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京城情殇篇vip7

    柳千星刚刚生产完,身子还很虚弱,所以沉沉睡去了

    大厅内

    季传风坐于主位,子萱坐于下位

    “干嘛那种眼神看我?”季传风眉头紧蹙,瞪着一脸奸笑的子萱

    子萱慢悠悠喝了一口茶,撇撇嘴,而后——

    突地蹿到季传风面前,手指直直指着季传风脑门儿“哎呀,你完啦!从实招来,你是不是对柳千星动心了?你是不是爱她无法自拔了?还有呀,那个孩子,你也很喜欢对?”

    季传风微愣三秒钟,才打开子萱的手指“无聊,八卦!你以前不这么八婆的!”

    “唔嗷嗷,现在觉得我很惹人厌了,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哈?貌似,一个多月前,某人对我···唔!”未说完的话,被季传风捂住了

    “啧啧,我风少当初怎么着了你这鬼精灵的道儿,竟然暗恋你?我呸呸呸,你就是个恶劣的粗俗女!哪有一点女孩子的矜持?哪有一点女孩子的温柔?你简直就是个夜叉!还好,我悬崖勒马,把你推到了某个没眼光的人身边啧啧!”季传风一脸嫌恶的模样,气的子萱直抓狂

    大力打掉季传风的手,狠狠瞪了他一眼“该死的,你去死!早知道你这么可恶,就不该告诉你那件事!哼···”

    季传风眼珠转了转,哎呀,把这茬儿忘记了貌似,他会如此关注柳千星,甚至爱她无法自拔,好像,应该,算是,廖子萱的功劳哈?要不是她套出柳千星的话,告诉他原来他竟是季将军的转世所以才会穿越到季将军身体内后拥有他所有记忆他还不会知道,原来柳千星当初答应帮他骗子萱,是出于这种目的

    什么目的捏???与他结二世情缘的目地呗!既然人家都暗送秋波了,他怎能做那柳下惠呢?

    因着柳千星生孩子,子萱这几日倒是安分不少成天围着孩子转,却没工夫出去招摇了

    “千星,那那那,你打赌输了,一千两银子何时付账啊?”子萱一边逗弄着千星怀里的孩子,一边笑嘻嘻的问道

    她可没忘记,那日陪柳千星生孩子时,她们打的赌

    柳千星倒也不含糊,爽快的点头“放心,我还能赖账不成?”

    正巧,此时刚下朝的季传风回来,听见二人说话,不禁皱眉“你们暗地里打什么赌了?该不是与我有关?”

    子萱与千星相视一笑确实——是他!她们打的赌,就是看季传风会否摒弃世俗,进来陪同千星生产当时子萱说这话时,千星是打死也不信的倒不是她看不出季传风对她越来越上心,而是她将季传风想的太过古板了竟是忘记,这季传风早不是当初那个顾忌世俗的季传风了

    于是乎,了解季传风冲动个性的子萱轻而易举赢了一千两银子呵呵,白花花的银子呀!

    季传风闻得前因后果,气得直翻白眼儿:“你们···你们···”连着说了两遍你们,却说不下去了

    子萱得意洋洋的笑道:“现在后悔没呀?早知今日,当初就该借我银子对不?”

    季传风状似很无奈的耸耸肩:“好,你决定的事,轻易是不会放弃的不过呢,如果你要开舞坊,以你现在这弱不禁风的模样,我要派个功夫高手做你的保镖这是我的底线,如何?”说这话时,季传风眼睛冲床上的柳千星眨了眨

    子萱回首,就见柳千星会意一笑靠,他们两口子怎么看着像在密谋什么似的?子萱有种被出卖的感觉“你们···两个···该不会···在算计我?”子萱前半句话问的缓慢,后半句却是凌厉快速,手指指向季传风,不给他犹豫的机会

    季传风打着哈哈道:“呵呵,什么都瞒不住你的法眼,我们···确实在算计你因为你,真的真的很碍眼,十足的电灯泡,所以···”季传风搓着手,不再说话

    子萱一副了然的模样,这个季传风,可恶这这这,真的是那个曾经对自己承诺爱意的男人吗?简直是卑鄙小人,过河拆桥

    撇撇嘴,气呼呼的闪人

    待子萱离开,柳千星才淡笑出声“呵呵,你骗人的本事不小呀?”

