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京城情殇篇vip9

    清晨,金黄的阳光洒进屋子,满室光晕子萱伸了个懒腰,觉得这觉睡的是一个多月以来最舒服的浑身舒畅,还暖呼呼的貌似,还做了chun梦,跟柳独月···亲亲???

    这个认知让她差点跌坐到地上做什么梦不好,偏偏跟那家伙亲亲?可是,她却不知道,昨晚,某人确实吃了她的豆腐此刻,子萱只能说自己是个很下贱的女子了就算那个家伙对她那么残忍,她,却仍是忘不了他的好这不是贱,又是什么呢?

    他,曾经为了她,杀了猪肉男还有丽娘;他,曾经为了她,大手笔引了温泉水来给她治寒毒;他,曾经对她那般温柔宠爱那么高傲冷酷的人儿,为了它这么个异世魂魄,一改暴躁性情,只为得到她的原谅,整整低三下四乞求了她一夜···

    那些过往种种,一件一件的充斥在脑海中,有苦,有痛,却——也有一丝甜!

    柳独月估摸着子萱该醒了他早晨离开时已经解了她的睡xue,所以,他理了理长衫,若无其事般的来到子萱门口敲了半晌无回应,心一急,直接一脚踹开门,就见子萱满眼惊愕看着他,小脸儿上全是泪痕

    “怎么了子萱?你这是怎么了?”许是太急了,竟是一把将子萱揽入怀中,连称呼都乱了套子萱就任他抱着,心底总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好像,这怀抱就是属于她的,她已经被抱过无数回了

    可是,心底却是排斥被陌生男子抱着的轻轻推开他,小声道:“杜···杜侍卫,我没事那个,一会儿让婢女准备饭菜,吃过了你陪我去趟将军府!”···

    将军府

    季传风悠悠的翘着二郎腿,正执着手壶喝茶,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见子萱二人来了,忙放下手壶迎上前先是给子萱一个大大的拥抱,继而示威似的冲柳独月眨眨眼

    “子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哥哥我是想死你了呀昨晚本想亲自去给你捧场来的,可是你那小侄子哭闹个不停,所以···”季传风抱歉一笑,这话是一半真一半假真的说与子萱听,假的说给柳独月听让他吃醋吃到酸死得了,嘿嘿···

    子萱赏了他狠狠一暴栗,才开口道:“我来有事找你,不是计较你昨晚不去捧场的”

    “哦?你说”季传风一副帮你到底的样子

    子萱尽量让自己自然些,“我想请你派人去月城,接小然来我答应她,带她在身边的现在我也安顿下来了,你可不可以···”

    不待说完,话就被打断了季传风一脸奸笑,好像抓到子萱小辫子一般“噢噢噢,子萱你好滑头呀我就说,以我将军身份,养你一人是养,养两人也是养,可你当初偏不带小然一起回京原来,你是留她在那观察···”说到这儿,却是没了下文

    子萱脸一红,抢着嚷道:“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才没要留她在那里观察那个家伙呢”

    话一出口,惊觉自己失语了气愤的抬头,季传风已经乐翻了如果眼神可以当作利剑,子萱非把他戳出一千个洞出来没错,她确实是打着这个小九九,才没带小然在身边她对柳独月,是又爱又恨既想远离他,又想知道他

    “讨厌,不理你了我去看我干儿子,哼···”子萱惊慌失措的逃跑,一副火烧pp的模样

    “哈哈哈···”跑出老远,还听见那屋内传出季传风爆笑的声音

    直至子萱的倩影迈进千星的寝室,两个大男人才开始新的密谋

    “大舅哥,妹婿现在这儿恭喜您老人家了哈!只怕过不多时,您就能抱得美人归喽!”

    “这些是次要的,我现在只希望子萱能早点结束舞坊昨晚你没看见,那群该死的男人,竟然敢那般直视她,气得我差点憋出内伤!”

    “这算什么,我可是听说,人子萱昨晚装扮得体,并未有伤风化你是太少见多怪啦!等哪天你抱得美人归时,让子萱给你跳个钢管舞,那才叫带劲儿呢!你还没听过这舞?保管你yu仙yu死,血脉喷张···”

    “闭嘴!”某人一脸铁青那钢管舞他何止见过,还很丢脸的被撩拨出情yu,成了全月城的笑柄

    不过,听这话,季传风也见过?可恶的女人,一刻也不得安宁,准是在他们那个时代就跳过的心中更是五味具杂,气愤不已···

    柳千星还是一副温柔似水的模样,让人见了就想揽入怀中怜惜一番子萱一边跟她聊些有的没的,一边逗弄着孩子那小孩才生下二十几天,却是会笑了

    子萱越看越喜欢,心里却越来越凄凉这辈子,她只能这样看着人家的宝宝了?曾经,她也有过一个孩子,也可以这般可爱可惜,却被自私的她用来陷害柳独月而拿掉了想到这儿,心酸不已,眼泪也在眼眶中打起了泪花儿

    千星见她情绪突地低落,知她准是忆起不开心的事情了心中,也难免酸涩

    “千星,我好后悔···呜呜,我真的好后悔人都说虎毒尚且不食子,可我···呜呜呜,我却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活该我被害成如此地步,一辈子不能生儿育女呜呜呜···千星,我真的好痛苦!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才好?”子萱越哭越伤心,一想起那个无辜的孩子,心,痛到了极致就算是当时孩子流掉也没有现在这么痛苦,果然呀,什么都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的

    千星轻拍着子萱的肩膀,柔声劝着:“子萱,别这样所谓世事难料,虽然我看不到你未来在那里的生活,但是我曾说过,你不属于这里的如果你能回去的话,一定会有自己的孩子的!”

