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第三十三章 痛并快乐着

    “廖子萱,你受伤了”柳独月手探上子萱额头,呼!好烫

    “你怎么这么热?你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看郎中!”扯过被子欲将子萱裹住,却反被子萱紧紧拥住

    “不要去,没用的丽娘说了,这药没解的这种药是最厉害的chun药引制成的,里面还有腐蚀女人zi宫的剧毒我马上就会失去女人最宝贵的东西!柳独月,你好毒,那孩子,我不打掉他,你也不屑留下的早晚会堕掉,为什么你要如此报复我?”顿了顿,子萱直视柳独月双目

    “你想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做到了我……真的好痛!可是,身体却止不住想与男子欢好你可知,刚刚那男人差点占有我时,我承受怎样的痛楚?很痛,真的,痛得快要死掉了啊!”子萱眼泪止不住流下来,身体再次发出讯号,chun药引起的燥热又席卷全身她——又要与人欢好解除那燥热空虚感了那同时,她也要面临地狱烈火焚烧般的剧痛了

    “柳独月,狠狠地要我!我……受不了了!”子萱满面绯红起来,一个饿狼扑食,将柳独月压在身下,双手颤抖着去扒他的衣物

    这……到底怎么回事?zi宫是什么?女人最宝贵的是什么?处子之身?她不是已经不是了吗?柳独月脑中飞快闪过无数疑问,终被子萱的热情打飞这个女人,虽然因为chun药才如此热情,但不可否认,他的yu望被她撩起,他想要她!

    翻身将局面逆转,柳独月飞快的除去衣衫,毫不犹豫抵进那片柔软,用力冲击然而,未等他索要更多,身下的可人儿已经全身抽搐,尖叫起来

    “啊!!!”这声尖叫,纵使柳独月情绪再高涨,也褪去大半停下所有动作,蹙眉看着那苍白的脸庞,上面因痛苦纠结在一起豆大的汗珠流淌着,她的嘴被咬得更加血红

    老天,他在做什么?迅速chou身闪到一旁,麻利穿好衣衫,柳独月心痛得快不能呼吸了刚刚她说的清清楚楚,自己却还是伤害了她,再次让她尝受了一遍生不如死的剧痛该死!

    “对不起,我……我真的……我不是故意的”柳独月一脸惊慌看着床上虚弱得人,猛的,他眼睛因为床被上越来越多的红流惊住了那是……血?

    子萱明显感到自己大腿内侧流出殷殷的热流,身上的燥热感消失了,小腹的剧痛感也消失了从此刻开始,她——不再是真正的女人了!苦涩的笑了笑,就看到柳独月一脸无措在发呆

    “柳独月,我是不是……要死了?呵呵,真好,我终于可以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了可不可以,让我见见小然啊?我……想她”子萱抚上柳独月的俊颜,继续说道:“别这副表情,你不是总盼着这一天吗?你该高兴的我……终于可以把占据你心爱之人的身体还给你了可惜,她已不再完整我死了,就让我们之间的仇恨也一并……”

    “不可能!廖子萱,我告诉你,你休想用死来逃脱亏欠我的我要你活着,你必须活着,你听见没有?你害死我的孩子,你要偿还我,一辈子偿还!”柳独月激动地喊叫着,这个女人竟然猜到自己对潘金莲爱慕过?

    子萱无奈的笑了笑,眼前越来越黑暗“何必呢?看你,连本王都不说了,我呀我的天黑的真快呀!我都看不到了,去点蜡烛还有,去接小然来我不想,死不瞑目!”

    看出子萱眼神中的异样,柳独月强压住狂乱的心跳声,轻轻伸手,在她面前晃了两下竟然……没反应?再看向她身下依旧不停涌出的血,柳独月不再犹豫,“嗯,天黑了,我去取蜡烛来”

    说完这句话,柳独月便毅然离开了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恐慌,他箭步如飞般的冲到医馆,喝令所有郎中到王府诊病回府的时候,不忘叫人去接小然来

    整颗心,被子萱填的满满的担心,害怕,他真的担心她会就这样离他而去!他好害怕她会血流干枯而死!如果说,对潘金莲是一见钟情;那么,对廖子萱,他是自心底最深处动情了

    钟情,动情?孰轻孰重?他是在担心潘金莲的身体,还是子萱的?若是在以前,他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但现在——他可以摸着良心说,廖子萱,我对你动情了!我爱上你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