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失洁王妃

第一章 意外车祸

    “季传风,我又失恋了啦!你在哪里?过来接我去兜风,立刻马上!”廖子萱醉醺醺冲手机里狂喊

    “大姐,姑奶奶!我现在被患者举报涉嫌姓sao扰院长正开会批斗我呢!你就别跟着凑热闹了成吗?”季传风吊儿郎当的语气,让人听了就不爽

    “限你十分钟赶过来,不然你就等着给老娘收尸”廖子萱关上手机,“咚咚咚”又灌了一罐啤酒

    九分钟后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廖子萱看看表,算他准时

    “风少,您可来啦!小姐在楼上喝酒呢,我怎么劝都不听啊!”女仆语带担忧的喊着,好像季传风耳聋似的

    廖子萱,二十四岁,是廖氏集团总裁廖亦宁的独女她的口头禅是“千万不要羡慕姐,姐可是很苦滴”没错,对于她这个千金来说,千金的代价确实很苦从小接受魔鬼式训练,琴棋书画、歌舞功夫、商业理财、十六国语言样样要精通

    子萱恨哪,为什么给了她千金的身份,却活得不如一只猪享福?是的,猪吃饱睡,睡饱吃的猪

    季传风也是富二代,但他却是一只好命的猪每天睡到自然醒,想干嘛干嘛季伯伯说过一句雷死人不偿命的话,只要我们小风不杀人放火,干什么都行年轻人嘛,总得给他点自由的空间不是?子萱晕死,心道:您那堆家底迟早被他败光

    结果人家季伯伯说的更雷!

    “不还有你这个能干的准儿媳吗?”

    子萱彻底无语了

    她们两家是世交,在子萱年满十八岁,季传风二十岁的时候,双方父母便为他们定下了婚约不过,他们彼此知道,自己并不是对方的菜他们有的,是如亲兄妹一样的亲情所以,在明他们亲密无间,恩爱异常;在暗他们却各走各道,自寻属于自个儿的良人

    “老婆,你不乖哦!竟然喝这么多酒?”季传风双手环胸,一脸邪魅的色相

    子萱伸出因袭武而变形的手,“老公,心情糟透了,带我去枫叶山兜风儿!”

    季传风十分配合的紧紧握着子萱的手,用力将她拉起来

    一路上,子萱大倒苦水,骂他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全都不正经

    季传风死命的挖苦她假正经,“你多向哥那些女朋友学学,哥十七个女朋友,光主动邀哥与其欢好的就十五个嘻嘻,还有两个太小我没好意思下口去吃”他不以自己的烂情为耻,反到满脸兴奋“哎哎,别用那种痴迷的眼神看哥,哥也只不过是个传说”

    “靠,你是猪啊?见过自恋的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我哪是在痴迷你?我是在鄙视你,猪头!”子萱白了他一眼,这个色胚,祸害多少无知女人才肯罢休?上到四十美妇女,下到十四小少女,老少通杀,全不放过为了方便接触更多美女,他不惜下血本速学中医妇科理论及xue位按摩,在一家妇科医院谋得一职欺骗广大无知女子ru腺增生,得配合他的按摩才能消除不可思议的是,真的有人相信他的鬼话子萱那叫一个汗颜哪!!!

    他继续碎碎念:“你说你这人长的不是很美,皮肤黑,肌rou多看着没感觉,摸着没想法好不容易有人追你?你又固执,不肯跟人好大姐,现在什么年代啦?到处都是一ye情,你还指望洞房花烛为老公守身如玉?我要是你男朋友,会以为你有病呢!x冷淡啊!拜托你别那么死板ok?把你陪客户唱情歌跳艳舞的本事拿出来呀!那会儿你可是最迷人啦!哎呦,一想起你上次为了签下韩国饮食集团合同,不惜大跳钢管舞我就喷鼻血!太刺激眼球啦!哈哈……”

    子萱简直要抓狂了这个家伙,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去死,猪头!”子萱扬起拳头,毫不客气冲季传风挥了过去季传风见状,急忙躲避却也中了半拳之力吃痛之下,连忙扔下方向盘,全力进攻子萱的——胳肢窝那是子萱的致命弱点,她最怕痒的!

    死死抓着季传风犯罪的手,两人扭成一团前方有车拼命按起喇叭,子萱抬头看去

    “老天!我真是喝糊涂了,竟然在跟猪疯闹!”还有半句她没说,这只笨猪蠢到极点,竟然扔下方向盘挠她痒痒?她醉了他也醉了吗?真是……猪!!!

    慌乱中,季传风已完全呆滞子萱一把抓住方向盘,用力向右侧打弯,却终究没能躲过与大卡车接吻的厄运嘭!两车相撞,季传风这辆保时捷与大卡车相比,简直就是蚂蚁跟大象

    挡风玻璃已经尽数破碎,子萱惊恐地发现车在向山坡下滚落来不及思考,只知道自己满身玻璃碎片季传风更甚,整个人都晕厥过去

    “啊,不要……”子萱明显感觉车在坠落,除了尖叫,她做不出任何反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