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意外相见

    第二天,叶家便恢复如常,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而对于叶暮扬的去向,大家都采用了默认的方式,也都没有主动提起。

    早饭过后,每个人都忙着各自的事情,叶暮珏看了看已经恢复如常的家里,卡兹和车子从家里离开。

    开着车子一路来到医院,叶暮珏还是和往常一样,直接奔向了上官菲儿的病房,然后安静的坐在她的病床前,沉默的看着她不言不语。

    现在所有的真相都已经大白,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叶暮珏都一样知道了,而上官菲儿到底怎样一个人,他直到现在都看不清,他不相信她没有爱过自己,不相信她只是把自己当做棋子。

    看着床上依旧毫无生气的上官菲儿,叶暮珏没有去怀疑叶暮扬所说的话的真实性,因为有些事情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明白,其实他自身的认知早已说明了一切,只是他一直不想承认自己的悲哀,不想去面对那样的残酷事实,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揭开,他没有了逃避的余地,也没有继续去怨恨的理由。

    以前,他每次烦闷的时候都会来这里坐一坐,而今天他却并没有烦闷的心情,反而整个人变得十分轻松明朗,但他还是选择了来这里,选择了在这里坐上一坐,是对过往的告别,也是对曾经美好的怀念回想,他不恨上官菲儿,一点都不恨她。

    不恨上官菲儿不是他的内心又多麽的宽广,不是他有多么的伟大,而是他对上官菲儿给予生命的感谢,是对她给予自己爱的感谢,不论上官菲儿曾经对他做过什么,不论她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至少在她在选择他和林晓晓谁死的那一刻,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林晓晓,至少在那一刻她是爱自己的,那时她是真正把自己当做她的孩子,自私的选择了让他活下去。

    也许他对上官菲儿的感情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热烈,但也不会是怨恨和厌恶,他依旧会把她当做是一个美好的存在,只记住她好的一面,忘记她所有的欺骗和利用,让的美只留在自己心底。

    在医院待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叶暮珏想了很多,也对他们当初的纠葛彻底做了一个了解,真正做到了重生,成为了一个彻底不一样的叶暮珏。

    离开医院回到家中,叶暮珏一改往日的冷漠无情,逐渐展现了比较人性的一面,在生活中一点一点的发生着变化,逐渐呈现出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他,让其他吃惊震惊时,他自己也获得了从未有过的的快乐。

    很快到了填报志愿的时间,虽然林晓晓和叶英夫妇都有些担忧,但叶暮珏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军校,因为这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不受任何人干扰的想法。

    填了志愿过后,叶暮珏便按照叶敬诚的要求去了青门旗下的特训营磨练,虽然当初和他一起手惩罚的叶暮扬已经不在,但他依然没有忘记这个惩罚,同样也不再当它是一种惩罚,而是当成一种磨练,一种开学前的演练。

    从特训营回来后,叶暮珏便去了军校报道,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军人,从此也开始了自己军人生涯,去自由舒展自己的梦想热血,尽情发挥自己的特长才艺,逐渐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转眼间叶暮珏已经在军校待了有三个年头,匆匆三年过去,他不仅成长了很多,同样也改变了很多,虽然依旧沉默老城,但却有了同龄人该有的情绪和懵懂,成为了一个更加实在的人。

    三年的军校生活已经改变了叶暮珏的很多习惯,而他也逐渐适应了部队里的生活,更加像一个军人。

    午后的阳光正好,叶暮珏正跟着教官同学在在野外进行野外体能训练,作为同级的三年级学生,他已经超越了很多人,不仅在文化课上有着非凡的表现,而在体能和训练上更是遥遥领先,还没有毕业就已经被很多人看好,成为了一个人人看好的好兵苗子。

    抬头看向头顶的日头,叶暮珏全身已经大汗淋漓,身体更是疲惫不堪,一边停下稍作休息,一边疑惑着这次训练的不寻常,他发现最近身体的机能变得越来越差,以前明明可以轻松完成的训练,现在却完成起来非常吃力,而且随着时间加剧延长,身体的机能下降的越厉害,让他完全找不到往日的感觉。

    “叶暮珏,才短短的十公里而已,你就累成这个样子了,这一点都不像你以前的你啊!”

