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九年,意料之外

    “住口!你给我住口!”

    长孙一澈撑大血红的眼,狰狞大喊,完全不顾自己那只鲜血淋漓的右手。

    赤刹吃血,散发出一股阴邪的幽红,如地狱入口的曼珠沙华,携着亡灵的仇恨怒放张扬着。

    痛吗?当然痛!

    十指连心,痛彻心扉!

    每一根神经都在叫嚣,每一寸心脉都被绞碎。

    但是,再痛,又怎么痛的过这颗被自己曾经最爱的娘亲,亲手刺死的心痛呢?

    “好……”

    楚嬛深吸一口气,十指深深嵌入掌心,胸腔疼的几乎要裂开,却还是强迫自己改口,“长孙一澈,请你不要为了我,再折磨自己!”

    煞白的唇转为青灰色,楚嬛如吐薄冰,却又字字沉重。

    “轰!”

    天际一道惊雷划过,狂风咆哮,大雨倾盆而至。

    楚嬛僵直地站在,任暴雨如鞭子抽打在自己孱弱的身躯上,麻木地生疼。

    看着长孙一澈默然立在自己身前,楚嬛只觉得喉头冰凉苦涩,说不出一句话,只能怔怔地看着。

    良久,她唇一颤,声音显得格外虚弱,然而目光却如同五年前那般果决,“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不会很开心,会不会来见我最后一面?”

    长孙一澈一愣,突见楚嬛露出欣然的笑来,“这五年来,是我太过强人所难,我原以为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它会使你不再怨恨,不再痛苦,现在想来真是可笑……却不想,仇恨只会叫你日益疯狂!”

    “我就是疯了,这难道不是你想要见到的吗?”眼眶不知何时红了,长孙一澈死死咬住牙齿,几乎咬出满口血来,赤刹倏地一抖,重新指向楚嬛脖颈,他嘶吼道,“你不是要我的命吗?来拿呀,你想要就都拿去吧!我等着!”

    一句话,字字带血,夹着闷雷穿透四下喧嚷的雨声,无比清晰地震痛了这座宫殿里所有人的耳膜。

    话落,他似再也忍不住,赤红着双眼一扭头扎入雨幕中,却被一人紧紧扣住手腕。

    转过头,是他的墨儿。

    此时离墨满面水珠,似泪滑落,早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她心疼地看着自己开口道,“长孙一澈,放手罢,饶了别人,也饶过你自己!”

    长孙一澈浑身大震,目光深深地锁着离墨,最后发出一声凉薄的苦笑,“若是我饶过所有人,从此一无所有,你还愿意站在我这一边吗?”

    那一句疑问,更似男人软弱的乞求。

    离墨看着他,没有回答,心中却是默念:长孙一澈,终有一日你会明白,为了和你在一起,我都放弃了什么?

    我不说,那是因为我以为你会懂我。

    良久的沉寂中,长孙一澈失了所有耐心,他冷笑着挣开离墨的手,提着赤刹转身离去,却仍是一路发出一连串的低笑声,浑身上下透着前所未有的落寞。

    现如今,似乎只有笑着,才能挽回他最后的尊严。

    看着长孙一澈独自离开,楚嬛像是被抽去了所有力量,颓然地跌坐在雨水中,唇边却露出浅浅的笑容。

    那一笑,看似是秘密没被戳穿的暗喜,可是那抹笑衬着她惨白的脸,看上去又是那么的卑微,那么的藐小。

    扯下颈间的丝绢,那里横亘着一条褪不去的淤血痕迹。

    她的眼前大雨如泣如诉,头顶雷声震耳欲聋,仿若誓要颠倒整个世界。

    我前半生,罪孽深重,却因皇后一位极尽荣华,在亲手杀了澈儿后,我便苟延残喘着留下一副最丑陋的躯壳,早在五年前我就不想活了,苟活至今不过是为了赎罪,而时至今日,我似乎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娘娘,大皇子是缓过来了,但是二皇子……二皇子怕是保不住了!”

    五年前,暴雨交加,众太医跪在她面前,个个面露惊恐之色,浑身颤抖。

    “咣当!”

    手中毒剑应声坠地,砸在她脚尖前,发出尖利的颤音,回荡在这座繁华的凤仪宫内,让所有内侍宫女瞬间噤若寒蝉。

    她一言不发,默然地看着仍沾着自己小儿子鲜血的手,双目空洞地走进了内间,轻轻关上了门,宫人问她身子如何,是否要进食,皆得不到回应。

    那一夜暴雨倾城,相当漫长,长孙一凡被送回了自己的寝宫,长孙一澈则生死不明。

    她一动不动地坐在软榻上,身子紧绷欲断,水泽嫣唇被咬破皮,大脑始终一片空白。

    内间里静的可怕,死寂中,一条白绫忽地飞出,脚凳被毫不犹豫地踢飞。

    “皇后!”

    就在她奄奄一息时,房门被人一脚踹开,皇帝惊恐的呼声响起,旋即手中长剑一扫,白绫断裂。

    皇帝愤愤拂袖而去,带领一众太医神官直奔长孙一凡寝宫,扬言若是楚嬛再为了长孙一澈折腾自己,便赐他无字碑!

