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京城情殇篇vip13

    廖子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连小然也不想见在此之前,子萱有很多话要对小然说的可现在,她发现自己连面对她都觉得异常困难

    “叩叩叩!”轻轻地敲门声,而后传来杜二的声音

    “子萱姑娘,我可以进去吗?”问话小心翼翼,生怕子萱会拒绝似的

    本想拒绝的,却不知为何,张口吐出的,竟是最不可思议的一个字——进!

    门轻轻推开,就见杜二端着清粥小菜走进屋,关上门走到床前“早晨起来就没吃东西,一定饿了?来,吃点粥”说着,就端起粥碗,舀了一勺,吹凉送至子萱嘴边

    子萱想接过小勺自己吃,不料杜二坚持要喂她“杜侍卫,我没生病,自己吃就行了”

    “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张嘴,啊!对了,就是这样”柳独月一口接一口的喂着,直到子萱把整碗粥吃光

    见子萱嘴角有点粥粒儿,柳独月忙掏出帕子去擦赶巧的,子萱正用手去擦于是,就成了子萱抓住柳独月手的场景

    一时,子萱尴尬不已,正欲抽出手,却反被柳独月牢牢握住

    “杜···杜侍卫?”子萱想要掉自己的舌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个时候却口吃出丑

    柳独月一脸正色,诚诚恳恳的说:“子萱姑娘,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可以吗?”

    虾米???子萱嘴巴微抽,眼瞪如牛,愣是一句话没说出来

    “我知道,这样说有些突兀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奴才,比不上月王爷,不能给你大富大贵的生活可是,我可以带你隐居山林,过着无忧无虑的神仙日子其实,自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心生爱意我···”

    “杜侍卫,这话以后别再说了不要说我现在还是月王妃,就算哪天我被柳独月休了,也不会接受你这无关乎你的身份,我不属于这里,迟早会回到属于我的世界我累了,你先出去”子萱说完话,径自拉过被子,背对柳独月而睡

    许久,才听见轻轻的脚步声待关门声落,子萱才转过身,对着紧闭的门说:“对不起,杜二”

    紧抓着被子,子萱心都跳到嗓子眼儿了,满脑子回味的都是杜二说的话他的一言一语,每一个眼神,那神赤果果的爱慕目光,都足以证明他的真诚

    真是怪了,这个杜二竟然能左右她的心情?本来抑郁的很,现下却觉得好多了难不成?

    难不成自己是se女,见一个爱一个?子萱猛劲儿的摇摇头,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竟然用爱这个字眼?

    闭上眼就会胡思乱想,索性跳下地,换上一身男装,叫了小然出去逛街当然,她一出门就被某个有心人士盯上了

    看着子萱拉着小然又蹦又跳,强装开心的样子,柳独月有些不忍他后悔听季传风胡扯,伤了子萱的心

    子萱跟小然正逛得无聊,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子萱回头,竟是司徒殇,季传风,还有秦川假扮的柳独月!当然,子萱并不知道那是假的柳独月

    子萱何其心细如尘,一眼就看出柳独月眼中只容下小然一人心难免会痛,毕竟曾几何时这个男人也用这种眼神注视过自己

    时间呀,果真能改变一切!

    不过,出乎子萱意料的,柳独月只看了小然几眼,就在季传风小动作下十分不情愿的走到她面前说什么要跟子萱单独走走子萱也想跟他单独聊聊,既然他中意小然,就该劝他早日休了自己,娶了小然才是在这点,子萱绝对是看得开的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嘛!

    可是,又觉不妥最后思量再三,让小然跟着她决定当着面说清楚,以免小然那傻丫头觉得对不住她

    三个人就这样尴尬的前行,谁也不做声子萱心里左右思考着该怎样开口,越走越快,直到行至路口处,一辆马车侧面驶来

    “公子,快让开!”一声厉喝,子萱停住脚步公子?谁呀?她早把自己女扮男装的事情忘脑后了

    “姐姐小心!”

    “小然小心!”

    两声尖叫,子萱回首,就见小然向自己扑来,而柳独月生生拥住了小然

    “嘶!!!”凄厉的马叫声自耳边响起,足以guan穿耳膜子萱循声望去,就见一匹大黑马前蹄顿在半空中,不停地踢着,眼看就要落在自己身上

    “啊!”

