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九章 古怪的现场

    “嗯~”

    阳光照射在她的眼眶上那一刻,别墅中躺在客厅沙发上的女人不太满意的蠕动了一下,似乎很介意这道光线扰了清梦,随后,她有些厌烦的睁开了双眼,在睁开之后,又快速的闭上了。

    所有人都有过这种体会,那就是在没睡醒的时候醒来是一种痛苦,根本睁不开的眼睛绝不会如同休息够了一样那么愿意去看这个世界。

    “醒了?”

    周末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紧接着,一个温暖的笑意浮现在了她的脸上,躺在沙发上的她在扭曲之中满意的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后,并没有回答任何话语。

    尤达。

    周末通过对方的动作瞬间判断出了这个女人是谁,只有尤达在听见自己的声音后才会如此安心的躺在那,夏洛特恐怕会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惊恐,而后直接从沙发上弹起。

    “几点了?”

    尤达闭着眼睛问了一句,故意将一条腿卷曲着搭在另一条腿上,她似乎都能感觉到身上的睡衣正在缓缓滑落……

    “还早。”

    这一刻尤达睁开了眼,她眼前是一个坐在沙发上看向一端且陷入思考的男人,他的目光甚至都没在自己身上驻足,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嘀、嘀、嘀。

    周末的电话此刻响了,那时的尤达刚刚坐起身来想问些什么,可就在这一刻,周末接通了电话:“喂?”

    “SIR,普雷斯顿死了。”

    普雷斯顿!

    这是一个很久都没有出现在过的名字了,周末没想到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紧随其后的竟然是他的死讯:“怎么死的?”

    “跳楼。”

    迪伦的声音由电话中传出。周末无论如何也无法将普雷斯顿这个性格懦弱的人和跳楼连接在一起:“我们在市郊一处废弃厂房外发现了他,厂房大概有七层楼高。周围很空旷,从市区开车到这需要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

    又是市郊,这让周末想起了贾斯丁死亡时的位置,他的脑海中产生了一丝联想,会不会……

    “周,法医发现普雷斯顿中了毒,可具体是什么毒素还需要进一步化验,你看?”

    周末开始想不明白了,一个已经选择了跳楼的人怎么会中毒?要是自杀的话,中毒死亡和跳楼摔死难道最后的结果不是一样的么?

    “告诉法医和鉴证科的人先别动尸体。把你们的位置用定位软件截图发到我的手机上,我这就过去。”说完这些,没换过衣服的周末直接拿起了西装,脖子上的领带还是歪的,直到他走到门口换好鞋,‘咔’的一声打开了房门才停在了门口。

    那一秒,周末回头看了一眼。正看见尤达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用复杂的目光望着自己。

    他笑了,尽量让自己的笑容保留一丝能让人感到安心的平静,与此同时,尤达也正在用稍显干涩的笑意回应着他,很显然,他们都想用笑容让双方放心。

    吱~

    周末走出别墅的时候轻轻带动着房门,在房门轻响过程中。他这个洛杉矶明星警探穿着褶皱的衬衫歪带着领带走出了房门。手里还拎着那件昨天晚上在沙发上搭了整整一夜的西装。

    ……

    夏洛特、杀警案、军方制式武器外流案,周末的世界还没如此凌乱过。乱的他完全不知道脑子该往哪个方向使,每当想起一件事的时候,总会有另一件烦心事冒出来打断他的思路,可即便如此,他依然冲向了现场。

    呲。

    洛杉矶市郊,一栋被围墙环绕的厂房矗立在人烟稀少的区域,这应该是米国商业转型后,大量品牌开始将制造业外包留下的废弃厂房,然而这种厂房由于地理位置过于偏僻很难被地产商所青睐。

    “周,这里。”

    周末才从停稳的车里走出来,迪伦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那时,迪伦和自己的搭档正站在尸体旁边,鉴证科的人已经完成了所有取证步骤于一旁等待着,法医同样如此,因为没有周末的话,他们谁也不敢轻易挪动尸体。

    走过去的周末看到了趴在血泊里普雷斯顿,他穿着一身高尔夫休闲装,蓝色的T恤搭配着米黄色的裤子看起来很悠闲,像是刚刚打完高尔夫球。

    周末蹲了下去,这是他所发现的第一个疑点,毕竟高尔夫球不是工薪阶层能承受得起的运动,即便以周末现阶段的薪水,也未必受得了,普雷斯顿这个被从西部分局话事人位置上踢下来的警察,怎么可能消费得起?

    放下了这个念头,周末开始仔细看普雷斯度的皮肤,他发现普雷斯顿体内有明显的向外扩散的斑点,这种斑点不像尸斑,有点像过敏后形成的片状斑点,连颜色都相同……周末在此时抬起了头,扭头看向了法医,中毒,恐怕是周末鉴证学知识中唯一的短板。

    “这肯定不是普通的毒素……”法医知道到了自己说话的时候,于是,凑到尸体周围蹲下说道:“周警官,你看。”

    法医带着手套轻轻捏起了普雷斯顿的头发,一点不用力的向上拔起,发丝顺着他的手指直接脱落,头皮在拉动头发的时候被揪起,像是和毛囊已经脱离开似得,任凭发丝从头皮处离开。

    “从尸体的死亡时间上来看,普雷斯顿应该死于4-6个小时之前,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具尸体在跳楼死亡6个小时候会出现脱发症状,这是我初步怀疑死者中毒的原因,至于是怎么中的毒、什么毒素,很抱歉,我现在无法给出准确答案,这需要化验。”

    周末点点头,继续看向尸体时,法医继续道:“普雷斯顿没有遭受任何攻击,起码他身上没有任何伤痕。”

    迪伦也感觉到这件事的棘手,咒骂道:“从跳楼的位置来看,普雷斯顿应该是自己跳下来,如果是让人扔下来,他这么重的身体不可能落在距离楼梯如此之远的位置,没有人会在楼顶边缘用那么大的力量,这会导致杀人者失衡,没准会跟着掉下来;可要是普雷斯顿自己跳下来的,中毒怎么解释?凶手到底要普雷斯顿怎么死?”

    “大清早碰到这种难题,真是倒霉透了!”

    此刻,周末总算开口说话了:“去楼顶看看。”(未 完待续 ~^~)

    PS:  呃,欠两章了,我记得,周末之前补齐,是周六周日之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