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十二章 兰伯特的苦衷

    当舒缓的古典音乐响起,柴可夫斯基的《四季》伴随着悠扬的钢琴如水流般缓缓流淌,别墅内,尤达关了客厅内所有的灯,只将开放式厨房中昏黄灯光打开,而她,穿着一身血红色紧身长裙靠在厨桌之上,一手抱着手肘、另只手端着红酒杯等待着,那细长的****在灯光下于裙摆掩盖不住的地方绽放着光泽。

    她在等周末。

    咔。

    钥匙拧动门锁的声音传来后,房门在‘嘎吱’一声被推开,周末并没有习惯性的进屋直接换鞋,而是被别墅内的昏暗所吸引。

    他觉得,自己的家不应该是这个样子,起码姬斯蒂和盖亚那两个小家伙不喜欢把自己闷在房间里,更喜欢客厅内的游戏机和电脑游戏。

    周末正在诧异的时候扭过了头,这个位置刚好看见靠坐在那儿的长发尤达:“周,我想和你谈谈。”

    发生了什么了?

    周末都没来得及思考,尤达从靠坐在厨桌上的姿势调转了身体,而后将双手手肘拄在桌子上,上体开始往下压,穿着高跟鞋的右脚微微翘起,那时,她唯美的曲线和撅起的屁股让周末马上想起一个成语来,这句成语叫‘请君入瓮’。尽管这句成语并没有现阶段中的这层含义,可周末当下就是想这么理解,谁让尤达如此诱人呢?

    他没换鞋,哪还有时间换鞋,关上房门后漫步走了过去,问道:“孩子们呢?”

    嗒。

    尤达顺势将脚上的高跟鞋甩下,扭回头看着周末的目光开始闪动,亲眼瞧着他从自己的脚看向了小腿、又挪到了屁股上,最后才扫向腰肢那一刻:“罗杰被我关在了书房里、盖亚抱着笔记本电脑正在玩游戏。现在,我们可以过一会二人世界。不过不能超过一个小时……”

    周末继续向前,手已经触碰到了尤达的腰窝,哪怕穿着衣服根本看不见那个勾人的位置,但他的记忆里永远记得那个地方有什么:“姬斯蒂呢?你不会是把贾斯丁的手枪给了她吧?”

    尤达放下酒杯迅速起身,把双手搭在了周末的肩头:“我没给她子弹。”

    “难道你还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问题上面吗?别忘了,我们只有一个小时。”

    尤达轻笑着低下头,伸手顺着周末的领带往下捋,最终,毫不介意的触碰到了最敏感的方位时……

    噔!噔!

    钢琴曲刚好进入到---高---潮---,周末也正好在这个时间段伸出食指挑起了尤达的下巴。他不是不解风情的人,然而,尤达在此刻说道:“一辆好车,驾驶座的设计会让驾驶者拥有完全的自主权,所有的一切都在你所希望的位置……”她在隐晦的表达着今天晚上的主题,那意思是,今天。周末说的算。

    周末轻吻上了尤达的脸颊,顺着脖颈而下……

    尤达搭着周末的身体甩下了另一只脚上的高跟鞋,慢慢转动着身体:“它在转弯的时候利落灵敏,抓地力强;就豪车而言,它真的很想上路驰骋……哈!”

    转弯的过程中,周末用手掌托着尤达的腰肢向下压,尤达惊呼着仰了下去。随即露出了笑意。

    周末问道:“那。这台豪车的马力如何?”

    尤达缓缓起身,双唇在昏黄的灯光下绽放着唇彩光泽于周末耳边蠕动:“引擎有求必应。只需要轻轻一触,她,变向你敞开一切……”

    热流在周末耳边流动,这种急不可耐的情况下周末再次用力压了下去。

    碰。

    尤达的后背在短距离内重重撞击在厨桌上时,他们的嘴唇接触在了一起,那一刻,尤达微微仰起头,非常有默契的周末以为自己心爱的女人要换气,避过双唇向耳唇进发,此时,脸颊交错之时,尤达轻声道:“看起来,不是我的问题。”

    周末微微一愣,那一秒,躺在厨房厨桌上的尤达用力翻身将周末压下,顺手在刀架上拽出一把闪烁寒光的厨刀,手腕轻盈的抖动后,刀把顺着拇指转出一个刀花,她反手拿着厨刀将刀刃压在了周末的脖子上。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有了第二台车了?”

    尤达的眼睛里闪烁着寒光,一脸严肃,刚才的---引---诱---在---靡---靡---之音中快速消散,钢琴曲中急如骤雨的音符在古典音乐大师的手里蹦出一个个躁动音符。

    嘣嘣!