    子萱抬起泪眼,霎时间愣住了回去?这个问题,她已经很久没曾想过了···

    离开将军府,柳独月感觉到子萱情绪有些低沉本想询问几句的,却被子萱制止了

    “杜侍卫,你先回,我想一个人走走”

    “不行,我的职责是保护你的安全!”

    “没事的,我这身妇人装扮,会出什么事呢?回”说完,一个人朝繁荣的闹街而去

    柳独月正欲跟上,子萱已经转过头,“别跟着我,否则你就回将军府!我不喜欢我的奴才凌驾在我之上!”这话说得有些重,却是严厉中带着警告

    无奈,柳独月只得先行回舞坊而子萱,一步一步走着,看着两旁古典的建筑,以及那一身身长衫长袍的男女,心中百感交集这个地方,并不适合她呀!

    浑浑噩噩走了半天,才向回走却未注意到,身后一个三岁大小的小男孩,摇摇晃晃跟在她后面

    “老板你可回来了!杜大哥都等急了!”女婢天雨迎上前,忽然又惊讶的喊起来:“呀,这是哪来的小孩儿,怎的跑这儿来了?”

    这一喊,子萱才回过头,果然自己身后站着一个粉嫩可爱的小孩子此时,柳独月也闻声走了过来

    “怎么了,都杵在这儿做什么?”

    子萱指着小男孩儿,惊呼道:“这孩子,这孩子,怎么看着如此眼熟呢?”

    经她一说,柳独月细细看去,果然吃惊不小“这孩子,怎么跟表……季将军那么像?”

    险些唤出‘表弟’,柳独月及时改了口

    子萱歪着头,也觉得有点像心下一惊,该不是原来那个季传风将军的私生子?看着孩子三四岁的模样,铁定不是季传风搞出来的种,那么,就是原来那个季传风喽!

    老天!先搞清楚才好!人家季传风跟柳千星才刚刚感情升温,可不能因为这孩子影响了

    “那个,宝宝,你爹爹叫什么名字呀?”

    “宝宝,你家在哪里呀?”

    “宝宝,你叫什么呀?你几岁了呀?”···

    一番言语下来,小男孩儿就是不说一个字子萱甩了甩衣袖,叹气道:“看样子是个哑巴呀,真可怜!天雨,差人到将军府请季将军来,就说我找他有事”

    柳独月皱着眉头问道:“你怀疑这孩子是季将军的?开什么玩笑,他绝不会搞出这么大的孩子!”

    子萱撅撅嘴,叹息道:“但愿不是啦,我只是想说,季传风不是有季将军的所有记忆吗?如果他真不认识这孩子,那就更好倒是可以让他帮忙给孩子找到家人不是?”

    半个时辰后

    季传风翩翩而至,一进门就大呼:“哎呦呦,好妹妹,这才半天不见就想哥哥啦?”

    “爹爹!”清脆的叫声,如平地惊雷,吓了几人一跳

    子萱等人是因为这孩子突然开口说话;季传风则是因为有个小孩子拽着他的长衫边角叫爹爹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把屋内所有人看了个遍,才指着自己鼻子问:“小baby,你刚叫我什么?”

    “爹爹!”又是一声清脆的叫喊声

    季传风夸张的倒退数步,才开口喊道:“哇塞,我说小baby,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哦!”

    看着大家那副“这孩子就是你的种,你认了”的表情,季传风彻底无语,只能对着苍天大呼冤枉“苍天呀大地呀,我比窦娥还冤枉呀!我不过就是长了一张魅惑众生的脸而已,可是,帅气也不是我的错呀?为什么要如此绝情的对我?”

    子萱忍无可忍,直接给了季传风一顿暴打,“够了你,解决问题,少在这儿装疯卖傻的!说,这孩子是不是你的?”

    季传风双手一摊,眼珠一转,却是邪笑起来“不是,这孩子是挺像我的不过,依我看更像···柳独月!!!”

    “咳咳咳!咳咳咳!”他话刚说完,柳独月就止不住咳嗽起来这个天杀的季传风,真是够毒!把这个炸药包丢给他!

    子萱蹙眉,不知杜二为何这副反应“杜侍卫,你怎么了?难道,你也认为这孩子像柳独月多一点?”不知为什么,经季传风一说,子萱越发觉得这小孩儿像极了柳独月心底,不免有些伤感

    见子萱黯然失神,柳独月知道她定是相信了季传风的鬼话也难怪啦,这小孩儿,真有几分像自己可是,他绝对不是自己的孩子呀!

    于是,他慌忙解释:“季将军,你休要在此胡言乱语既然那孩子叫你爹爹,你就负责跟他交流你来此之前,他可是装成哑巴,半句话也未曾说过你说你不是他爹,他怎么见了你就开口说话嗯?”

    于是,艰巨的任务落在季传风肩上他是威逼利诱,连哄带骗,终于探得了一些消息站起身,拍拍手,一副了然的模样

    子萱见此情况,忙上前问道:“怎样?他怎么说?”

    季传风清清嗓子,正正式式答道:“嗯,我打听明白了这孩子今年三岁,名叫李念殇,是看上了子萱,想讨你做妻子,才跟你回来的想着,他家人这时不见了他,定是急坏了他不是不会说话,而是面对子萱你害羞至于我嘛,很无奈,他坚决认定,我——就是他爹爹!”

    众人闻言,雷倒一片

    倒是柳独月似想起什么,喃喃道:“李念殇?念殇?”忽的,他双手一拍,惊呼道:“难道,他是司徒殇的孩子?”

    下章就拉司徒殇那厮出来,也怪可怜的,赏他一个娃娃,嘿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