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菲儿的未来

    轩辕二十九年,褚云国,夏季。

    原本热闹祥和的京师街头突然被几个身着军服的官兵侵扰,使得人们很快退让出一条宽敞的道理,纷纷驻足观望,猜测这次又有何等大事发生。

    在道路通畅后,几个官兵来到张榜台前,将手中拿着的告示贴了上去,然后保持一对大步离开。

    见到官兵走后,围观的人群纷纷上前观看告示,然后又很多人却因不识文字而无法探知内容,而这时一个好事的识字中年人站了出来,对着告示大声朗读到:“前日,相府千金不慎感染恶疾,至今昏睡不醒而不得病因,特此贴出公告,诚招贤能良医,为其诊治,若能治好小姐之病,可得赏金两千两白银。”

    “两千两白银?相爷真是花了大价钱啊!”

    “是啊...”

    听完中年的讲述后,众人纷纷议论起来,对于一朝丞相来说两千两白银不算什么,可对于寻常百姓来说却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虽然奖赏非常诱人,但真正能有此能力的人并不多,围观过后人们很快四五散去,对于这样的奖赏只能渴望不可及。

    看着散去的人群,一个俊朗的白衣公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站在告示前静默的看着告示,思索一番过后毫不犹豫的结下了告示,然后大步向丞相府走去。

    素来听说当朝丞相有位倾国倾城之姿的爱女,可一直都不得见其人,而这次正式去见见这绝世佳丽的最好的机会。

    想到这里,白衣公子打开折扇扇动了起来,发缕如丝,一身白衣胜雪,俨然一副超出世俗的高贵模样。

    随着白衣公子折扇的挥动,四个身手不凡的中年人瞬间出现在他面前,纷纷跪地拜见,无不尊敬有加。而这位昂然屹立在他们面前的之人便是褚云国二皇子轩辕皓,也是褚云国的下一位君王,虽然他现在还不是太子,但他继承王位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

    “速去十里外的草庐把拓云先生请去丞相府,就说二皇子请他为相府小姐诊病。”

    “是!”

    随着轩辕皓的声音落下,四人中的两人迅速离去,而剩余两人依旧静候一旁,等待着轩辕皓的吩咐。

    看了一眼依旧静跪在地的伤人,轩辕皓摇了摇手中的折扇说到:“都起来吧,岁我去丞相府看看。”

    “是!”

    听到轩辕皓的吩咐后,两人立刻从地上站起来退到一旁,而轩辕皓则是摇着折扇大摇大摆的向丞相府走去。

    来到丞相府门前,轩辕皓便让两人随从人员隐去,独自以医者的身份进入了丞相府,由于他从小体弱一直在宫中养病,深居简出,上至朝堂百官,下至黎明百姓,真正认识他的人几乎没有几人,因此他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来丞相府。

    其实,他本次出宫只是为去感谢拓云先生的救命之恩,来相府诊病纯属意料之外的事情,虽然他平日足不出户,但对于朝堂大事,街头奇事异闻还是知道一些的,而这相府千金就在他所知范畴之内,并且对她仰慕已久,一直期盼能与之一见。

    很快轩辕皓就被家丁带入正厅,见到了丞相夫妇,对相府千金的病情也有所了解,虽然他不是医者,但仅凭着多年服药用药的经历,对小姐的病情也略知一二,虽然自认为并不能医好小姐,但认定拓云先生可以做到,因此他才会命人去请先生前来。

    不动声色的瞒过丞相夫妇自己不是医者后,轩辕皓很快被带到了内庭后院,在经过花园亭台楼阁后来到丞相千金闺房门外,此地乃是一处湖中庭院,环境清幽伊人,风景美如画卷,由此可见丞相千金绝非常人,不仅是一位绝世家里,更是一位诗情画意、品格高雅的文孺墨客,绝对配的上她倾国之姿的美号。

    随着房门的打开,轩辕皓再一次被这位丞相千金的高雅品位倾倒,房间虽然没有华丽之色,却也幽谷如兰,静若处子,无不彰显着主人的静若如兰,淡然如水的情怀个性。

    跟着丞相夫妇走入内室,如兰伊人静卧床榻之上,绝世的容颜在沉睡之下更显得悠然脱俗,顿时让人心动不已。

    定定的看着床上沉睡的美人,轩辕皓第一次失去了自己该有的姿态,失态的看着床榻上的女子,第一次有了娶妻如此,夫复何求的感觉。

    “咳咳!还请先生为小女诊治。”

    听到丞相提醒的声音,轩辕皓木那的转头看向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有多麽的失态,顿时让他脸上闪过一抹异色。

    “在下失态,还请丞相海涵。”

    “无碍!还请先生尽快为小女诊治吧!”

