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二十二章 父亲的背影

    十二个小时以前……

    ……

    金俊浩落寞的站在周末家别墅门前,他像所有父亲一样充满了怒火,耳边满是录音中的那些人对自己女儿的诬蔑。

    对,就是诬蔑!

    金俊浩始终认为自己的女儿不会是这些人所说的那个样子,也不可能是那个样子,尽管她有些刁蛮、有些任性,可那又怎么样?哪个富家小姐不是这个状态?你们凭什么诋毁她?

    他忍不住了,带着翻译直接去了女儿的学校,那股压制在内心中的苦闷和急切被瞬间点燃。

    金俊浩能找到宿舍中的门牌号是因为周末在记录这些东西的时候有个习惯,他习惯于将被调查对象的资料用自己的声音录在每段录音的前头,这么做是为了方便日后查阅,也正是这些资料帮了金俊浩、让他记住了宿舍的门牌号,然后,冲了过去。

    翻译也只能跟着去。

    他去了管理不怎么严密的宿舍,在天没黑下来之前风风火火间被怒火充斥着顺着门牌号用力推开了房门,紧接着,从女儿失踪以来的所有思念、憋闷、着急全都骂了出来!

    “吖!狗崽子们!”

    “是谁给你们的胆量诋毁金泰熙?”

    “喝……西八,她怎么对不起你们了?啊!”

    “花你们一分钱了吗?”

    “你们凭什么看不起她?”

    叫骂声在男生宿舍内响了起来,走廊里的人很快速的聚集到了这间房屋的门外,屋里一名抱着吉他的大学生和正在电脑前玩游戏的大学生愣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后,很不理解为什么会突然有一个大叔找上门来为人缘最不好的金泰熙出气。

    可这并没有阻拦住金俊浩的发泄。父母维护子女的心情愈演愈烈,他在说话中无法控制的伸出手指不断在改变方向中指着房间内的两名大学生大吵大嚷:“你们是什么东西?!”

    “你们为什么要在金泰熙失踪以后。当着寻找她的警察说出那些话?”

    “是想让一个千里迢迢从韩国赶过来的父亲这辈子都找不到她吗?你成功啦!”

    “我有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自己的女儿啦!”

    “开心啦??!!!”

    金俊浩骂到这突然间崩溃了,他能从周末明显带有泄气性质的情绪中感觉到这名洛杉矶明星警探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

    他是一个创业者,知道一份工作一旦失去了最初的初心,开始遭遇千难万险的时候会给人带来怎样的打击,这种时候要是这份工作开始让你越来越不开心,放弃的事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但是这不是事业,这件事谁都有可能放弃,唯独他金俊浩不能!

    那是他的女儿,亲眼看着老婆十月怀胎;亲耳听着连续半年都睡不好觉以后,用了将近一年多的时间才听到一声‘爸’的幼稚童音的女儿。那是血脉相连的亲情,是他的心头肉。

    房间内,两名留学生被触动了,只是谁也不愿意白白挨骂,其中一名留学生站了起来,走到了金俊浩的身边,用平静的语调说道:“你。是金泰熙的父亲吧?”

    他们也是从韩国来的,在沟通上没有障碍。

    金俊浩依靠着门框,脸上挂着韩国男人遭受打击后市场会表露出的柔软,用手抹了一把嘴边喷出的唾沫,低着头没有回答。

    “如果你是金泰熙的父亲,我愿意为你从韩国到米国来寻找女儿的这份心情,和你说这些话。金先生。我们不清楚你从哪里得知了在警方调查中我们的供词。不过,当警方来调查的时候。我们给出的口供是有法律效益的,无论记录这份口供的形式是录音、笔录、录像中的任何一种形式,哪怕只是在来往信件中的笔墨描述,都已经会在法庭上生效。”

    抱着吉他的韩国留学生没站起来,将吉他放在一边说道:“金先生,你知道对于我们这些留学生来说,给出假口供的后果是什么吗?是犯罪,在这里犯罪不光要被抓,还会被遣返回国。”

    这两名留学生并不清楚周末被停职的事,他们只知道面对警察时给出假口供的后果。

    “金先生,这意味着什么,不用我说了吧?”

    韩国留学生看着金俊浩继续道:“金先生,看到你门后的那些同学了吗?如果你真的确定金泰熙不像我说的那个样子,如果你旁边的这位女士可以为你翻译英语,那么,你马上就会看到事实。我一个人可能撒谎,但是这里这么多人,不会每一个人都撒谎的对吗?”

    韩国留学生用英语说道:“同学们,警方在调查失踪案的时候找到了我们两个韩国留学生了解金泰熙的情况,也希望从我们的口中知道金泰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告诉了警察,我说金泰熙是自大、骄傲、爱撒谎、不识好歹、乃至瞧不起穷人的人。要是你们认识金泰熙,也对我说的这些有不同意见,麻烦你站出来。这位是金泰熙的父亲,他在听警方转述了我的描述后认为我在诬蔑他的女儿,我不接受这种指控。”

    翻译把这段话转告给金俊浩后,这位父亲真的回头去看了,所有人都能从金俊浩的状态中看得出来,这位父亲是多么希望有一个人站出来否定这一切,可惜,走廊里尽管站着很多人,却安静的像是空无一人的街道。

    片刻后,就在金俊浩近乎绝望的时候,总算是有个黑人说了一句话:“韩说的没错,金泰熙不是好人。”

    这句话从翻译的嘴里钻入金俊浩的耳朵里时,他的目光在抖!

    这不是演技,也不是好莱坞电影特效,那是一种泪光浮现在眼眶后,永远不愿意去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而表现出的状态,目光中极为抵触的反应证明一件事的事实在完全逆反的方向被证实了,出乎预料的结果逼着你不得不去相信。

    一个男人,一个父亲,在韩国经历了多少苦难才有了今天的身价和地位,可换了一个国度后,轻飘飘的几句话打击的他连腰都直不起来!

    众人凝望中,金俊浩落寞的离开了……

    那走出宿舍的背影要多沉重有多沉重,这个消息真实的让人不敢相信。

    路上,金俊浩似乎变成了哑巴,回到酒店后抓起冰箱里的啤酒罐拉开拉环一口干了一罐也没能从凉气中平静浮躁的心情,于是,他喝了第二罐、第三罐、第四罐……喝光了冰箱里所有的啤酒。

    太累了,醉醺醺的金俊浩解开了衬衫扣子穿着拖鞋睡在了床上,没盖被,双腿分别在床角的两侧,脑子里昏昏沉沉,似睡非睡的昏迷着。

    嘀、嘀、嘀。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当彻底进入深层睡眠的时候,金俊浩被电话铃声吵醒了,拿起电话那一刻,他再次陷入了石化。

    今天实在太难过了,刚刚知道了自己女儿在别人眼里的状态,紧接着周末就告诉他有可能发现了金泰熙的尸体,这让连女儿租的房子都不敢住,怕脑子里胡思乱想的金俊浩怎么接受的了?

    周末留下地址后挂掉了电话,又过了许久金俊浩才清醒过来,他要去看看,不管那具尸体是不是泰熙,不管金泰熙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样,我是她的父亲!

    我,不能让她死在米国!(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