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第十五章 司徒殇的心事

    司徒殇俯身在廖子萱唇上印下一吻,含情脉脉的看着她,一字一顿说道:“莲儿,永远不要忘记我,因为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语气坚定,似模似样

    若是换做前天他说此话,子萱保不准就会当真以为他是潘金莲的第一个男人呢!毕竟那天他离开吟香阁时眼中可盛满关心之意,看的子萱都误以为他对潘金莲心生异样情愫了不过可惜,就在昨天,子萱竟意外发现一切都只是那表兄弟在演戏

    她打心底唾弃自己,竟然自以为看透每个人的心思殊不知,这些人都是带着面具做戏给她看柳独月明知道她装晕,还故意在她面前假装表露心意司徒殇更是一级演员的苗子,面上装的好像他多关心自己似的

    既然你们不嫌累,姐就陪你们玩玩儿?子萱心中如此决定,再开口就更加疑惑:“你说真的吗?司徒神医,这种事情可不能开玩笑的你不是看莲儿不记得过去的事,就想糊弄莲儿?”

    司徒殇信誓旦旦的说:“没有,我绝对没有骗你虽然你不记得过去,但我相信你一定会想起来的我会等你,等你想起我们的过去”

    呵呵,子萱心中微嘲,手却已经勾住司徒殇的脖颈,害得他浑身一僵娇笑着扬起头,子萱下巴都贴在司徒殇胸膛上“那么,我们是不是该好好温存一下呢?”

    哦?司徒殇嘴巴张成碗口大,怎么回事呀?她到底失忆没有啊?竟然说出这么不靠谱的话来!

    见司徒殇愣住不语,子萱继续加料整个人半跪在床上,小手不安分的探进他的衣衫,在他光滑的胸膛上画起圈圈一副迫不及待的表情,生生将魂游的司徒殇拉了回来

    “你……唔……”刚开口吐出一个字,就被子萱软软的薄唇封住嘴巴一时间,司徒殇竟觉得大脑不能思考了不该这样的,他应该打探她是否真的失忆,他应该从她口中探听那家伙的真正用意,他还应该……

    然而,一切都没有按照计划实行司徒殇彻底沦陷在子萱的热情中,不能自已呼吸愈来愈急促,司徒殇全身被挑起yu望之火大力的将子萱压在床上,反客为主的吻着那意乱情迷的娇小可人

    直到两个人透不过气,司徒殇才恋恋不舍离开那粉嫩樱唇看着身下一脸红晕的女子,司徒殇再也忍受不住某个部位肿胀的痛意,迅速褪去二人多余的衣衫,长驱直入那片柔软的湿地

    窗外,弯月悬于天空,悄悄躲在云后漫天的繁星,则一眨一眨的似乎在躲避屋内的一片春色

    “司徒殇,我爱你!”情到浓时,身下的女子似乎是情难控制的喊出这样一句话

    司徒殇只觉得这句话将他整个人都带到了云端,幸福的拥着子萱,他沉沉睡去

    感觉到身边的人呼吸平稳,子萱抿唇笑了想用美男计对付我,那就先过了我这关美人计!柳独月,我会让你后悔把司徒殇送到我面前他,将是我对付你的最好武器!呵呵,真是迫不及待想看你们兄弟闹翻的场景呀!

    这一夜,许是因为太“劳累”,许是因为太兴奋,总之子萱睡得格外香甜

    揉揉还有些微痛的额头,子萱睁开眼便看到司徒殇定定的看着自己双手攀上他的肩,甜甜的笑道:“干嘛这么看人家?”

    司徒殇长叹一口气:“莲儿真是个魅惑人心的小妖精,好想就这么拥着你,再也不放开莲儿,不如……”

    见司徒殇故意顿住不语,子萱假意傻乎乎的问道:“不如什么?你快说呀!”

    司徒殇沉闷半晌,才轻声道:“不如我带你离开这里,我们去过隐居山林的日子可好?”

    “真的吗?你说真的?殇,我……我好感动,你对我真的太好了虽然我不记得过去,但现在的你更令我痴迷你知道吗?有你这句话,就算我现在立刻死了,也值了”子萱夸张的大叫着,似乎欢快的找不到东西南北迅速在司徒殇唇上吻了一下,子萱整个人便拱进他怀中

    那天真似孩子的笑脸,生生扯痛了司徒殇的心如果,他可以,他愿意付出一生来守护这个女子可惜啊,他注定不配害人害己的事情,他可以做,也可以做很多件,唯独不能对这个女子做只因——他爱她太深!

    感觉到司徒殇的反常,子萱抬起头,正好将他眼中的痛苦和无可奈何瞧了个真真齐齐然而,很快那些神情便被司徒殇隐去

    强扯出一丝难看的笑容,司徒殇轻抚子萱的脸颊,缓缓说:“等我把一些事情处理掉,我们就离开”

    子萱温顺的点点头,心中却疑惑了司徒殇,有心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