    对于轩辕皓的失态,丞相虽然不喜,但还是表现出自己良好的修养,并没有因此而怪罪他,反而催促他为其女诊治,足以可见对女儿的怜惜爱护。

    “是。”

    冰冰有礼的回应后,轩辕皓便向床榻走去,更加近距离的看到为止倾慕之姿,虽然内心激动油然,可依旧保持着该有的镇定坦然,对床榻之人也表现的相当尊重。

    在侍女的服侍之下,轩辕皓很快静坐床榻前,修长白净的大手附上床榻之人的脉搏,脉象平稳如常,并不像身染恶疾的症状,这让轩辕皓顿时皱起了眉头,紧盯着丞相千金沉睡的脸庞百思不得其解。

    正当轩辕皓想要收回视线时,床榻之上的人突然微微颤抖双眸,然后在他的紧盯着中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眼中充满了各种未知。

    “呀!女儿你终于醒了,可吓死为娘了。”

    见到女儿醒来,丞相夫人立马做到床榻之上,亲昵的看着床上刚刚醒来的女儿,喜悦之情无以言表。

    然而,丞相夫人的担忧却并没有得到回应,只见床上之人只是懵懂的看着她,不仅没有一点母女间的亲昵,反而带着一丝抗拒的疏理,就好像根本就认识她一般。

    “茹卿,你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为娘?”

    “你们是谁?这里又是哪里?”

    本朝丞相姓闵,名为闵仲,而他的女儿便是眼前这位一脸茫然无知的女子,名为闵茹卿,而此时已经不是轩辕皓一人发现她的不对劲之处,丞相夫人更是疑惑的问出口,可闵茹卿的回答却让人更加的匪夷所思。

    “茹卿,我是你娘啊!这里是你家啊!”

    见到女儿如此反常的问话,丞相夫人立刻激动了起来,说着就要去拉闵茹卿的手,却被她大刺刺的甩开,蜷缩着身子防备的看着众人。

    “我娘?我家?可是为什么我不认识你们呢?”

    “茹卿,你说什么傻话呢,你怎么可能不认识我们呢,我们是你的爹娘啊!”

    清清楚楚的听着女儿说不认识自己,丞相也淡定不下来了,来到床榻旁就着急的解释着,可却引来闵茹卿的更加抗拒反应,吓得她连连后退。

    “茹卿小姐,你真的不认识他们了吗?”

    看到闵茹卿如此抗拒的行为,轩辕皓立刻示意丞相他们不要在逼迫她,温柔的看着她轻声询问着,顿时让她放下了些许防备。

    “你是谁?”

    局促的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闵茹卿顿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尤其是他那张俊朗的脸庞尤为熟悉。

    “我是为小姐看病的郎中,我叫袁皓。”

    “袁皓?”

    闵茹卿低声呢喃着这个名字,可脑海中依旧没有任何线索,除了一片混沌之外,什么都没有,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更不知道眼前的这些人又是什么人,总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很久,久到好像过了好几个世纪一样长远。

    “对,我是袁皓,而他们是你的父母亲,也是当朝的丞相和丞相夫人,至于你便是他们的女儿,名为闵茹卿。”

    看着闵茹卿醒来后的一切行为,轩辕皓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他猜想丞相千金失意了,忘记了前程过往的一切,更忘记了自己是谁。

    “我吗?我是闵茹卿?他们的女儿?”

    听了轩辕皓的话后,闵茹卿仔细的看着屋内的几人,以及四周的一切物景,依旧感到十分的陌生,她总有种奇异的感觉,感觉自己并不是闵茹卿,感觉自己不应该属于这里,可她不是闵茹卿又会是谁呢,而眼前这个带给自己莫名熟悉感的男人又是谁呢,又和自己有着怎么牵连。

    “对,你就是丞相千金闵茹卿,丞相的掌上明珠。”

    “丞相?千金?掌上明珠?”

    挑出轩辕皓话中的词汇,闵茹卿本能的觉得这些词汇有些不妥,可又说不出哪里有问题,总感觉这些词汇距离自己很遥远,同样也很陌生,可脑子里依旧一片汪洋,什么也看不清,更想不通。

    “袁先生,我女儿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

    对于闵茹卿这一系列的怪异反应丞相震撼不已,立刻调转枪头问着轩辕皓,把他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希望他能够解释这一切。然而,轩辕皓却从容的站了起来,告诉了他一个惊人的答案。

    “恕在下之言,依照令爱现下的状况来看,她很可能是失忆了,忘记了之前发生郭的所有事情,以及身份和其他人物。”

    “怎么会这样呢?怎样会这样呢...不知先生可有医治之法?”

    对于轩辕皓这样的说法,丞相虽然很不想相信,但又不得不信,最终还是忍不住再次求助于轩辕皓,他们夫妇就只有这一个女儿,他怎能看着女儿如此病下去呢。

    看着满脸担忧的丞相,轩辕皓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虽然懂一些医理,但闵茹卿这样的状况别说是他,就算是拓云先生亲自出马,也未必能有更好的解决之法,因为这种情况实属罕见,而知道如何医治之人更是少之又少。

    “这颗怎么办啊!难道我女儿要这样一直病下去吗?”

    仿佛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丞相看着床榻上依旧防备的看着众人的女儿,顿时痛心疾首,怎么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丞相也不必太过忧虑,虽然令爱失去了记忆,但她的身体并无大碍,依旧健康如初。”

    看到丞相夫妇是真心爱护女儿,轩辕皓也不忍看他们这么忧虑,便主动开口解释着闵茹卿的病情,心里思索着让拓云先生来看看。

    “哎!”

    对于这样不好不坏的结果,丞相夫妇也只能叹气,命人给了轩辕皓赏金后,便让人送他出府,却不了闵茹卿突然从床上跑了下来,追着轩辕皓而去。

    轩辕三十年,褚云国二皇子大婚,娶得正是丞相千金闵茹卿,同样也是回到千年前重生的上官菲儿,只是她已经顽疾了前程过往,只心系轩辕皓一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