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第十四章 看谁能笑到最后

    正当廖子萱魂游之际,奴婢小然推门进来了

    “王妃娘娘,您醒了呀,刚才王爷离开后,奴婢见您睡下了,就去司徒神医那了这个药是司徒神医让奴婢给您的,他说可以去淤的”小然说话时,眼睛瞄到子萱luo露在外的胳膊,锁骨,前胸,所见之处无一例外的,满是血红淤痕

    接过小巧的药瓶,子萱冷哼出声:“他对柳独月很了解嘛!竟然知道那家伙会这样对我,看来,简直就是柳独月的蛔虫了”

    小然满面疑惑:“蛔虫?那是什么东西?”

    子萱淡淡一笑,没有回答,反问道:“小然,我昏迷多久了?”

    小然蹙眉,尴尬的笑道:“娘娘,就一个时辰,您怎么这么忘事啊?”

    子萱败给她了,“我是问你,我自杀之后到现在多久?”

    小然“哦”的一声,回答道:“一整天了呢!”

    一天了?难怪头还微微作痛原来这里与现代时间差距很大呀!自己在这里十多天了,可自己魂回现代时,那情形也就是与季传风出车祸不久的事

    王府的后院,几棵相距甚远的柳树,加上满院的杂草,无一不显示着此处的荒凉偌大的一排房屋,足有十几间,却只用来堆放杂物,真是浪费!如果造个琴室,弄个练功室,再来个舞蹈室供她练手儿,该多好啊!这是子萱来到这里的第一反应

    头上的瘀伤还未好利索,便被柳独月撵到后院看仓库原因无它,因为子萱不适合做洗衣婢对于这样的安排,子萱心中是相当满意的

    如果可以,她要尽快练习武功,做回真正的自己柳独月,你总算办了件人事儿呢!子萱嘴角翘起,不紧不慢地随下人进了自己的房间

    孤寂的夜晚,没有小然在身边,更显得落寞子萱静静地平躺在床上,脑海中尽是季传风的身影

    “既然我们都没有兄妹,那么从今以后,我就是你哥哥,知道吗?叫声哥哥听听先!”小男孩儿双手环胸,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哥哥,我们……”小女孩儿心凉半截,只能是兄妹么?看着男孩那一副不愿意拉倒的样子,她只能硬生生将后面的话吞回肚子里哥哥?也好,这样自己就可以有理由在他身边了女孩儿这样想,便扬起娃娃般的可爱娇颜,凑到男孩身边,撒娇似地抱住他的手臂

    “哥哥,以后谁敢欺负你就告诉我,小妹罩你哦!”女孩儿亮出拳头,本应粉嫩的手上满是淤痕和茧子……

    那一年,子萱十一岁十一岁的女孩儿,却已经历尽沧桑似的成熟,她把她的爱隐藏在心底,最深最深的地方而那大她两岁的季传风,带着叛逆时期孩子独有的个性,张狂的勾走她的心,却不喜欢她,只愿做她的哥哥

    想着想着,子萱眼泪便流了下来不知怎的,到这里之后就变得特别爱哭似的

    “你在哭?一个人……害怕了?”突然发出的声音,吓得子萱尖叫出声

    这个没礼貌的家伙,都不知道敲门的吗?子萱愤愤地瞪了他一眼,下一秒却变回妖娆的笑脸速度之快,令推门进来的司徒殇咂舌

    这女人在搞什么?她眼角的泪水,是为他而流的吗?心中涌起一阵醋意,难道月说的是真的,她真的没有失忆?司徒殇眼中闪过的酸味和疑惑,尽数被子萱收入眼底

    子萱斜靠在枕头上,暧昧的开口:“司徒神医啊,不知这么晚来有何贵干呢?”哼,我没去会你,你倒自己送上门儿来了你把本姑娘当傻子了,还是对自己太有自信了,竟然想到美男计这种烂招!子萱心中鄙夷的暗骂,脸上却笑得更加妩媚

    司徒殇看着床上美艳动人的女子,身体还有意无意摆成魅惑人心的姿势,不禁看呆的同时心跳加速起来疯了,自己一定是疯了,竟然对这样的女人动心?司徒殇,镇定,不要忘记自己来此的目的

    抿唇淡笑,司徒殇走至床边,一把将妩媚的女子带进怀中“你说我来此为何?难道,你当真不记得了?那么,我来唤醒你缺失的记忆如何?”

    子萱闻言,似是惊讶地抬眸:“我该记得什么吗?”司徒殇,戏演得太过了,会露出破绽的本姑娘起码比你大个上千岁,见过的,听过的,经历过的,都比你多十倍想玩,那就玩啊!看谁能笑到最后!

    美男ji吗?呵呵……子萱一脸媚笑着看向司徒殇,心中却已不屑的嗤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