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第二十三章 孩子是柳独月的

    “贱人,竟然为了区区一万两白银再次背弃殇殇真是瞎了眼,还对本王信誓旦旦的说你不会再离开他想不到本王一次小小的试探,你就原形毕露了!实话告诉你,本来你若一心想跟殇在一起,本王会成全你们,但你……哼!本王今日就杀了你,免得你再伤他的心”话毕,柳独月大步上前,一手掐住子萱纤纤细颈

    一旁的小然眼看子萱跌倒,头又撞出血来,早已尖叫起来“姐姐你没事?你还好?王爷,手下留情啊!姐姐她已经怀了司徒神医的骨血,您不能这样啊!”

    柳独月听到“骨血”二字,紧握在子萱脖颈的手立刻缩了回去他惊讶的张大嘴,似是不相信般的看向子萱

    但见她一脸冷汗,牙齿死死的咬着唇,手也紧紧攥成拳状,面部更是扭曲的不成人形刚刚还一脸笑意的女人,转眼便像虚脱得快要死掉一般

    “啊!姐姐你流血了,呜呜呜……”伴随小然再次惊呼,柳独月看向子萱身下,那里果然流出一大滩鲜血那血染红了裙摆,染红了绣花鞋,却还在不停地流淌屋内充斥着血独有的腥味,那红的刺眼的颜色,那腥的刺鼻的味道,无一不刺激着柳独月的神经

    “好痛,我要死了,小然,我要死了!去叫殇来,我还……还没有看他最后一眼!”子萱松开紧咬的唇,那里早已被咬出血来

    小然惊慌失措的点头,急急忙忙便冲了出去一路跌跌撞撞不知碰到多少人,但她丝毫未敢停留半秒

    此时的司徒殇,正端坐在前院大厅他嘴角含笑,一脸得意地笑终于,他终于可以跟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了月,对不起,我欺骗了你我没有告诉你她怀了你的孩子,我怕你知道会不放她走我还怕她知道了会不跟我走,所以,就让这件事情烂掉在我心中!司徒殇心中自言自语着,人已经焦急起来莲儿,怎么还不来呢?

    “司徒神医,不好了,姐姐她要死了!呜呜呜,司徒神医,快点啊,姐姐要死了!”刚站起身,就听门外传来小然的惊叫声

    三步并作两步踏出门外,他声音发抖也不自知“你,你说什么?”

    小然哭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拉着他向后院跑去本来几百米的距离,此时却尤其长司徒殇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他可以肯定,莲儿出大事了!而且,定是与月有关

    “你为什么会怀孕?你怎么会怀孕?你说,你说啊!”柳独月拼命地摇晃着奄奄一息的子萱,不停地追问当司徒殇与小然赶到后院时,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司徒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那个脸色苍白,额头明显磕伤,满脸痛苦表情,下shen一滩血水的女人,真的是莲儿吗?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蹲下,拿过她的手,号脉然后——他绝望的闭上眼,甚至连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

    “殇,我们的孩子没有了,是他,是他杀了我们的孩子!带我离开这里,我不想再呆在这儿我……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孩子,我没有好好保护她”子萱虚弱的呼喊着,眼泪打湿了衣襟,也打湿了司徒殇的心

    一把将子萱抱在怀中,司徒殇看向柳独月的眼神中充斥满满的恨意看着子萱额头的伤和她跌在地上的姿势,加之她刚刚说的话,他心下已经猜出发生何事

    “虎毒尚且还不食子,你竟然……你可知,她腹中的孩儿是你柳独月的亲生骨血!”司徒殇怒声训斥起来

    柳独月沉声说道:“你没告诉我她怀孕了还有,我不是故意的,是她惹怒我的至于孩子,她没有资格生下我的孩子,这样的结果……很好”

    心,被撕扯着,好痛好痛他亲手扼杀了自己的孩子,他是个侩子手!可是,他不能让任何人嘲笑他要表现的毫不在乎,对,就是这样!

    柳独月的……孩子?那厢,子萱惊讶的睁大眼,他们表兄弟为何一致如此肯定孩子是柳独月的呢?

    “司徒殇,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个孩子……就是你的,是我们的”如果孩子不是司徒殇的,她离间他们的计划会否失败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