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月城王府篇vip1

    季传风恶狠狠的警告过小五,如离弦的箭一般冲进军器营帐只一会儿工夫,小五就听里面狼嚎似地传出一堆噪音

    “敢耍我是?看我不整死你!”

    “哈哈哈,这回你还不承认自己是猪头吗?猪头,猪头!”

    “逼我使绝招是?看招你!”

    “呀!!!哈哈哈,救命呀,杀人啦!好痒啊,呵呵,快来人,有没有人,救命呀!要死人了呀!啊,哈哈哈···”

    子萱意识到自己太轻敌了,现在的她已经不是现代那个力大无穷的廖子萱了,而季传风也不是那个只能被他欺负的阔少爷了人家现在是将军耶,体魄健朗,力拔山兮呀!

    季传风得意的戳着子萱胳肢窝,一副“你不求饶有你好看”的架势“怎么样,你服不服呀?嗯?”

    子萱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但她坚决不服“想我跟你这个猪头道歉,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呀,好痒,呵呵,你···你有本事···呵呵,别用这种下三滥的招式!啊哈哈!”

    柳独月马不停蹄的赶到边关军营,老远就听见子萱呼救声,登时心跳漏了一拍快步奔声源赶去,发现一帮士兵围在一起,对军器营帐指指点点而子萱呼救的声源,正是那军器营帐

    “一群木头,没听见有人喊救命吗?傻站着干什么?”柳独月愤怒的甩甩长袖,欲向营帐内冲

    一帮人都是柳独月掌军权时的旧部,见到王爷,立刻下跪,齐呼道:“属下见过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柳独月眉头一蹙,“起来!”说话的同时,就要进营帐,却被起身的小五死死拽住

    “王爷,别进不方便!季将军吩咐下来,不让任何人进!”

    柳独月哪里肯听,心里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把推开小五,冲了进去只一眼,就气得血脉倒流,脸色铁青

    但见季传风跟子萱滚在chuang榻上,季传风在上,子萱在下,此刻正笑得妖娆妩媚,花枝乱颤“救命呀!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还不行吗?你就饶我这一次,呵呵,哎呦,我肚子笑抽筋了,好疼!呵呵,老公大人,饶我一回!”

    柳独月指甲都陷进手心里了,说话更是哆哆嗦嗦当然不是吓得,是气的“你···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声音之大,如河东狮吼,把正在玩闹的两人吓的差点滚到地上季传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跳到地上,子萱也以最快速度跟着跳起来

    强压住心中的悸动,子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是因为恨其实,柳独月自丽娘手中救了她以后,她就不再恨他了可事与愿违,柳独月偏要让她恨他在她来边关前一晚,柳独月那番话,让她对他更加生恨了

    柳独月指着两人,怒骂“jian夫银妇”季传风听了,指着自己鼻子说:“我?我是···jian夫?柳独月,你疯了你?我是你表弟!”

    季传风穿越到这个身体后,所有关于这个身体前主人的记忆都存在打个比方,像他的属下,他看一眼脑海中就会自动出现此人的名字,做什么的,与他关系如何而他没看到这个人,但听人提起了,脑海中虽没有这个人的模样,却有他这个名字存在只要见到本人,他就会想起与他过往的一切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只知道一醒来便是如此

    柳独月的侍卫秦川来时,他看一眼就知道他的名字,做什么的而提及柳独月,他只有印象这人是他表哥,长相,过往全不知道此刻,看着对面与他相像的男人,他已然记起二人所有的往事,所以才会叫出那声表哥

    “表弟?好一个表弟,你跟廖子萱一样,上了我表弟的身?姓季的,本王告诉你,廖子萱已经是本王的王妃了而你,若选择做这个将军季传风,就要一并接受他的妻子——本王的皇妹柳千星本王的王妃,你休要染指半分”柳独月何等聪明的人,眼前形势,纵使他不想承认,还是说明了他心中猜想——此季传风非彼季传风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不是你表弟本人,但,我记得你们的一切至于你说的,我不甚明了”季传风说的是真的,他来到这里三个月了,但对于柳千星这个名字,他很陌生自他醒来就没人提过这个名字,现在突听这名字,脑海中倒是有点印象柳千星,这是——他的夫人?

