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十六章 账

    “头,刑事罪案调查科打电话过来问咱们有没有关于流浪区瘾君子的资料,昨天晚上几名瘾君子砸了一家服装店的橱窗,抢走了找零用的少量现金和几件高档衣服……”

    “警长,萨尔瓦多人聚集区警察局打来电话,他们发现该地区的---毒---品---突然提价了,问我们是否要介入……”

    “巴勃罗,出事了,俄罗斯人在蠢蠢欲动,他们不知道为了什么在大肆囤积武器,据说有重武器……”

    巴勃罗领着这群由周末亲手带出来的精兵强将站在77街区的街头,他眼前是一间酒店的大门,可这家酒店的玻璃门已经碎成了满地玻璃,酒店内,还躺着两名黑人服务人员,酒店大堂接待处满是弹孔,光看这个场面就能想象出有一辆在路边经过的车辆突然停在酒店门口,然后,车窗处钻出几个家伙用重武器扫射的画面。

    但是,这件案子还没等处理,反黑及缉毒科接连收到了周边同事的消息,一夜之间好像整个洛杉矶都乱了!

    “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

    有些上火的巴勃罗把西装袖子撸了起来,瞪着牛眼问了一句。

    这些事发生的太诡异了,自从周末处理完了最后一起黑帮案件之后,整个洛杉矶的黑帮动态一直都在巴勃罗掌控之中,最近,就连频繁遭受打击的萨斯都消停了,怎么会突然乱成了这个样子?这是谁和谁打起来了?打的半个洛杉矶---毒---品---价格上涨不算,还到处都是罪案。

    汉莫森、老卡尔相互看了几眼后,摸不着头脑的或叹气或摇头,没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此刻,列奥诺娃从人群中走了过来,在巴勃罗身边低声说道:“头儿,有消息了,我们找到了目击证人。”

    “谁!”

    巴勃罗赶紧问道。

    “风化科的同事,他们的人一直在盯着这间涉黄酒店……”说着列奥诺娃指了一下案发现场:“您也知道风化科在警探局的地位,他们原本的打算是向咱们询问一下是否可以动手就把这间酒店给扫了,可昨天晚上在监视的过程中看到了一台面包车开了过来,车门拉开后,几名亚裔犯罪分子直接向酒店内扫射,全是重火力,几秒内两名服务员就死在了这里,然后犯罪分子开车离去。”

    巴勃罗瞪了列奥诺娃一眼说道:“这些我查监控查不到么?”

    列奥诺娃赶紧解释道:“可你一定查不到那些人都是越青的人。风化组的同事告诉我,昨天晚上其中一个开枪的家伙他们认识,在一次钓鱼执法的---招---嫖---案---中,他们抓过他,这个家伙是越青的人!”

    “越青?”巴勃罗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他们和黑人开战了?这是为了什么?这两帮人的又不是邻居(指他们的地盘不挨着),越青就算占了便宜,又能怎么样?总不能跨过流浪区把最混乱的黑人区域给接收了吧?就算黑人不抵抗的让他们来,你看越南人敢来么,只要过来,就在亚美尼亚人和萨尔瓦多人的夹击之下,更何况黑人也不是好惹的……”

    他怎么可能想到最近一个星期内阮京已经接连敲了几个洛杉矶大佬一大笔钱,要不是有人报复他而走漏了风声,77街区黑人大佬直接给阮京下了套,在见面现场没等他们下车十几把手枪冲着那台奔驰集体开火……这件事根本不会发生。阮京差点没死了,要不是怕死的定了一台防弹奔驰,恐怕早就在这次事件中归西了,这次扫射根本就是这条疯狗的报复行动!

    巴勃罗嘀咕够了转过头伸出食指指着老卡尔的胸口说道:“你的身体怎么样?”

    卡尔很乐观的说道:“还没死呢,不是吗?”

    巴勃罗欲言又止的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说道:“卡尔,咱们手里这些小伙子太毛躁,现在,我需要你帮我个忙。我要消息,我不管从哪打听,总之,我要知道洛杉矶的地下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要能得到消息,我允许你对街头的那群混蛋动用任何手段。”

    “列奥,走了,生意上门了。”

    老卡尔驼着背,转身从这自己那台非常拉风的车走了过去,眨眼之间离开了案发现场。

    巴勃罗陷入了思考,可他没有周末的洞察力,始终无法在现场察觉出任何新线索,这时,鉴证科的同事走了过来:“巴勃罗警长,从罪犯遗留的弹壳来看,对方动用的武器有可能是M16,不过,近几年没听说过黑帮火拼会用到这种规模的家伙,他们更喜欢小巧、便于藏匿的MP5。”

    “M16?”

