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九章 罗杰的考验

    姆科扬的案件对于洛杉矶警察局来说,已经成为了被高高挂起的悬案,如无意外,这件案子将会被彻底挂起,直到时效到了被送往‘冷案局’。但是,这件案子对于周末家的人来说,绝不是悬案,因为案发日期太过敏感。

    罗杰看到卷宗内的法医报告,按照法医报告上死亡时间在日历上找寻相应日期时,他坐在书房内电脑屏幕上的日历前愣住了,那是兰伯特家最热闹的日子,在那段日子里,盖亚被绑架、兰伯特之死、尤达在寻找了盖亚整整一夜之后接受不了兰伯特的死亡彻底发狂、周末遭受墨西哥人的袭击等等事件都赶到了一块,那个家乱的如同战场一般……

    这样的日子,罗杰怎么可能忘记?

    那是他改变对周末看法的关键时间点,也正是从那个时间点开始,周末成了他生命中仅次于夏洛特的人。

    罗杰在露出笑容之后,放空了脑海中的回忆,那段日子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当他再次将所有思绪放在案情上,看到案件经办人也就是康纳斯把重点怀疑对象放在了萨斯身上那一刻,对于资料的敏感性让罗杰做了一件事,他,不怕麻烦的打开了与亚美尼亚人近几年家族争斗的所有资料,为的就是要查查姆科扬的死对萨斯来说,究竟有多重要。

    罗杰不光跟着周末在凶杀科待过,还在反黑及缉毒科待了很长时间,在那段日子里,罗杰知道了黑帮杀人案的特性,那就是这种案件一般都会存在非常明确的目标。黑帮不是疯子,他们不可能在马路上随便找个人就直接下手,如果他们这么干了,那么这个家伙一定是在被抢劫过程中产生了抵抗行为,否则,这绝不可能发生。那么,姆科扬的死对萨斯来说,重要么?

    根据罗杰从资料上得出的结论,以当时的情况来说,无论是姆科扬还是整个多科家族都不至于非死不可,要不然,早就失去了权力的他们不可能活到今天。再说即便是萨斯发了疯的要多科这一家死无葬身之地,以此向‘西伯利亚人公司’表达亚美尼亚人并不是软柿子的观点,死的也不应该是姆科扬,难道干掉多科不是更直接么?

    或许,这才是康纳斯始终无法将萨斯与姆科扬之死连接到一起的原因。

    到底应该是谁干的呢?

    罗杰不是警察,并没有穿上警服的他拥有所有警察都不具备的优点,那就是他可以大胆假设,完全不用为自己的错误推断负责。根据这份卷宗和周末将卷宗交给自己之前所说的话,在当时的时间段里和多科家族有仇、仇怨达到了必须杀人才能释放的人并不多,有理由下杀手的人也同样不多,具备特工式专业处理尸体办法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甚至,这种人罗杰只认识一个,那就是被克格勃训练过的尤达。

    噗。

    罗杰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了,怎么可能是尤达,当时尤达正在忙着找盖亚……可下一秒,他的笑容彻底僵在了脸上!

    盖亚就是被多科家族的人给带走的!!!

    以姆科扬的死亡时间来计算,当时的尤达应该正在洛杉矶的街头巷尾寻找盖亚的身影,她的第一站肯定是学校,而盖亚姐姐的身份完全可以让学校的人将盖亚的去向告诉她,接下来,尤达将得到一个消息,那就是,自己的最不关心的弟弟很可能被黑帮分子接走了。

    黑帮分子在尤达眼里算什么?

    不如草芥!

    别说是尤达,哪怕自己去寻找盖亚,怕是也会第一时间冲过去,在周末没往自己内心种入框架之前,杀戮这种事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是多么值得谨慎的事,仿佛本性一般与生俱来,兰伯特每天教他们的就是该怎么与这种本能对抗。

    罗杰傻了,放开了资料靠在书房内的靠椅上仔细思考着案发时间,如果,如果尤达冲到了多科家族的房子里,又找不到落单的机会,站在黑暗角落里安静的等待着这家人落单的机会可能会是一个专业特工最基础的应对方式,尤达在这种事情上可不缺乏耐心。

    虚无的想象成了案情重组的关键性工具,罗杰的判断得力于不需要任何证据去验证每个步骤的无障碍性中不断在脑海内塑造着有可能出现的画面。他不是周末,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那么,他的想象和推断就可以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天马行空,锁定尤达也就成为了最自然而然的反应。

    天黑了,尤达在楼下呼喊道:“都滚下来吃饭,我告诉你们,在荷尔蒙不稳定的时候,我愤怒也没有底线,这段期间,最好谁都别惹我。”

    怀孕期间的女人是可怕的,尤达怀孕了的消息在这栋别墅内传开那一刻,她就成了别墅内的女皇,盖亚被吓得噤若寒蝉不说,连她最宠爱的姬斯蒂每次看到尤达都绕着走。因为尤达瞪起眼睛来的冰冷模样总会令他们不自觉的开始颤抖,像是一头护崽儿的母狮子。

    罗杰静悄悄的从书房内走了出来,当他最后一个坐到餐桌旁,姬斯蒂和盖亚这两个话痨闭着嘴像是在教堂里做礼拜一样安静。

    煎好的牛排被尤达从平底锅内一块块铲了起来,自从她于周末进入军营接替了照顾这个家的任务开始,她煎牛排的水平倒是日益精湛了。罗杰看着色香味俱全、除了摆盘稍差之外无可挑剔的牛排被放进了自己的盘子内那一刻,尤达唠叨道:“罗杰,你买车的事情恐怕要推迟了,有问题吗?”

    “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吗?”罗杰关心的问了一句。

    尤达回应道:“没错,我现在的身份根本无法依靠医疗保险进行孕检,所以,周末在警察局的家属保险也就成了上帝的成诺,只能看得到却没有任何实质作用,加上你们几个的学费、这栋房子的贷款,除非还有哪个瞎了眼的电影公司老板再来找周购买案件改编权,否则,恐怕我们会持续拮据一段时间。别忘了,周末每个月的薪水只有一万美元,总不能逼着他去收黑钱,对吗?”

    罗杰点点头说道:“我没问题。只是,你怀孕的时候,还能做整容手术么?”

    尤达端着平底锅把牛排放到了姬斯蒂的餐盘里:“那不是你该担心的事,你目前的任务是别给周末找任何麻烦。”

    罗杰伸手挠了挠头,看着尤达的身影,彻底陷入两难之中,他要是继续查这件案子,尤达很可能会浮出水面,要是不查,无法确定尤达是不是凶手的疑虑将会动摇他刚刚形成的心理框架……这哪是他给周末惹麻烦,分明是周末丢给了他一个大麻烦!(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