    看到叶暮珏停下来,紧跟在他身后的同学也跟着停了下来,来到他身边便坐在了地上,身体的疲惫丝毫不必他差,但这明显是不正常的,按照叶暮珏以往的速度与体能,他应该早就超过了其他同学,同样身体也不会这么疲惫。

    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叶暮珏觉得今天特别的炎热,感觉自己分分钟都会被晒晕一样,不仅身体虚弱了很多,就连脑袋也晕晕的,其实他也很好奇自己最近怎么这么反常,但他却没有答案,同样他也回答不了同学的疑问。

    “别歇了,我们赶紧走吧,不然就不能在指定的时间内到达指定地点了。”

    “哎!”

    听到叶暮珏的提醒,坐在地上的那个同学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背着沉重的背囊就要从地上爬起来,却因为背囊太重,体力跟不上而再次跌坐在地上。

    “起不来了,你拉我一把。”

    说着那个同学就要把手递了出去,而叶暮珏也没有没有拒绝的伸手拉住了他,一个用力便把他拉了起来,只是在那个同学站好后,他的心脏却猛烈的跳动起来,而脑袋也变得十分沉重无力,甚至连眼前看到的东西都在晃动。

    徐晃了一下身体,叶暮珏本想甩开脑海中的眩晕感,却不想整个身子都向一边栽去,然后双眼变得越来越模糊,直到彻底失去知觉,再也看不见一切。

    经过在虚无中的漫长沉睡,叶暮珏醒来时人已经躺在了军区医院的病床上,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事一片白色的世界,直到彻底看清眼的一切,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在训练中晕倒,被人送来了医院。

    摇了摇还有些发晕的脑袋,揭开被子下床走了出去,走出病房后便往护士台走去,可当他刚想和护士搭话时,楼道口就传来了焦急嘈杂的声音,跟着护士台的几个护士急忙从工作台里跑了出来,都匆忙的向楼道口处的电梯跑去。

    随着嘈杂的声音接近,叶暮珏看到了一个人被众多医护人员围着推了过来,当病床经过他身边时,他这才看清床上躺着那人的面容,一股难以置信的震惊瞬间侵袭了他的脑海,让他只能呆愣的看着那人被推进病房。

    看着那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看着病房的房门在自己眼前关上,叶暮珏终于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迈开脚步就像病房冲了过去,推开房门就想要进去,却被两人男性医生拦在病房门前。

    “先生,这里不允许探望,你还是请回吧!”

    “你们让我进去,那人是我弟弟,我要进去看我弟弟。”

    面对拦着自己的两人,叶暮珏一边激动的解释着,一边就要往里面冲去,奈何他刚刚醒来明显有些体力不支,而拦住他的两名医生也非等闲之辈,不仅轻而易举就拦住了人高马大的他,身体更是未动分毫,一看就绝非常人,更不可能是普通的医生。

    “这里没有你的弟弟,你认错人了,病人伤的很重,需要安静的休息的环境,还请你尽快了离开。”

    “可是...”

    听着那两人冷硬的话语,叶暮珏抬头就想往病房里面看去,却不想两人不仅挡住了他的视线,更直接把他推出了门外,毫不留情的在他眼前关上了房门。

    看着已经关上的房门,叶暮珏抬手就想要去拍门,可当手落到门板上后,却立马收住了力道,然后犹豫着收回了手臂,静静的看着紧闭的房门。

    静默的站在病房门前,叶暮珏十分的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刚才绝对没有看错,那个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人绝对是叶暮扬,虽然他已经离开了三年,但他的样貌和身体特征自己记得清清楚楚,自己绝对不会认错人。

    “咦!你怎么在这里?你的教官正找你呢?”

    正当叶暮珏对在这里看到叶暮扬百思不解时,他身后响起了护士的惊讶之声,不得不让他停下所有的思绪。

    “他在哪里?”

    “就在你的病房里,你赶快去找他吧,还有你的主治医生也在,他们好像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听完护士的话后,叶暮珏眸色不明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病房,和护士说了声谢谢后,便大步往自己的病房走去,他确信自己看到的人就是叶暮扬,而他会出现在这里也有一定的原因,虽然自己不知道原因到底是什么,但是能够再一次看到他,对自己来说都是一种幸运,是上天给他们兄弟的一个重新相逢的机会。这一次他会试着去做一个好哥哥,去试着守护这个弟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