使,又会怎样看待你吉郮国国君?”

    小川尹次郎初闻子萱直言不讳的骂他卑鄙时,很是气愤,整张脸都阴黑着后来,竟是越听越有理,越听越高兴,甚至激动的一把抓住子萱的手,叽里呱啦说讲起来

    这下,可是惹恼了柳独月他听不懂他们说些什么,他只知道,那个小川尹次郎满眼大放异彩,紧紧抓着他柳独月妻子的手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简直旁若无人,岂有此理!

    柳独月气愤的上前,一把打掉小川的手,将子萱牢牢紧搂在怀里这时,子萱已经知晓这个小川只是借着鳄鱼报复柳南国的心高气傲,说来倒是小川为人太孩子气了所以,她现下觉得小川是个冲动可爱的大男孩儿,并不是什么满腹诡计的小人

    “月,怎么了嘛?”子萱娇嗔一声,转念想到在此之前,季传风曾说过小川尹次郎进贡的鳄鱼吃人,大家一定对小川产生误会了所以,连忙帮忙解释:“哦,刚刚都是误会小川陛下对柳南国并无恶意的”

    子萱说完,就发现所有人都以质疑的目光看她,季传风更是张大嘴巴,不相信子萱几分钟之前还说小川有心害人,现在却又另一番说辞

    太后典型怕死的主儿,手指哆哆嗦嗦抖个不停“皇儿,快,叫御林军把这个家伙抓起来呀!他竟然带来吃人的东西给本宫祝寿,安得什么心呐?拉出去凌迟了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