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二十四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不是韩国城的黑帮,不是越青,这是周末没想到的,他无法想象出这些青春洋溢的大学生在一个女生身上留下三十几处淤青和十七道刀伤,多残忍的正常人才能干出这种事?

    “现在,所有人保持安静。”

    周末说完这句话以后,慢慢吞吞的加了一句:“我们一起等待搜查令的到来,不过,在此期间要是有人知道事情真相并愿意说出真相,你们应该知道警方有从轻处理的权力。”

    黑人和韩裔留学生在周末这句话以后又对视了一眼,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些小动作全都被周末注意着,然而此刻的时间在沉默中于这间教室里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如流淌的河水,无法收回。

    那时,黑人是小动作最多的一个,他似乎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双手应该放在什么地方,不断的从极短的头发处挪动着手指,像是瘙痒难忍;那个韩裔大学生则没有那么多动作,可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教室内的墙角一动不动,宛如陷入了思绪中永远拔不出来。

    根据这些可以看出这些大学生没什么心机,还没步入社会的他们远没有可以控制情绪、肢体的镇定,这一刻,恐怕这两个家伙很可能会思考着即将出现的可怕后果,周末知道,只要在忍一会,只要一小会就会有人绷不住。

    “SIR。”

    黑人实在坐不住了,站起来申请道:“我想去厕所。”

    “迪伦。”周末回头看了一眼同事说道:“咱们跟他去。”

    迪伦提醒道:“别想着跑,我可不想成为下一个弗格森。”

    黑人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仿佛感受到了威胁一样在快要离开位置的时候突然抬起了头,弗格森枪击黑人的事件不可能有任何一个黑人不知道。这句话中带出的威胁意味已经到了就差说出‘我可不想杀了你’了。

    嘎吱。

    脸色开始越来越难看的黑人拉开了房门走了出去,那一刻。迪伦用手肘轻轻捅了周末一下,在伸手将自己的手铐塞到了他手里说道:“给我十分钟,我把实话给你问出来。”一个很明显的安好被传递了出去,借着,迪伦开始脱西装,似乎在为什么做准备。

    “WOW~你要干嘛?”很显然周末接受信号的速度非常开,而且在同一秒就开始和同伴打配合。

    周末伸手拉了迪伦一把,迪伦转头看向周末说道:“有时候必须给这些孩子一些教训,不然你认为他们会乖乖的和你说么?”

    “他会起诉你的,迪伦。”

    迪伦满不在乎的说道:“让他起诉好了。除非厕所里有监视器,不然我只要咬定这个家伙向逃跑,那么所有行为都是合法的。”

    周末和迪伦抬起头看向黑人的那一刻,迪伦掏出了手枪,黑人听见他们的声音扭过身看着周末慢慢举起了双手说道:“NO,相信我,你们不想这么干。我真不是凶手。”他怎么知道自己只是紧张的想要去个厕所,却掉入了这两名警察的圈套中。

    迪伦和周末熟练的运用着警察局内最管用的‘红脸和白脸’审讯技巧,这一招对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学生所施加的压力可想而知,黑人脸上的恐惧表情已经证明这一切。

    “滚进厕所里,趁着我心情还没有太坏。”

    迪伦没有用枪对准黑人大学生,他只是拎着,可一双眼睛中表现出的不耐烦已经足够了。

    “说点什么。”周末在旁边以看戏的身份催促道:“你得说点什么。不然我不可能拦得住他。”

    黑人慢慢往后倒退着挪动脚步。他不敢跑,因为一定跑不过子弹。可又不想这么被比如厕所挨揍:“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

    周末在话语中一点缝隙都没留的提高了音量回复道:“不,你一定知道的什么,你们都是同学,不可能有什么秘密隐瞒的住。”

    “别说了周,这种家伙一定要让他知道你的厉害才会乖乖听话……”

    “NO,他都要说了……”

    “可是他还没说……”

    “你一点时间都不给他,怎么知道他会不会把知道的告诉你。”

    黑人傻了,他亲眼看着周末和那个白人警探在走廊上吵了起来,双方的语速快的无法想象,每一句话都顺着他的耳朵进入了脑海,那一刻,他根本无法思考。

    “不,不,不不不,周,我没耐心了。”迪伦突然在争吵中叫停,随后根本不管周末的冲着黑人迈大步走了过去。

    周末急切的看着黑人,黑人眼前是迪伦看似失去理智的脚步,那时,他耳边响起的是周末的声音:“把你知道的告诉他,别让这个冲动的混蛋连累我!”

    一声嘶吼下,在紧张之中黑人被逼到了墙角,迪伦加压道:“滚进厕所里!”

    那只手抓住他肩头的T恤时,黑人仿佛看到了进入厕所后自己鼻青脸肿的惨状,他必须喝止这一切的说道:“我说!我说了!我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

    碰。

    黑人靠在了墙壁上,双腿弯曲的往下堆着,两只手挡在胸前已经不知道是否该推开就在自己面前的警察,作为一个黑人,他从社区内听了太多太多关于‘警察都是混蛋’的故事,那些街头的---毒---贩---、黑帮的---流---氓---、偷人东西的小混混无数次形容过警察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最不讲道理的人,然而从没犯过法的他,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很可能是黑帮分子站在警察的对立面上编排出来的,包括在警察酷刑下咬死了牙关都没出卖同伴的英雄气也许是哆哆嗦嗦一进警察局就交代了一切的懦弱。

    但是,在这一秒,这些东西都变成了压垮他精神世界的负累。

    黑人恐惧的瞪着眼睛、微张着嘴,在这种恐惧下他的后脑勺都顶在了墙壁上,可脖颈却由于角度的问题向前翘着,他是真的无处可躲了。

    “是韩!”

    “是韩打了金泰熙,还有他们周围的一些韩国留学生,我没动手,真的没动手,我就是在一边看着。”

    迪伦在墙角处把那个黑人拉了起来,用轻蔑的眼光看着他:“为什么不早说?”

    “我和韩在一个屋子里……”

    “是谁杀了他?”周末趁热打铁:“用刀捅了足足十七刀?”(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