    季传风走到床边,接过孩子,奸笑道:“我现在很期待某人他们两个见面的状况···嘿嘿”

    话说子萱回到自己屋内,不多时,就听有人在外敲门

    “谁呀?”

    “回小姐话,属下是将军指派给您的贴身侍卫”门外,浑厚沉重的男音传来,听起来有点陌生,却又有点熟悉

    子萱只当是季传风的某个得力部下,她虽不是每个都识得,但他们或多或少跟她说过话,所以声音熟悉也不奇怪

    “进来”子萱到十分好奇,季传风派了个什么厉害的角色来

    门轻轻推开,一袭黑色长袍的男子慢慢走进屋内子萱抬头看去,呵,好个英猛的侍卫!

    但见来者魁梧高大,身材完美一头乌黑长发半拢半散,一部分还披在肩头,煞是饶人黝黑的肤色,刚劲的面庞,一双平淡无波的黑眸,尽显着他的不卑不亢气质

    “你叫什么名字?”子萱皱眉,这男子竟是给了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她可以肯定,在此之前她绝没见过他啊

    那侍卫笔挺的站在原地,任子萱放肆的打量许久,才微俯身,冷声恭敬地回道:“属下名唤杜二”

    “杜二?你的大名就叫杜二?”子萱眉头更加紧了几分这个男人,明明很陌生,却又带着某种她熟悉的气息好像···好像···像谁呢?

    那名唤杜二的男子沉声答道:“是的小姐,属下在家排行老二,所以就叫杜二”

    柳独月?子萱脑海中闪过他的影子,越发觉得,眼前这个人除了相貌,身材声音都像极了那个可恶的男人‘噌’的一下站起身,子萱几步就走到杜二面前

    “柳独月,别装了,我知道是你,易容了?”子萱眼睛直盯着杜二,生怕错过他的一丝表情变化只要他有半点慌乱,子萱就可以证实心中所想但是,很可惜,那双平静不起一丝波澜的黑眸里,除了冷漠,疏离,再无其他!

    “小姐,属下不明白您的意思属下,是奴才,岂能与月王爷相提并论?这话,您可不要在外说,给居心叵测之人听了去,属下与小姐都将性命不保”杜二依旧不卑不亢地说着虽是自称属下奴才的,但哪有一点奴才的胆怯模样?不知道是性格使然,天生冷傲,还是真有本事,谁都不放在眼里

    见此情景,子萱只能暗骂自己多疑以柳独月那性子,只怕绝不会自贬身份,为了她委屈做奴才的男人的承诺?哼,都是不可信的季传风还曾信誓旦旦说他爱她一辈子不放手呢!结果咧?天天围着柳千星身边转圈圈,跟个见到肉就叮的苍蝇似的

    柳独月嘛?就更别提了别说他不会这么做,就是做了,她也不要原谅他子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挥挥手示意杜二先出去“等我收拾了东西,你就跟我搬出去,现在你也回去收拾些衣物用品”

    杜二微低头,轻声说:“是,属下告退”转身,他嘴角扬起,露出狡黠的诡异笑容可惜,因为是背对着子萱的,所以子萱并未看到

    目送杜二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子萱终于气极,双手轮拳不停敲打着脑袋

    “廖子萱,你中了蛊毒啦?柳独月他那么对你耶?鞭笞你,打你耳光,强bao你,侮辱你还要杀你哎!你竟然还对他念念不忘,你去死、去死、去死呀!”

    子萱真的无语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她以为会将那个可恶的男人忘得一干二净谁知道,恰恰相反,她无论如何也撇不下那个眼神执着,对她诉说情话的男子身影

    她打心里不愿承认自己的感情,她只愿,那是因为恨他,才导致的结果可是,他们已经分隔两地,她也不是那种放不开的人,为何,独独挥不去心底那道该死的影子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