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第四十章 柳独月妥协

    子萱觉得她痛得快死掉了,但身上不停给她制造痛苦的男人却发疯般冲击着她大力的狠狠的渐渐地,眼泪流干了子萱由最初的哭喊转变成默默承受,眼睛紧紧闭着不愿再看眼前的男人

    “不想看我?那就换个姿势”柳独月冷冷开口,下一秒,他蛮横的拽着子萱的腿,用力一翻,子萱便头冲床了柳独月大力bai开子萱的腿,腰身一挺,再次抵进子萱干涩的身体

    整整一个下午,柳独月就这样不停地**,不停地**直到···他再无力索求重重地趴在子萱光滑bai皙的后背上,柳独月的怒火随着一起消散感觉身下的人没有任何反应,他轻轻扳过她

    但见子萱红肿的眼睛圆圆睁着,毫无生气,空洞的吓人小嘴也红肿着,上面凝固着干涸的血渍任凭柳独月怎样喊叫,丝毫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会这样?他不是第一次对她用强,但她却是第一次没有回应第一次,她打了自己一个耳光自杀了;第二次,她抬出那个胎死腹中的孩子,成功惹怒自己躲过了;这一次···

    “子萱,不要这样,子萱,跟我说句话好吗?”柳独月几乎在乞求,何时他竟到这般地步了,对一个女人摇尾乞怜?

    “对不起,子萱我···我是太怕你离开我了所以才会···”

    “子萱,子萱,你听到我说了吗?我爱你,我不能失去你每当我看到你眼中的高傲还有一丝王者之气,我就怕,怕留不住你殇求我放你和他隐居山林时,我一万个不甘,但我答应了那时我就怀疑你不是潘金莲后来我害你滑胎,我内疚的不敢面对你便放你离开可是你知道我看到你在院跳舞时心有多痛吗?”

    “子萱,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不要在恨我,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天渐渐黑了,柳独月就这样一直自言自语,直到子萱呼吸平稳,眼睛闭上也未停止

    再次醒来,天已大亮,柳独月正双眼通红凝望着她子萱深吸一口气,昨晚他说了一夜软话但——他们真的不可能!

    “你真的想走?无论是什么地方?”柳独月突然开口,嗓子已经嘶哑

    子萱表情微微有些许变化,那是对自由的渴望

    “如果我说···”柳独月顿住,直直盯着子萱“离开王府你只能到军营做军妓,你也愿意吗?”

    子萱眉头紧蹙,随即舒展开“我愿意”

    柳独月紧紧攥住子萱的手腕,“你情愿做军妓也不愿呆在本王身边?”

    子萱肯定的点点头靠,我是傻瓜吗?我会逃跑的大哥!不过,这话她只在心里说而已

    见子萱点头,柳独月放开她念叨着:“好,很好,真好不过在此之前,你必须治好寒症”

    哦?子萱翻翻白眼儿,寒症又咋了?不过只要可以离开,治就治呗后来,子萱才知道柳独月为何坚持她治好寒症他担心子萱受不了夜冷,钻进陌生男子的被窝他更担心,丽娘的药留下的后遗症会让子萱招架不住男人的诱huo

    自此以后,子萱每天在温泉中浸泡,夜晚依旧蜷在柳独月怀中渐渐地,身体一天天暖起来,夜晚也不再惧怕寒冷她知道,是离开的时候了莫名的,心抽痛一下,她竟有一点点渴望柳独月霸道的留下她了

    这些天柳独月温柔的不成样子,不再对她毛手毛脚这样的他,让子萱放下戒备,渐渐依赖起来心中有个声音不断告诫子萱,离开他,否则会万劫不复!

    真的,要离开了吗?

    子萱在心中问自己不下千遍,终于还是决定了但——最后一夜,她想听柳独月说他跟潘金莲的故事

    下章:柳独月番外讲述他与潘金莲的感情纠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