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第十八章 柳独月想抓的黑手

    以最优美的蝶泳姿势迅速游到岸边,在大家惊讶的目光膜拜下,廖子萱昂首挺胸,步带水迹走到丽娘面前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扇过去,丽娘早已呆滞,连尖叫都忘记了

    “我可不是软柿子,可以任由你这个小小的妾氏欺凌如果你再敢有下次,我定让你知道死字怎么写我,是有仇必报,而且十倍奉还的人!”子萱说到后面,眼睛已瞄向柳独月

    柳独月此时已无心与她多说废话,一把抓住子萱的手腕,怒吼道:“本王命令你下去救司徒殇,立刻,马上!”

    子萱轻哼一声,抽回自己的手看着平静的湖面,她心中涌上一股疼痛这种感觉,她说不清,亦道不明她只知道,脑海中有人不断在告诫她,去救他,去救他!

    低头看向一身湿哒哒的长裙,子萱轻叹一声,迅速褪去碍手的多余衣物,只留一件肚兜和一条纨裤这样轻便多了!

    “放荡的女人,你竟然……”柳独月目瞪口呆看着潘金莲脸不红,心不跳地将衣服褪去,气愤的想杀人光天化日,无数男子面前,这成何体统?然而,不待他骂完,子萱已经一头扎进湖中

    墨湖,墨湖,果然湖如其名,漆黑一片子萱潜到水下只能靠手摸索,不时的还要回水面上换气一个不会水的人,再找不到会死?想到这里,子萱心莫名的又痛了该死,怎么会这样?

    就这样摸索了许久,久到子萱精疲力尽时,她终于摸到了一个类似人手的东西顺势往上摸去,便摸到了一个圆咕隆咚的脑瓜心上一喜,顾不得其他,奋力拖住他的腋下,向水上游

    “快看,上来了,上来了!”有人兴奋的呼叫

    快到岸边时,柳独月已经伸手将子萱怀中的半死之人接过去看也没看子萱,大步便要离开

    “站住,不想他死就放下他!”虽然已近虚脱,但说话的语气却不失凌厉

    柳独月回头看着春光无限的憔悴女人,心一颤,立刻放下昏迷的司徒殇,将自己的外挂脱下来披在瑟瑟发抖的子萱身上

    陡然传来的温暖,令子萱不自觉的回以柳独月温和一笑跪到司徒殇身边,子萱双手重叠奋力压上司徒殇心脏一下,两下,没有反应心口愈来愈痛,痛得快要死掉了子萱死死咬住唇,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

    人工呼吸!子萱下了这个决定她恨他,想他和柳独月不得好死,痛苦一生但这一刻她做不到,许是因为先前他救过自己救了他,她便不欠他什么;而他,却欠自己很多她可以慢慢用兵卜血刃的方式,一点一点摧can他的心智

    不再犹豫,捏住司徒殇的鼻子,另一手将他颈部弓起,深吸一口气,准确对上司徒殇的冰唇四周传来众人的倒抽气声,甚至开始有人小声议论她下贱

    反复送了几口气,仍是毫无反应到底是在做戏还是真的?子萱紧紧握着手指,终是选择了前者她是否也该做戏给司徒殇看?

    “司徒殇,你醒醒,你不能死,你死了谁陪我隐居山林?你死了谁照顾我?你醒来,你不要死!”眼泪说来就来,应该是被那黑色的湖水浸的

    “咳咳咳,咳咳咳,莲……莲儿,我……没事,不哭”司徒殇的口气很虚弱,子萱觉得如果这是做戏,那未必太真了点

    司徒殇强撑着坐起身,一把将子萱紧紧拥住“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活了莲儿,我爱你我爱你,就算你不记得过往种种,我也不介意的”

    子萱抬起头,将蹙眉沉思的柳独月看了个真真切切猛的,他身边一道质疑目光投过来是齐潇潇!

    “妹妹作甚如此看姐姐?”子萱心直口快,想什么嘴便问了出来

    这一问,齐潇潇脸色突的变了颜色“你……叫我……妹妹?”

    子萱一脸无辜的表情“怎么,不是吗?我是正妃,就算你比我大,也是妹妹呀!”

    而身旁的柳独月,却已一手卡住齐潇潇的脖颈,嘴角扬起胜利般的微笑“呵呵,真是本王的好侧妃齐潇潇,你嫁与本王五年了?”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十八岁那年父皇做主将这个女人赐他为侧室猜疑过无数人,到唯独漏了这个跟在自己身边最久的女人原来,她就是皇兄的眼线呀!

    “潘金莲,本王真该好好谢谢你,帮本王抓住这只背后黑手!呵呵,潇潇,你太令本王失望了!”柳独月邪笑着,近乎恶魔般

    子萱听不懂他说什么,但她清楚的看到齐潇潇脸色由难看转成死灰,再到无尽的失望就在子萱以为柳独月要下狠手时,齐潇潇已经不知怎的闪到一边动作之快,令在场的众人瞠目结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