    楚嬛虽是被救了下来,但却因为抢救不及时,颈间的伤口再也消不下去,长时间大脑缺氧导致她心脏一直不好,身体每况愈下。

    不得已,她带上了那条丝绢,不分酷暑寒冬,日夜白绢裹颈,用以掩盖狰狞的痕迹。

    再后来,长孙一澈对她展开了疯狂的报复,另一边,她却暗中五年替长孙一澈亲手制作蜜枣糕,再派人暗中送去。

    打水,施肥,除虫,修叶一切栽培流程皆由楚嬛一手完成,身子一日不如一日,终于在三年前,她被孟家谋害郁积攻心,再加上没有崆峒印护体,如今已是病入膏肓!

    可悲的是,她仍是坚持栽培枣树,导致病情恶化,无法逆转。

    更可悲的是,她五年来所做的一切,长孙一澈,都不知道!

    头顶雷声依旧,赶来的宫人们看见这一幕,忍不住纷纷落泪,离墨眼角落泪,走过来将楚嬛小心地扶起,轻轻握住她的双肩。

    仅仅是一刻的失神,楚嬛转过身,表情恢复清冷无波,独自步入寝殿,步入这座由黄金打造的囚笼,低沉的声音似在自言自语,“九年前,向来平静的前线突传急报,北冥冥皇率军直取圣都皇城,十八道关卡,八百援军全部被灭,燕皇几乎被气到吐血暴毙。谁也没想到,百日大战之后,圣都皇城之中却唯独嫡皇子长孙一凡无风无浪、平安活下。而那个保护嫡皇子的人,却被冥皇一箭穿心,最后由其母挖心而亡!”

    离墨神魂俱颤,握着青翼的手血液冰凉,只有八个字狠狠地撞击着她的大脑!

    北冥冥皇,一箭穿心!

    九年前,她在龙漠遇见了年轻的南城雪,却因为百日大战的打响,西燎国道被封,千叶门不得已辗转落脚东燕,而南城雪却从此音讯全无。

    半年之后,千叶门混的风生水起,而她跟随年玄和明川被一起传召入宫,第一次遇见了长孙一澈,那个传说中的无心之人,然后相爱。

    原来,从九年前开始,他们三个人的命运就已经被牢牢地绑在了一起!

    *

    明川消失了。

    不,或许应该说是南城雪消失了,就像是人间蒸发。

    离墨皱眉,心里想着他应该是回北冥了,而另一边楚嬛的病情也是岌岌可危,再加上她之前与长孙一澈大吵了一架,如今长孙一澈已经搬去书房有三天时间了,再这样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青黛送来消息说,孟家这几日不太平,门人经常发现在子夜时分,会有几辆装扮普通的马车在后门停留,甚至连孟风云本人都有路面,怕是里面有鬼!

    这几日小即荣被打发到魏清那里,懿祥殿难得清静,青黛刚一进内殿,就见离墨独自一人,冷着脸站在窗前,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青黛眼皮一跳,却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问道,“王妃,我们还是没能找到明尊者。”

    离墨点了点头,过了会又道,“长孙一澈那呢?”

    青黛愣了愣,像是想起了什么,忙从怀里取出一物,“王妃,这是殿下托属下交给您的。”

    “这是?!”

    离墨一回头当即怔在原地,青黛手里的是一个小瓶子,瓶子里装的是血,长孙一澈的血!

    眼眶不争气地红了起来,离墨紧张地盯着青黛,声音微微颤抖,“这是……他要你转交给我的?”

    “是啊!”青黛茫然地揉了揉鼻子,“殿下说今日是王妃血蛊发作的日子,虽有千叶镯护体,但是有了这血可以确保万无一失。”

    接过瓶子,离墨一时间只觉得手心滚烫,一颗心开始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长孙一澈,你到底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呢?

    “对了,还有一个事。”

    青黛好看的眉紧锁着,焦虑道,“这几日孟家那边一直不太平,而大皇子那头,我们的人也发觉他已经接连派出三波暗人趁夜出宫,怕是其中必有关联!”

    “这一定是个圈套!”

    离墨眯眼,眼底折射出一丝寒光,看向青黛,“孟千寻那边呢?”

    “没消息,似乎很安静。”

    离墨冷声一哼,声带厌恶道,“她会安静?”

    青黛焦急道,“那我们怎么办?”

    离墨握紧手中的瓶子,冷睨了眼紫竹阁的方向,沉声道,“今晚,你留在宫里把风,我去孟府一趟。”

    “去孟府?”青黛震惊抬头,“就王妃你一人吗?”

    “是!”

    孟千寻这次回来绝对有问题,离墨有预感,孟千寻先前受尽长孙一凡背叛冷眼,而如今回宫,居然不是想方设法去对付他,竟是第一时间请求回孟家。

    而更诡异的是,回到孟家后,孟千寻除了设计谋害过自己一次不得手后,变再无动静,似乎一切的毒心辣意全都石沉大海了。

    孟千寻,什么时候如此沉得住气了?

    如此沉稳之人,离墨总觉得自己从前也在哪见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