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二十九章 在黑暗笼罩下,睡的很香

    如果说监视一个人就是在看一场电影,那劳伦斯一定觉得自己是在看惊悚片。

    夜晚,劳伦斯在天黑下来好一会后才来换班,当时周末没走,抱着笔记本电脑依然坐在副驾驶位置,他需要通过长期观察来分析艾尔科夫的心理状态。不过,迪伦离开了,走的时候有些萎靡不振,只留下一句:“头儿,明天我可能会迟到。”,周末看着迪伦离去的背影提醒道:“别喝太多。”

    迪伦叫周末‘头儿’了,这是亲密下属对上级的爱称,也证明着,从监控这一天开始,他算是彻底服了。不服行吗?整件案子由没有头绪到锁定嫌疑人几乎都是在周末手里成型的,在加上今天所看到的,尽管迪伦替艾尔科夫感慨,对于周末,他也只能心悦诚服。

    “嗯。”

    迪伦没回头,挥挥手开着劳伦斯的车离开了,今天,是他职业生涯以来最压抑的一天,办金泰熙的案件时,他都没感觉到如此压抑。

    夜幕下,劳伦斯从麦当劳的纸袋中掏出一个汉堡递给了周末:“SIR。”

    周末在屏幕中看着艾尔科夫不断哀嚎,默默的拿起了汉堡,最终,还是暂时关闭了声音。那声音,太影响食欲。

    “SIR,你说,这么一个可怜虫会不会想到自己即将面临的结果?”劳伦斯咬了一口汉堡后,把手指放进嘴里嘬着。

    “你可怜他?”周末扭过头看了劳伦斯一眼。

    劳伦斯在对话过程中光顾着看屏幕上艾尔科夫的可怜样了,这才想起来屏幕上的混蛋杀的都是警察,尴尬道:“周,我不是那个意思……”

    周末盯着劳伦斯又问了一句:“你是说,你可怜他?”

    这句话问的很奇怪。像是疑问句又像是陈述句,而后。周末陷入了思考之中,手上的汉堡也没有接着吃。

    随后,屏幕上的艾尔科夫动了,他慢慢走向了卧室,一步一步走到卧室内那个陈旧的梳妆台前缓缓坐下。屋里的灯没有打开,门口处客厅的灯光溢了进来,他借着灯光拿起梳妆台上的眉笔,开始一点点的往眉毛上涂抹,宛如一个要去参加宴会的女人正在细心装扮。

    “F***!”

    劳伦斯骂了一句,看到这一幕头皮发麻的补充道:“我要收回刚才说的话。这个混蛋是个---变---态---!”

    “闭嘴,别出声。”

    周末阻止了正在说话的劳伦斯,一双眼睛紧盯着屏幕,还顺手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的音量,于是,口哨声传了出来。

    嘘……

    那声音形成的旋律能让人迅速放松下来,要是这个场景换到‘哗哗’流水的浴室。会变得非常正常,可,当一个大老爷们在描完眉后,拿出粉扑在脸上补晒红,而后还在嘴唇上抹上了唇彩,车上的劳伦斯已经开始想吐了。

    屏幕上,卧室内的镜子里呈现出了极丑的一张脸。画着浓妆的艾尔科夫突然扭过头。看着并没有其他人的房间说道:“艾尔科夫……”

    他在叫自己的名字!

    但那个表情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在和另一个人说话,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人。

    “最后一个。我们在杀最后一个就收手。”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个要求,杀了媒体上不断咒骂的‘恩里克’,杀了那个为了金钱把军方武器卖给黑帮赚钱的家伙,杀了他,只要杀了他,我以后都不会来打扰你。”他言辞恳切,宛如掏心掏肺的在和谁讲着道理,那眉眼间的模样很像是期待着对方能完全听懂自己的话。

    恩里克!!!

    周末瞪大了双眼、嘴角抖动着,他没想到艾尔科夫的目标已经从警察、FBI转移到了军人身上。

    他要杀了恩里克……

    恩里克一死,自己挽救尤达的计划将彻底泡汤。

    “就这一次。”

    艾尔科夫从梳妆台前站了起来,面对着身后空空如也的空气竖起了一根食指,仿佛他身后还站着谁一样,在与其协商着,那口吻,由恳切转变成了撒娇……

    哼~

    周末冷哼了一声,整个人在沉思状态下抽离而出,手上的汉堡被他送到了嘴边,根本不在乎眼前艾尔科夫的行为是否让人反胃的一口咬了下去。

    咀嚼生菜叶的声音出现了,劳伦斯慢慢转头看向了周末,他无法想象在这种时候周末怎么还吃得下去,并且能于艾尔科夫这样恐怖的精神状态嘴角微微挑起,仿佛在若有若无间,轻蔑的笑。

    “你没事吧?”

    劳伦斯无法理解的问着,他的目光已经定在了周末身上,连嘴角的油渍都忘了去擦。

    周末摇摇头,在这种时刻笑出了声来!

    “呵呵,没什么,就是觉得,挺好笑的。”

    他身上的味道已经不是神秘那么简单了,劳伦斯突然发现周末像是一头看着麋鹿的猎豹,他漫不经心的压低身体藏匿在非常草原上的一人高荒草丛中,眼前的物体不是对手,在一瞬间成了猎物。要知道一直都没有浮出水面的杀警案凶手已经快成了所有警察的心魔,每一名警察都以这个案子为耻。可周末呢?他跳出了羞耻心带来的怪圈,完全没有面对艾尔科夫那一刻的愤恨,连逮捕泰德时那种争分夺秒的着急都不存在。

    这是什么意思?

    劳伦斯已经彻底看不明白了。

    “那,我们用不用提前通知恩里克一声?”劳伦斯又一次问道。

    周末依然摇头:“监视着艾尔科夫就好,其余的,什么都不用做。”

    “周……”

    “出了任何差错我负责,你可以在出事以后的所有报告上写明是在我的命令之下无法违背,你的搭档会为你作证。现在,只要安静下来继续看就好。”

    劳伦斯始终看着周末,就那么看着。

    周末一口一口的吃光汉堡以后,调整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但,他可不是为了监视艾尔科夫,而是将笔记本电脑交给了劳伦斯,随后,靠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座椅上闭上了眼睛:“我休息一下,你们继续。”

    他就这么睡了!

    待呼吸慢慢平缓后,鼾声如雷。(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