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月城王府篇vip4

    柳独月悄悄地退出营帐,借着月色,他快步向军器帐走去掀开帘子,就看见子萱委在床脚,瑟瑟发抖,一张小脸更是梨花带雨,让人看了心疼不已

    大步上前,紧紧将发抖的小人儿搂入怀中怀中的人先是一怔,随即大力挣扎,对他又捶又打许久,似乎是折腾累了,她不在挣扎,轻不可闻的吐出三个字——“我恨你”!下一秒,人已经贴在柳独月胸膛,沉沉睡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安放在床榻,柳独月脱去外衣鞋子,紧拥住子萱

    恨吗?为何,你就是不承认你也是爱我的呢?为什么,你离我越来越远?是因为季传风的缘故吗?心中诸多疑问,柳独月久久不能入睡

    那厢——

    “你可以···穿透灵魂?”季传风与柳千星一番言语下来,竟赫然知道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意外,惊得半晌不知南北

    柳千星温和一笑,轻声答道:“是呀,我从小就有这种能力别人都羡慕我,觉得我是神仙可是,没人理解这种知道一切的痛苦我不敢轻易碰触别人,一碰,就会知道他的一切事情他的过往,甚至···他的生死”

    难怪!季传风暗暗自语,难怪她与她丈夫那么恩爱,但她丈夫死了她却这么平静!原来,她早知道她丈夫会死!这个女人,如此厉害,那么,自己的事情倒是可以求助她···

    “怎么样?”强忍着柳千星触碰带来的刺痛,季传风急急问道

    柳千星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怎么会?怎么可能?

    “你说话呀?我这样做是错的吗?我应该去把她拉回我的身边吗?我们会是怎样的结局,你说呀?”季传风见柳千星不说话,更加焦急了

    柳千星收回手,淡淡说道:“你做的很对,你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总有一天,你们会生活在不同的异世,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互不相干甚至,老死不相往来!”

    “老死···不相往来?什么意思?难道···我连在背后看着她的权利都没有了吗?”季传风呼吸一滞,如果是那样···他该怎么办?

    柳千星压抑住自己内心的异动,轻声说:“我想见见你说的那个‘她’,可以吗?”

    季传风点点头,掀开帐帘,外面已经一片明亮不知不觉间,他竟与柳千星聊了一夜!心中有些愧疚,毕竟是学过医的,他知道,孕妇最需要休息

    “那个,先不急,我去巡视下,你先小睡一会儿”

    看着季传风离去的身影,柳千星慢慢放下帐帘心,再次狂跳起来原来,她与夫君的二世情缘,是这个!!!好想告诉他,好想拥住他,好想,真的好想!他,竟然就是相公的转世?真的让她遇到了,她何其幸运!

    回想起第一次穿透相公时,她就看到他们没有未来可是,她不甘心屡次试验,都是同样的结果直到——她怀孕了,竟意外发现,她与他,还有着二世情缘!寻到他的二世,他们就会继续幸福的在一起!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心里只有那个女人?

    季传风巡视了一圈之后,没有立即回去,而是站在子萱的帐外一动不动的,久久的直到——

    “是你?”冷清的讯问,夹杂着一丝怒意柳独月翻翻白眼儿,大清早就看见这个男人,真是碍眼!

    季传风自嘲的笑了笑,这人的醋意不小呀!“走,我有话要对你说”

    湖边,青草地上的晨露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晶莹剔透然——两个男人均无心观看那些

    “你此话当真?”柳独月惊讶的张大嘴,他怎么也未料到,昨日还信誓旦旦与自己争女人的家伙,今日竟然拜托自己好好照顾那个女人!这,唱的哪出?

    季传风苦涩一笑,“你记着,柳独月我对子萱的爱,永远不会减少一分一毫我会试着改变,让那些感情转化为亲情而你,如果真的爱她,就不该只想着抓紧她”

    走到湖边,季传风蹲下身,在水里捞出一把泥沙大手紧紧一握,沙土夹杂水,一点点滑落回头,见柳独月一脸莫名,遂问道:“还不明白吗?你抓得越紧,它就流失的越多反之···”他再次捞起一把泥沙,摊在手心“反之,却会是意料之外的结局呢”

    柳独月一怔,是这样吗?是自己抓的太紧了吗?可是,他只能想到这样的办法,来困住那个女人一想到她曾经站在舞台,大跳艳舞,他怎么还能放任她一个人离开?

