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第二十五章 司徒殇决然离开

    司徒殇缓缓的抬起手,无奈的叹道:“怎么,看我要死了,于心不忍,还是想继续耍弄我吗?不管你想不相信,上次在墨湖的事,我没有与月合谋设计你”

    潘金莲轻抬手,泪眼婆娑的看着司徒殇,轻声说:“殇,难道你当真未曾发现,那女人不是我吗?连不相干的人都看出来了,你……却没看出来吗?莲儿现在已是要投胎的魂魄,走之前只想见你最后一眼如果可以,来世莲儿一定会做殇的妻子”轻轻吻上司徒殇带血的双唇,潘金莲站起身

    “我该走了,殇,离开那个叫子萱的女人!她疾恶如仇,你会被她伤的体无完肤的再见了,我的殇……”潘金莲微微闭上眼,虽然司徒殇一直没说话,但她已经再无牵挂

    “不要走,莲儿!”司徒殇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潘金莲,但是,他却看不到,潘金莲的魂魄正在脱离身体

    子萱看着那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她占据了人家的身体,还伤害了人家的爱人

    “你既然来到这里,就必定有因由的我不想追究你什么,只请你不要再纠缠殇真正伤害你的,是柳独月,你该找他算账才是!柳独月,他很阴毒呢,你可要多加小心”潘金莲说起话来文文弱弱,典型的大家闺秀

    眼见潘金莲的魂魄朝黑白无常走去,子萱一把上前拦住了她“你跟柳独月还有别的事情我不知道,你对他的恨意很强烈,他貌似对你有种他自己都说不出的情感告诉我,你们之间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潘金莲淡淡一笑,“你很聪明,奉劝你一句,如果不想被他折磨死,就离他远远的否则的话,你会后悔的!”说完这话,潘金莲便跟随黑白无常消失不见了

    身体如同被磁铁吸住般,飞进了潘金莲的肉身睁眼,对上的是司徒殇满头银发,还有一脸痛苦忍着小腹的剧痛,子萱一把推开了他

    “司徒殇,请自重!”铿锵的六个字,狠狠打在司徒殇心上

    难道,莲儿真的永远离开他了吗?看着眼前冷若冰霜般的女子,司徒殇知道,她真的不是自己的莲儿轻叹一声,他踉跄着向门外走去

    王府大堂内

    “为什么,既然你也知道她不是潘金莲,为什么你还让我放她走?你听听她走之前撂下的话,呵呵,要把我对她做的事十倍奉还给我?她在威胁本王!今日你若不死命为她求情,本王定要杀了她不可!”柳独月一脸怒气,那个可恶的女人,竟然占据自己心仪女人的身,还大言不惭要报复自己?哼,早晚要你死的很惨!如果不是你,莲儿也许不会死

    司徒殇一脸不屑,“就凭她也值得我为她求情吗?我是不想莲儿的肉身也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见还有,她不会轻易走远,以她的性子,她定是瑕疵必报之人所以,今日我有个不情之请,望表兄能够成全”

    表兄?他二人一向不都直呼名字的吗?柳独月拧眉看着司徒殇,沉声问道:“什么事?”

    司徒殇思量许久,才开口道:“我想离开月城,但走之前,请你答应我,无论那女人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你都不能杀她可以吗?”

    “你说什么?你要离开月城?不可以,你这副样子,我怎么放心你离开?”柳独月一听这话当即跳了起来

    然而,司徒殇去意已决他深吸一口气,淡然的笑道:“呆在这里,我会她逼疯的你知道吗?她天生就带着魅惑人心的本事,我怕再这样下去真的会爱上她无法自拔!与其如此,我情愿装着对莲儿的回忆,离开这里!”

    天生魅惑人心?柳独月愣愣地看着司徒殇,难道他爱上那个占据潘金莲身体的女人了?如果当真如此,那他真的不能留下他了……

    繁华嘈杂的月城街道,一辆马车快速向城外驶去待出了城门,车内传出一句喊声“停一下”

    “吁!”“嘶!”车夫的呵斥声,马的嘶鸣声一并响起,马车稳稳的停了下来

    司徒殇掀开轿帘,最后看了一眼城门上大大的两个字——“月城”别了,月城;别了,月;别了,廖子萱!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保住你的命!但愿,月会看到你不同凡人的一处你们,真的很相像呢!一样孤傲,一样自负,一样瑕疵必报

    终于送走了司徒殇,下章十点奉上,开始两个人的战争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