    既然此季传风非彼季传风,那柳独月坚决不会再把子萱留在这里上前,一把抓住子萱手腕

    “跟本王回王府!”

    子萱用力甩开,大声回驳:“我不要回去!”

    柳独月瞪了她一眼,再次上前欲抓她,却被季传风拦住“柳独月,她不会跟你回去的你也知道,她并不是你真正的王妃,所以···”

    “去你的!”不待季传风说完,柳独月已经一拳呼过来季传风没防备,结结实实挨了一拳

    “不管她是谁,只要她占了本王妃的身体,就是本王的人!”像在宣告似的,柳独月眼神中尽是挑衅味道

    季传风差点跌倒,幸好子萱上前扶住他见他嘴角流血了,子萱再也忍不住,冲到柳独月面前,扬手给了他一巴掌“柳独月,你太过分了!你知道吗?我恨死你了,明明知道我不是潘金莲,还对我做出那种事,你···唔!”

    下一秒,唇已经被柳独月霸道的封住子萱扬起粉拳,不停地打在柳独月肩上,无奈,人家动都没动分毫

    突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子萱拉开季传风目光阴狠的看向柳独月,一拳打过去,却被柳独月闪开两人很快扭成一团,大打出手只一会儿工夫,两人都光荣挂彩

    “柳独月,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欺负子萱?你那信上什么意思?你到底对她做过什么了?”

    “季传风,你不要以为子萱爱过你,你就有多了不起,我告诉你,她早在我身下欢爱过无数次了而且,都是她自愿的她现在爱的人是我,只不过她没发现罢了”

    突然间,季传风停住了,“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柳独月刚刚说,子萱···爱过他?季传风心中百味具杂,子萱在他心中就是女神,他可以默默爱恋,可以默默看着,却从不敢奢望她会爱他因为,他散漫无能,配不上她

    柳独月以为季传风惊讶的是他后面所说的,遂又重复一遍“我说,我们欢爱无数次了,她自愿的,她···”

    “够了!”突然一声怒吼,两个男人皆是一愣,却见子萱早已泪流满面,眼中满满承载着恨意“柳独月,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我恨你,这辈子都不要见到你!”

    子萱说完,径自跑了出去不顾一群士兵异样的目光,她快速朝树林跑去为什么要说,为什么不能给她留点自尊?柳独月,你当真要逼死我吗?

    子萱不敢想象,季传风知道一切会怎么看她她更不敢想象,季传风知道她爱恋他,会不会再留她在身边,像以前那样无所忌讳的玩乐

    她要求的真的不多,只要留在季传风身边就好,只要看着他就好可是,连这也成了奢望呢,她该何去何从?

    军营

    季传风和柳独月谁也不希望对方去追子萱,结果两人都呆在营帐,坐在桌前

    “你很爱她?”

    “你很爱她?”

    几乎是同时,两人开口问了同样的问题

    相视一笑,各自带着各自的酸涩

    季传风先开口了,“我很爱她,从小时候懂事起,就默默的爱她那时候,她天天被廖叔叔,就是她父亲,逼着她练武,两个小拳头整天红肿着,但她依然倔强地坚持练着渐渐地她长大了,越来越优秀,念书都是跳级的,每次都名列前茅”

    季传风回忆起那段往事,心中有甜又有酸子萱太优秀了,他的压力也越来越大,生怕配不上她,渐渐走了下坡,变得越加散漫,风流故意认子萱做妹妹,故意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柳独月细细的听着,偶尔嘴角露出一抹暧昧的笑意终于,他起身向帐外走去“我,不会放弃她的就算她喜欢你,我也不会把她让给你”

    季传风也随他起身,“你在向我挑衅吗?如果是,我接受我已经错过她一次了,不会再错过第二次的这样,我们公平竞争”

    柳独月诡异一笑,公平竞争?你还有公平竞争的本钱吗?但,他只是点了点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