    “也许,有一个办法可行不过,要你去说服你妹妹,然后···”

    子萱迷糊着睁开眼,身边已经没有柳独月的人影柳独月???突地,她跳起身

    “昨晚,大半夜进来那个男人,是柳独月?”自言自语,却是吃惊的口气子萱一屁屁坐回被子上,难道是在做梦?

    正不解之时,帐帘被挑开,季传风挽着一个美丽的女子走进来那女子太过美丽,以至于子萱没顾到季传风与其的姿势——是很暧昧的

    脱口而出一句李延年的诗:“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是的,此女之美丽,超凡脱俗,世间难寻子萱只觉得多看几眼都会亵渎佳人

    哦?这是什么状况?佳人···有了身孕?子萱目光转到美人腰际,赫然看到那里···像个大西瓜!!!

    “风,这位就是子萱姑娘了?果然不同凡响”柳千星温和一笑,扭头对上季传风“宠溺”的双眸哎,内心叹息一声让她来做这种伤害人的事情,真是有种罪恶感呀!

    “什么?”子萱惊问出声,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季传风的手正紧紧挽着那美人“季传风,你什么意思?”

    季传风搂着柳千星的肩,一步一顿道:“子萱,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你也看到了,千星她怀孕了而我,是这个孩子名义上的父亲我必须对他们母子负责,否则,我的良心会不安的你也知道,这个时代女人没了夫君会如何我,有着他们夫妻的一切记忆所以,我···”

    “你怎样?你不要我了?”子萱心平静如水他们,真的不适合彼此看,他都不要她了,她却一点都不觉得恨只是,心,好痛季传风,你可知,我不值得你如此大费周章推开?

    季传风眼底滑过一丝隐忍的痛,被柳千星捕捉到到底是怎样的爱意,可以让一个人为他爱的人倾心付出,不求回报,还要默默成全她,把自己的苦吞在肚子里?

    子萱慢慢走到二人面前,小手抚上柳千星挺起的腹部“这个孩子,需要爸爸你,有着季将军的记忆,一定也很喜欢他?其实,我们穿越而来,就已经注定了各自的身份,使命呀你做的很对,很好,祝福你”

    不起波澜的脸颊,两行清泪滑过腮边子萱凄凉一笑,踏步走出营帐

    季传风紧闭双目,手死死攥着,直到身边的人“嘶”的一声,才幡然醒悟

    “对不起”说话的同时,手已经松开,不再是暧昧的姿势

    “没关系”依旧温和的语气,透着些许落寞柳千星淡笑着,退后数步一双gou人的黑眸,满是委屈

    委屈?季传风不知道自己为何看到那眼神,会下这样的结论“谢谢你”

    “不必客气”柳千星低头,不让自己的情绪波动被窥视

    子萱站在湖边,偶尔有风吹过,她的碎发便迎风而舞闭眼,心中一片苦涩“我,该去往何方?”

    不跟在季传风身边,她一个人,四处流浪?跟在他身边,两两互望,以无形的方式彼此伤害?

    “也许,跟本王回王府,会是个不错的选择”身后突兀传来沉重的男人声音,是——柳独月!

    转身,对上他的视线,子萱冷嘲道:“怎么,王爷反悔了不成?当初您答应过,放我自由的”不可否认,这个男人,她还是无法去面对一想到他那番话,心就莫名的生恨

    “告诉我,本王哪里惹你不快了?在王府那些日子,我们明明很愉快的为何你···”柳独月有些无语

    “王爷!”子萱打断柳独月的话“我想你是误会了,你也知道,我身体里残留着丽娘下的媚毒,所以,禁不起你的诱huo,很正常?还有,就算我无处安身,也绝不会回到你的身边的因为,我恨你,讨厌你”

    推荐留言收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