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第五章 子萱惨遭鞭笞

    果然,他向身后跟着的小厮使了个眼神,那人便屁颠颠儿递过一个马鞭哎,小兄弟你啥时候来的,还带着凶器?心中强烈鄙视这个狗腿子

    看着柳独月手中长长的马鞭,子萱轻蔑的露出一抹嘲笑“呦呵,敢情这王府没别的,就剩下马鞭了!柳独月,你跟丽娘还真的是天生一对儿,暧昧至极的亲两口子,都喜欢用鞭子抽人的哈?”

    话音将落地,“嗖”的一声,他竟然毫无预警的扬起鞭子

    “啪!”鞭子重重打在子萱左臂上,没防备的子萱吃痛出声“呀!好疼!”不过后半句子萱生生憋了回去,她可不能让他们这群变tai种子看笑话

    柳独月那个得意呀,就差没乐蹦天上去,不过也乐得差点噎到“哈哈,原来你也知道痛?既然痛就该知道怎么做了?”

    子萱深吸一口气,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他皱皱眉,沉声说道:“怎么你当真疯了不成?亦或是想体验一下何谓生不如死?本王劝你乖乖给丽娘下跪赔罪,求她原谅你只要她高兴了不追究你了,本王就网开一面放……”

    “放你ma的狗臭屁,我廖子萱的字典里有求这个字不过是别人求我,而非我求别人今天你要么打死我,要么杀了我,想让我下跪求她?下辈子!”子萱几乎是恶狠狠的说出这段话

    没想到潘金莲的身子骨这么差劲,一鞭子下来子萱整个胳膊都火lala的痛,还很丢人的有些许发抖哎,好怀念她自己的身子呀!不说能媲美十八铜人,好歹也堪称得了铁布衫金钟罩的真传别说一鞭子,就是一个枪子儿也没皱过眉是真的哦!季传风为啥不愿继承父业没人知道?因为他娘的怕死!他上国中那会儿,被黑道的人劫持过,勒索季伯伯一千万,是子萱将他救出来的,为此子萱还吃了个枪子儿自那以后,季伯伯就把她当成准儿媳妇儿了;而她老爸虽不喜欢季传风的玩世不恭,但看爱女为人家舍命搭救也默许了哎呀,扯远了,回神啦!

    这一回神,竟发现柳独月正定定的看着自己,一眼不眨的看自己该不会他发现自己和他老婆不同,相信我的话是真的了?赞哪,现在反应过来也不算太迟子萱兴奋地想着

    可惜他一张嘴,又将子萱打入地狱“很好,本王今天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本王的鞭子硬?”他恶狠狠地吼着下一秒,他又扬起手中的鞭子向子萱甩过来说真的,子萱想逃跑来的,可惜……她也想跟他硬拼来着,还是可惜……一切都只怪她现在这副弱不经风的身子,只能眼睁睁的看鞭子抽过来

    她能做的就是保护自己的脸别被抽到,那她廖大美女就毁容啦!在挨到第二鞭时,子萱索性坐到地上,把脸深深埋在膝盖中央,任他一鞭鞭抽打啪!啪!啪!每一鞭都痛彻心扉,子萱死命的咬紧下唇,指甲深深地嵌入手心,但她偏就不吭声心中默默数着自己挨了几鞭,痛的汗水淌下来也不自知

    猛然间,有人自背后将她死死抱住紧接着,是一声女孩子的尖叫小然?天哪,真的是小然虽然知道她是在保护潘金莲而非自己,但子萱仍感动不已一把推开她,子萱一字一顿的提醒她:“傻丫头,就跟你说了姐不是你家小姐,闪一边儿去”不能牵连她,她是自己在这里遇见的第一个好人子萱不是x性情中人,但——她真得很喜欢她

    小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并不理会子萱说的话,子萱料想她和那个青衣男子一样都把自己当成疯子了她扑到柳独月脚下,连连磕头:“王爷,您饶了王妃娘娘!求您了,您要打就打奴婢!”

    转过身,她用力摇晃子萱:“王妃娘娘,您求王爷,求您了,再这样下去您会被打死的呀!”

    柳独月略微停手,愤怒的质问子萱:“本王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开口求本王,今日之事本王就此作罢,你想好了别不识抬举!”

    微微抬起头,迎上他臭的不能再臭的怒颜,以及他眼角残留的……哦,那是纠结的痛苦么?纵使一闪即逝,却完整的不差分毫的进入子萱的双眼呵,惊讶的看着他,难道他对潘金莲假戏真做了,亦或是潘金莲对他付出的太多令他愧疚了?毕竟对不起他的人不是潘金莲子萱这样分析着,心中更加肯定自己所想

    一定是了,这世间再难找到第二个如此痴情的女子了爱就爱了,哪怕她深爱的人对她不理不睬,她还是爱他无法自拔人们常说,大爱无疆潘金莲对柳独月的爱与之相比,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一定也发现柳独月在欺骗她的同时,不知不觉的深陷其中而不自知了所以她才会坚持留在他身边,等待他从当局者迷里走出来可惜,死者已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