    巴勃罗问道:“你确定?”

    鉴证科的科学怪人说道:“应该没错。”

    “谢谢。”原本好像是一头喷火怒龙巴勃罗瞬间放松了下来,他立刻掏出了电话拨通了周末的电话号码:“周,我想死你了!”可第一句话才说完,外围的记者就突破了警戒线冲了进来,他们像是闻到了腐肉味道的野狗巡警拦都拦不住。

    “巴勃罗警长,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案件?我听说有人动用了M16是吗?请问这件案子和前些日子发生的军方制式武器外流案是否有关?”

    “巴勃罗警长,您对军方制式武器外流案是什么看法?”

    “巴勃罗警长,和我们说几句吧……”

    巴勃罗举着电话说道:“你们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汉莫森,把他们弄到警戒线外边去!”

    ……

    军营,一名军衔很高的将军在办公楼的走廊内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进入办公室后,如同往常一样打开了电视,然后坐在了办公桌后面批复文件。平时他就是这么办公的,用耳朵听着新闻,用眼睛看着文件,什么都不耽误。

    “各位观众,我身后的这家酒店在凌晨3:00遭受枪手攻击,据知情人爆料,匪徒手持M16冲着酒店大门进行了扫射,两名黑人服务员命丧当场……根据记者了解的情况,这家涉黑、涉黄酒店是当地黑帮的产业,至今为止已经营业了七年,而M16是军方退役武器,这件案子到底是黑帮火拼还是军方制式武器外流案造成的后续反应目前还不得而知,警方正在调查当中……”

    将军听到这,突然抬起头了,从轻松的状态一下转变成紧张的神情,一张脸都扭曲了,紧接着,他掏出了自己的私人电话,找了很久以后才找出一个不经常使用的电话号码,拨通后说道:“是我。”

    接下来,他以最低音量破口大骂道:“你他妈到底要干什么!”

    “知不知道在这么下去,所有事情都会被抖出来?你以为你做的事没人知道?把武器卖给黑帮,还上了新闻,你想死能不能提前打声招呼,我可以让人帮这个忙!”

    比弗利山庄的别墅内,一名七十岁左右的老人穿着棉睡衣坐在阳光下的躺椅上伸手捋着白发:“将军,我能干什么?一个被子孙败光了家业的糟老头子而已。”

    “你还知道这些么?老柯尔特,那你还把武器卖给黑帮!”

    老人不动声色的回应道:“不然呢?”

    “柯尔特公司破产了,柯尔特家族所有产业都被银行拿去抵债,我要不是退休后辞去了一切职务和柯尔特公司在没有任何关系,恐怕柯尔特一家老小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将军,当时你在干什么?”

    办公室内的将军被一句话给憋了回去,想了又想:“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我不能在所有部门都不再用柯尔特公司生产的武器后,坚持和你们继续合作……”

    “其他几位将军也是这么跟我说的,真巧。”老柯尔特继续道:“将军,这样好吗,您别打扰我做生意,反正柯尔特家族最早就是靠这个起家的,我答应你,只卖武器,绝不惹任何麻烦,也不会被任何人抓住把柄。当然,你的那份,我会让人送过去,哪怕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合作。”

    “我不需要!”

    “那太好了,忘了告诉你,在以往的合作中,我怕忘记了各位的照顾,录制一些我们……交流时的画面,还有以往通过转账手段往您海外账户汇款的所有存根。将军,现在的情况是,我有视频、有汇款存根、有转账信息、有柯尔特公司和军方合作时所有交易记录,合法的、不合法的,全都有,如果你不想要这些肮脏钱,真的没关系,但是你要和任何人乱说话,我保证,只要老柯尔特被抓,军方将有大批高层被拉下马,其中很多已经退休的英雄都会被抓进监狱。”

    他挂掉了电话,微笑着躺在了游泳池边的躺椅上,而后,别墅内一名老妇人优雅的端着插满牙签的西瓜果盘走了过来。那时,他笑着说道:“嘿,玛丽,休息的怎么样?”

    军营办公室内,那名将军在老柯尔特挂掉电话后拨通很少联系的紧急号码,冲着电话说道:“SIR,要出事了,必须得干掉那个老家伙,不然所有人一起玩完!”(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