    这太突然了,突然的令周末有些措手不及:“尤达,你在说什么?”

    周末没弄明白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尤达质问道:“你昨天夜里一晚上都没睡,一直守在沙发边到底要和我说什么?尽管我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出现在那的了,可是从你早上离开家的样子来看,你肯定有些忍了整整一夜的话没有说出来,那些话把你折腾出了才消失没几天的黑眼圈。周,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对我说实话,我不会怎么样。说,你是不是有了另外一台车!”

    噌。

    激动的尤达带动了刀刃,灯光中刀刃快速下压,同一刻,周末的脖颈上出现了一个细微伤口,鲜血在伤口处汇聚出不大不小的一滴血滴,而后,这滴血顺着脖颈的弧度缓缓坠落。

    “这都是说的什么?我哪有别的女人!”

    “好吧,是夏洛特,昨天晚上那个疯女人蹦了出来,威胁我要去自首,让我永远失去你,于是我用三个小家伙的前途把她吓了回去,我更是因为这件事发愁了整整一夜,谁知道她会在什么时候出来。”

    尤达瞬间弹了起来,‘哐’的一声把刀扔在了桌面上,有些尴尬的说道:“呃~”

    “什么!”周末愤怒的吼了一句。

    尤达低下头道歉道:“对不起,我没谈过恋爱……今天整整一天我都在无法控制的想象中度过,我试过帮你解释,告诉自己你可能只是压力过大,但……一想起你今天早上的表现,我就会忍不住的去向你和另外一个女人的事,这个想法根本控制不住……”

    “尤达,嘿,尤达,嘘~,冷静,你需要冷静。”

    周末无奈的转过了头,又在对方的话语中将头转了回来,谁能责怪一个病人的过激行为?那时,他只能用手晃动着尤达的肩膀,希望这个女人不要在继续钻牛角尖。

    当然,他也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尤达,这个女人现在的表现和得到兰伯特死讯时候的表现完全不同,她的身上再也没有了强撑着的铠甲,而是把自己放在了周末的身后,在安全区里享受着不用独撑天地的舒适。这种时候谁要是敢和她抢周末,恐怕她会连那个女人带周末一起全毁了,与此同时,她也毁了。

    一直以来周末都没觉得自己在尤达心里拥有了如此重要的位置,直到今天,他才算是彻底清楚,像他和尤达这种人,感情模式只有一种,要么仅仅守住自己的情感丝毫都不外泄,要么,如决堤之洪般毫无保留。

    “你得吃药,尤达,无论是为了控制夏洛特出现的频率还是避免自己的多疑。还有,你得学会信任我的感情,得相信站在你面前的这个家伙有最起码的情感操守,也许,他会为了什么事犯法,但是,绝不会爱上一个跟他无法进行精神交流的人,明白吗?”周末想用最简单的方式告诉尤达,在此之前他有过和其他女人接触的机会,可那并不来电。

    尤达伸手扶着自己的额头说道:“我还记得在精神病院吃过的药是什么,应该不全,但是,你要能搞到那些东西的话,可能会对我的精神状况有帮助。”

    周末现在明白兰伯特为什么要用夏洛特这个第二人格替换第一个人格,原因是夏洛特比尤达稳定,她起码不会在看出任何征兆的时候完全按照自己的思维陷落其中。

    “好。”他答应了,安慰着尤达说道:“我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有魅力,有些时候,这些猜疑你完全可以放下。”

    尤达摇头道:“不,很多女孩都对你感兴趣。”

    周末苦笑着说道:“这怎么可能,我的工作环境中根本没有女人……”

    尤达转身从周末手里离去,从茶几上拿过手机后又走了回来说道:“你看。”

    周末接过手机发现了一款通讯软件的聊天记录,聊天记录中,以自己照片为头像的角色给另外一位女孩子发了他的一张照片,在那个女孩子惊呼‘上帝啊,我正在和洛杉矶第一神探聊天,先让我激动一会’中,聊天越来越深入,直到聊出‘我对你很感兴趣’,‘你也很风趣,我们可以尝试着继续接触’这样的话……

    “尤达,你在用我的身份去泡其他女孩,并以此吃醋??”

    周末永远无法知道他现在的表情有多么无法形容,那种震惊,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会明白。

    尤达稍有的露出了道歉的神态,恢复了一些的说道:“这不能怪我,谁让你早晨表现的那么奇怪,夏洛特的出现有什么不能说吗?”

    “¥#¥%#%%#”

    周末彻底无语了。

    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正确疏导尤达的精神问题,更无法想象出这样的尤达对着曾经的兰伯特到底干过些什么……(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