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二十八章 承受不起

    清晨的楼顶,凉风不断刮起,楼顶上站着和周末一样整夜没睡的刘俊,他似乎觉得有点冷,长期熬夜的人总是会在这种清晨感觉到冷,于是,刘俊拽紧了自己的衣襟,以双手交叉抱着手肘的形式固定了身上那件牛仔衣的位置。

    周末站在刘俊的对面,而此刻的他,依然是衬衫一丝不苟掖在裤子里的警察,身上有无法撼动的框架。

    “你……来的好快,很多话我都没想好怎么说。”

    太阳高高的挂在空中,整幅画面之中,周末和刘俊仿佛是站在太阳两端的两个人,他们的身影如此之像。那时,刘俊说了这么一句话,说话的态度和见到周末时的那个男孩一样,语气没有丝毫改变,只是,在周末眼里,这个时候的刘俊,已经完全变了。

    他开始明白刘俊为什么玩了命的打工了。

    “我不是很急。”

    案情发展到这个阶段,周末已经预料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所有事,对于人性,他有一种近乎极端的敏感度。

    “是我杀了金泰熙。”

    刘俊的声音有些怯懦的传出,可周末却在这句话之后做了非常快速的补充:“这才是你把所有时间都安排满,通过不停的打工让自己一秒钟都不闲下来的原因吧?”

    在佛洛依德提出的‘自我、本我、超我’理论中,这个现象已经被完全的阐述了出来,人为什么会在犯罪后出现心理压力?这其中的缘由就可以在弗洛伊德的理论中找到,也和‘自我、本我、超我’三种属性息息相关。自我,可以被理解成兽我,是人从野兽进化为智慧生物过程中依然保留下来的天性。见财起意、见色则迷、贪婪、嫉妒等等可以被理解的原罪都是‘自我’的展现;超我则是在人类社会构建成熟,道德规范出现以后而形成的楷模型人格。这种人格会让人在为难之下舍己救人,或者说这种人格干脆就是人心中的道德屏障;而本我则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权衡。

    没有自我,那人不是人,是圣是神;没有超我,人只是兽;自我和超我若同时存在,人的精神世界将会成为充满冲突且无法缓解的战场,没有人可以受得了这种折磨,只有本我的介入才会让这种情绪缓和下来。因为本我中有一个相当重要的秉性是‘得过且过’,这也是人的天性之一。

    那么,什么时候本我无法平衡自我和超我的冲突呢?

    当内心框架完全被冲垮。底线彻底被磨平的时候。

    “金泰熙在被韩---正---民虐打后,给你打电话了?”

    这是周末的猜测,他觉得阮京既然会在夜店那种地方把金泰熙扔下,就一定是发生了不得不去处理的事,在这种情况下,金泰熙是不可能把阮京给拉回来的,那么。在韩国城还有谁能救她?被她打断腿的小混混?被她勾结越南人弄的威风扫地的柳生烈?还是其他已经被得罪光了的同学?

    不,都不是!

    她只能打电话给刘俊,金泰熙吃定他了。

    “是。”

    刘俊松开了一只手,用手背处靠近拇指的位置蹭了一下嘴角:“金泰熙打电话告诉我被人打了,让我去救她。”

    “当时你在干嘛?”周末多问了一句。

    “在夜店做果盘。”

    “机场附近?”

    刘俊点点头。

    事情就是这么发生的,金泰熙给刘俊打了电话,心里依然没有放下金泰熙的刘俊揣着水果刀冲向了韩国城内的夜店。他全部心思都在去救金泰熙身上。他放不下,放不下才回去用没完没了的工作麻痹自己。恰好。他有不得不去工作的理由,在这种情况下,刘俊选择了封闭内心对金泰熙背叛后的惩罚,选择一个人承担一切……

    他爱那个漂亮的女孩,只有爱的如此之深,才会发生接下来的事。

    “金泰熙被打的不轻,我本来是想送她去医院的……”

    “那为什么会变成杀人?”

    周末看着刘俊的双眼,当又一次回想起当时刘俊在自己询问中的样子时,他回想了那些尴尬的行为,那些不断出现的肢体动作,还有,语句间的间隔和那句‘如果找到了她,请告诉我’。

    刘俊根本就是在做最后的挣扎!

    他承受不起……

    “当、当时,我扶着她站了起来……”刘俊莫名其妙的开始结巴了:“她嘴角破了,连走路都成问题,可还是在不停的骂着‘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杀了他们那群混蛋!’,那个,那个疯狂的样子,让我愣住了,这不是我爱着的金泰熙。她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我的心凉了。”

    “她好像就没想过问问我这些日子过的怎么样……”

    “也没有朋友间相互帮助后的感激,我不明白,她为什么对我没有半点歉意。”

    刘俊在给自己找理由了,这绝不是他当时所想的,周末对这一点十分肯定。

    一个人,在犯下了让自己无比后悔的过错以后,会通过各种可能会联系到一起的********串联整件事,通过曲解很多东西来解释自己的出格行为是正常的。还记得校园枪击案的主角是怎么说的么?他说他们没有朋友,在学校里备受奚落!

    每个人都会在错误出现时,找到各种各样让自己舒服的理由,不写作业是因为讨厌学习,觉得课堂上老师教的东西没用;完成不了销售任务是这个世界上人情淡薄,没有人愿意用真心来帮助自己;出卖身边的人来获得职位是因为一将功成万骨枯,在历史中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

    “这---他---妈---算什么道理!”

    周末骂人了,要是刘俊在看到金泰熙和韩国城的小混混于校园门口接吻后冲上去给了那对狗男女一顿暴打,周末也许会鼓掌叫好,可是在明知道这个女人是个人渣的时候,你还在为毁了自己一辈子的错误选择用本我平衡自我与超我之间的差距,除了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周末什么也说不出来。(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