    眼看那大黑马蹄子落下,子萱觉得这样死了甚好!一了百了

    闭上眼,等待着死神的驾临迎面而来的风力,想着那马蹄已经近在咫尺了猛然间,腰间一紧,人被大力按倒在地,就势连翻几个滚儿再睁眼,哪里还有马车的影子?

    “你不要命啦?刚才吓死我了你知道吗?如果你死了,我也不要苟活于世了!”杜二的声音自耳边响起,才抬头看过去,他已经紧紧拥住子萱那么紧那么紧,生怕子萱会飞了似的样子

    一滴温热的液体滴在子萱脸颊,这是?

    子萱抬起头,就看见杜二眼角残存的泪花此时此刻,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杜二的心意她知道,杜二此前说的都是真的他,真的很爱她!这滴泪,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流出来的呀!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他为了自己,哭了!

    杜二,也许就是她廖子萱梦寐以求的骑士!

    回头,看向身后紧紧相拥,还处于傻眼状态的两人子萱淡然的笑了!

    刚刚,在马蹄即将踩下的时候,小然是要来救自己的?而柳独月,一身功夫,大可以拯救自己的,却···在最危急的时刻拥住了小然!生死关头,孰轻孰重子萱还看不明白吗?

    她流泪,不是因为怕死只是,为她那段从没说出口的爱情悼念那一刻,她就知道,她跟柳独月,永远的结束了!

    正想着,就听“啪”的一声竟是小然挣脱开柳独月的怀抱,狠狠甩了他一记耳光

    “秦川,你太过分了!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今天姐姐若出了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秦川?子萱疑惑的眯起眼,如果没听错,刚刚小然是这么叫柳独月的?

    “我···我只是怕你出事,情急之下没考虑那么多”秦川越说声音越小,头都快埋进衣服里了

    由于事出突然,几位主角早忘记自己身兼何职了出口的话,自是乱了章序

    子萱后知后觉的开口问道:“小然,你刚刚叫他什么?”手指,直指向模样是柳独月的秦川

    再次回到萱舞坊,禀退一干杂人,屋内就只剩下司徒殇,季传风,秦川,小然,恢复真颜的柳独月以及廖子萱

    见子萱黑着一张脸,季传风不怕死的先行开口:“咳咳,子萱,其实这事儿是我的主意我就寻思着,你口是心非,想逼你说出实话谁成想你早看出秦川跟小然有一腿了?你别生气,要气就气我,不干柳独月的事哈!”

    “不是的,这事我们也有份儿不过,绕来绕去都是为了你,你就别计较和么多了!”司徒殇跳出来揽责任

    子萱叹了口气,徐徐说道:“你们合起来耍我,很好玩儿?”

    “你说什么呢?我们耍你?我爱你还来不及,怎么舍得耍你我为了你,忍辱屈做奴才,我每天晚上苦等你熟睡了,才进你房间,只为抱着你入睡明明你在眼前,我却不能tan然身份,因为我不知道你会否原谅我这个大混蛋每晚看着你在台上跳舞,成群的男人不怀好意的看着你,我恨不能挖了他们的眼睛!我做这一切,难道你当真看不到一分一毫吗?你就不能给我们一次机会,重新开始吗?”柳独月一口气喊出来,把内心积压的不满全释放出来,心底舒了口气

    如果,这样子萱还是不能给他一个机会那么,他不介意用最初的办法,强行留子萱在身边

    半晌,仍不见子萱有回应柳独月当真急了,不管还有他人在场,一把抱起子萱,扛在肩膀就上了楼

    “放开我,柳独月,你混蛋!你混蛋!”

    “我本来就不是君子,混蛋就混蛋!如果做个混蛋能得到你,我愿意!”

    直到两人上了楼,进了房间,吵闹声仍是不绝于耳终于,一切恢复平静

    “哈哈,搞定了!女人呀,果然是口是心非的动物一到chuang上就束手就擒,乖乖投降哈!哎呀,此时此刻他们一定在浴血奋战,拼命地滚床单!好想偷偷去看几眼呐!”季传风色se的奸笑着,眼珠子都快飞楼上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