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十八章 留学生世界里的黑洞

    朴淑媛是不是好女人周末不想评价,可是当夜幕降临,风化组和老卡尔等人扫了一栋两层楼的独立屋,将在秋天只穿了一件薄纱外套的韩裔女子带出那栋房子时,周末有一件事更看不明白了。

    夜,警灯在韩国城一条街上闪烁着,独立屋两侧的邻居纷纷走出家门,他们站在自家门口对这间屋子指指点点,与此同时,目送警方将一个个衣着不整的男女送上警车。

    这是在任何国家都时常发生的一幕,周末也没兴趣知道这些男女在那栋房子里干些什么,他关注的不过是金泰熙失踪案中,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线索,那就是朴淑媛。

    朴淑媛是打了金泰熙并将其只扒的剩下内衣的女人,在此之前她可不是妓女,甚至还是黑帮老大身边的女人,这样一个女人,究竟为什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这期间,又和金泰熙有什么联系?金泰熙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她身边的人仿佛中了瘟疫一般,一个比一个倒霉?

    “周。”

    凯趴在了黑色休旅车的车窗上,他身后站着一个女人,一个只穿了黑色薄纱外套、能让人清楚瞧见内衣的女人:“人在这了。”

    周末没下车,被凯趴在车窗上以后,他想下车也下不去了:“谢谢。”

    “能晚点收队么?”

    凯回头看了看那个女人,又看了看周末,不明白对方意图的回应道:“没问题。”

    随即,周末冲着朴淑媛冷着一脸说道:“上车。”

    穿着高跟鞋的朴淑媛绕过了车头,在没带手铐的情况下没有任何逃跑的趋向,她有些畏缩的拉开了车门,然后,安静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红蓝相间的警灯就在车窗前不断晃动,她的脸随着灯光变颜变色。

    “为什么在这?”

    周末知道一些留学生的生活,很多女孩子从国内出来没人管束以后,眼睛里会逐渐失去一样东西,这东西没有形状,可是它能维持一个人的本性,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种方法可以让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轻而易举的拥有本需要更多努力才会获得的生活,假如没有它的约束,女性的地位只会越来越低,它的名字叫——道德。

    用钱可以买到的女人是女人么?

    不,是商品。

    你什么时候见过一个男人跟商品讲道德?

    如果连道德都没有了,还谈什么地位?

    “我知道你是谁,知道你是什么人曾经的女朋友,也知道你在一所学校门前和几个伙伴联手扒光了一个女孩的衣服,还打了人家一顿,现在,我要知道金泰熙、柳闵烈、和你之间的所有事,你可以不说,结局是,你将被移民局拘禁,90天以后等待遣返,遣返文件上会著名你触犯了什么法律,这份记录将会出现在你于韩国的档案上。”

    没错,朴淑媛就是一名‘留学黑’,所谓的‘留学黑’并不是指以留学的名义黑过来的人,而是只这个人原本真的是来米国求学,在求学的过程中她自己承受不住辛苦主动放弃了学业转而成为‘非法移民’。这种人在被学校彻底开除以前,按照法律,可以在米国境内打工,可以办理银行卡,可以考取驾照并,拥有该银行卡的永久使用权,哪怕以后成为非法移民。这也就是米国为什么如此之多辍学者可以开车、打黑工的原因,毕竟刚来米国的那段时间他们的身份是合法的。

    朴淑媛很漂亮,不是整出来的漂亮,她拥有一双小眼睛,这双眼睛被放在了所有女人都渴望的标准鹅蛋脸上,恐怕这也是这个标致的女生成为黑帮头目的情人的原因。

    “SIR。”

    “回答问题!”

    不用怀疑,这就是警察和正常违法者交谈的态度,什么‘你好、请问’这类言语只有在领导来视察的时候才会出现在审讯室内,周末还在国内的时候见过一个不足十六岁的少年犯不停的管他同事叫哥,结果,那位同事直接回了一句:“谁---他---妈---是你哥?”

    呃,接下来的这个故事有些老套了,如周末所想的一样老套,朴淑媛在讲述整个过程的时候,不断的解释着:“SIR,我也不想成为今天这个样子,我也是个普通的女孩,我真的没办法看着别人拎着普拉达的包而自己没有。”

    “是,我没有一个富裕的家庭,可是之前我没打算违法,我是被逼的,我只是个舞女!”

    这种女人动情的阐述给周末带来的只有厌烦,她手舞足蹈的解释着自己怎么从舞女成为妓女的过程,讲述着在某天早上下班回到公寓之后,亲眼看见韩国城的黑帮大哥柳闵烈搂着比她还要白嫩的金泰熙,可等她疯狂的轮包砸过去,把柳闵烈惊醒后,没想到……

    柳闵烈没有半点愧疚,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直接拽向了浴室,那壮如蛮牛的大体格抡圆了满是肌肉的手臂一巴掌将其扇倒在地,随后,他伸手拉断了浴室喷洒的输水管,握住喷洒开始疯狂抽打朴淑媛。

    “我以为他爱我!”

    朴淑媛眼眶中真的有泪水,这是她真实的感情表达,她的眼影花了,为了让眼睛更大而画烟熏妆已经变成了熊猫眼,在这个过程中有些冷的她缩了缩腿,根本没穿裤子的白嫩大腿紧夹着。

    她也是娘生父母养的,在韩国肯定也是家里的宝贝儿,现在呢?

    好好的留学生,为了过上富有的生活成为了舞女,好,那是你的自由,在---脱---衣---舞---俱乐部展露身体可以赚到更多的钱尽管被法律所允许,但是,这个时候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再会尊重那个穿着衣服的你,因为你从淑女变成了---婊---子---。

    种族歧视?

    如果---脱---衣---舞---女---行业也算种族的话,对不起,总会有个冷漠的世界用---玩---弄---的目光看着你,你跑不了,还无法提告!

    “我真的以为他爱我!”

    朴淑媛又重复了一遍,很显然她还以为自己是个大学生,跟随在柳闵烈的身边是一种追求真爱。

    可能吗?

    柳闵烈这种黑帮头目会把一个让各种肤色的客人看过的身体当做今生挚爱?哪怕他只是活在阴暗环境里的老鼠,那时候在他眼里的你,不过是被人抛弃后发了霉的奶酪,而且,在背叛你的那一刻,连一句抱歉都不会有。

    谁会和---婊---子---道歉?

    “可他把我打的遍体鳞伤!”

    朴淑媛说到这的时候充满恨意,周末在余光中看到这个女人穿着罗马鞋露出的脚趾都在用力蜷缩。

    “所以我打了金泰熙,我有什么不对!”

    朴淑媛大义凛然,和黑帮为了抢地盘、为了兄弟被打伤之后的报复完全持同一种态度。

    “可是,我没想到柳闵烈就是个混蛋,他居然在金泰熙的谎言中找到了我,当着金泰熙的面,让人把我卖到---妓---院---!!!”

    实话实说,周末之前或许还有那么一点点触动,说到这的时候,只留下了斜过去的眼神。

    “SIR,我说了你需要的,你会放了我的,对吗?”

    周末冷峻的表达着:“那要看你说什么,我在找金泰熙,她失踪半个月。”

    朴淑媛直接把柳闵烈卖了,开口说道:“肯定是柳闵烈干的,他经常绑架留学生,然后勒索远在韩国的家人,因为他们不敢报警!”

    另外一个处于留学生世界中的黑洞冒了出来,留学生绑架案!(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