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二十二章 到底该怎么定义他?

    “周末!”

    托尼推开车门冲下来的时候,‘咣’的一声让安全带给崩了回去,解开安全带后,他像是一只要咬人的兔子一样从车内窜了下来,急不可耐。

    周末冲着劳伦斯猛打眼色,劳伦斯坚决站在那一动不动,周末尽管心里知道劳伦斯留在这是为了帮自己,可心里依然生气,暗骂道:“这时候了还表什么忠心?现在是谁先看到艾尔科夫的脖子谁就有可能破案!”

    可那又能怎么样?他总不能当着托尼的面吧这些话都说出来吧?

    “托尼,找我,还是来找某一位法官大人?”

    托尼几步走到了周末对面,那一刻,周末用小臂拄在休旅车的车窗顶端,一只脚踩在车内,他愤恨的说道:“你什么时候变成小人了?居然干得出这么卑鄙的事!”

    周末扭头在车库里看了一眼劳伦斯,回应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让你误以为我是个清高的家伙?”

    劳伦斯听到周末大喘气的话,差点没笑出声来,他发现自从跟着周末以来,添毛病了,每当碰上事的时候都不想挪开自己的视线,总觉得会有什么精彩发生。

    被气坏了的托尼让周末噎这一下噎的不轻,等听明白了对方大喘气的话,直接兴师问罪道:“说好了是交换全部的资料,周末,我拿到的资料里为什么没有贾斯丁案的路面监控?等我的人查遍了所有的监控录像找到了线索,那个司机已经被你抓了!”

    “你就是怕我赢你!”

    周末一点都没动怒,很平静的回答:“是么?原来FBI不是自己查找线索,而是需要别人帮助才能完成对案件的基本判断,天呐。那我真的是大错特错了。抱歉,托尼。我还以为这是你们FBI的规矩呢,我拿到的资料里也没有一分总结性报告,没人告诉我在阿拉斯加的私人法务会议和这件案子有关,怎么?只许你在别人婚礼的时候塞进来空红包,就不许别人在你过生日的时候送你一张过期彩票?”

    托尼气急败坏的‘碰’一声将双手拍在了周末的车窗顶端:“你知不知道这件案子赌着我的全部前途,我要是在浪费了这么长时间以后灰溜溜的回去,德州的联邦调查局总部那些人会用看一个废物的眼神看着我,而我,将永无翻身之日。”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放水?”

    周末把脚从车内拿了出来。抬手搭上了车门顺势往回一勾,‘碰’的一声车门关上后,站在了托尼对面。托尼的手直接腾空落下,像是被周末直接隔绝到了他的世界之外。

    从这个案件被康纳斯拒绝交出去开始,凶杀科就已经和FBI杠上了,加上之前的那些事,如今两个部门即便是表面上没什么。实际上是在暗地里较劲,这个时候,周末能认怂么?

    他要不是凶杀科的沙展和现阶段唯一话事人,也许还会把这件案子送出去当人情,现在呢?还能这么干吗?

    不可能了!

    凶杀科才触底反弹,他新官上任还一件案子没破,算上罗杰对这件案子的上心程度。不管从哪方面来说。周末要是不想让身边的人失望,都只能硬着头皮把案子拿下。现在把案子交出去就等于是让凶杀科的人看着他被人抽脸。也许当面还能嘻嘻哈哈,可背地里,一定有人说:“这个货还不如康纳斯呢,康纳斯好歹能扛得住FBI!”

    你的前途?

    说的好听!

    你算没算我的前途!

    托尼看着他,嘴唇微微抖动了一下,可这句话还是没说出来,周末在关键时刻替他说道:“如果不是,那算不算咱们打平了?接下来,各凭本事吧。”

    他托尼怎么可能让周末放水?在德州的时候,这个家伙神气的都要起飞了,这是个多么骄傲的人?

    “哦对了,免费送给你一个消息,我们拿到了一个雇车号码,现在正打算去找法官申请搜查令,你,去不去?”

    周末知道托尼手里没有那名司机的资料,也就是说,他不可能把目光放到艾尔科夫身上,作为从德州来查案的联邦探员,他也不敢轻易去查加州的法官。这种时候,周末拿出了电话号码的线索,捏着当初自己穿警服罚他款的软肋以及火气上涌的现状和他托尼的骄傲,算准了这个时候托尼绝不会低头。

    “托尼?”

    托尼瞪着周末,根本没理他的提醒,一双眼睛在不断起伏的胸口绽放着能杀人的目光。

    “你到底来干嘛的?专程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些话?”

    托尼的搭档抱着用纸盒装的面放下了筷子,极其不爱张嘴说话的他趴在车窗上说了一句:“为了来找你,托尼动用了私人关系查了你的电话定位。”

    “这么说,我们是死敌了?”

    周末倒是无所谓,FBI?整个加州联邦调查局都是他的死敌了,多一个托尼不多,少一个托尼不少。

    另外,你托尼到底是什么东西变得?发一份缺东少西的资料忽悠别人就可以,收到一份只缺少路面监控的资料就不行?你太讲理了吧?都不问问自己收到资料的那天警察局凶杀科有没有把路面监控中的车辆找出来?

    周末忽然很看不起这种人,要玩,大家就都别觉得自己被坑了,当天可是你先发的资料;要不就别玩这花花肠子,有意思么?

    “走吧,劳伦斯,咱们还有自己的事呢。”

    劳伦斯跟在周末身边向前走故意气托尼道:“SIR,刚才的FBI真的是希望咱们放水?”

    这话傻子都能听明白,周末一点都没惯着他:“想都别想,想赢我?凭本事我认,我这辈子都不给任何人吹嘘着可以赢‘周末’的权力!”

    叮。

    停车场的电梯门打开了,周末和劳伦斯走进去之后,电梯门缓缓关闭,劳伦斯又问了一句:“周,他们到底干什么来了?”这回是真话。

    “密西西里黑手党的传统,在同一个家族内成为死敌后,他们会亲自走到敌人对面恶狠狠的看着对方,第一,表示光明正大;第二,表示从今天开始不死不休。托尼是意大利人,恐怕对这个传统心知肚明。”周末直接把托尼的底牌给抄了:“不过这个传统在八十年代以后就没人用了,鬼知道联邦调查局的探员怎么会用上了黑帮这一套。”

    劳伦斯又问了一句:“那你怎么跟我到电梯来了?”

    “你觉得呢?在聊下去,就凭刚才的气氛还不得直接打起来啊?就我这个小体格……劳伦斯,你是不是特别希望看着我挨揍?”

    噗。

    劳伦斯笑了,他没想到周末如此坦荡,竟然对这些毫不隐藏,但是,这个家伙又好像对使阴招的人毫不留情,慢慢的,劳伦斯的视线定格在了周末身上,对于这个凶杀科现任领导,他心里想的是:“我到底该怎么定义他?”(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