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十一章 混搭的韩裔少女

    威斯丁-蓝餐厅是韩国城内一家非常高档的韩式餐厅,主营韩式烤肉,可是周末坐在这家餐厅内的时候,翻开菜单却发现这家餐厅对大多数留学生来说,绝不是最佳场所,因为这里太贵了,贵到一顿饭至少需要200美元,是至少,不是人均。

    周末在唐人街住过,也在分局当过巡警,所以他对留学生的生活多少知道一些,在洛杉矶的留学生如果有时间的话一定会体验一下当地美食,尽管米国的食物真的很一般,可来了一趟米国,总是要感受一下他们的风味。于是,The-Ocean-Park-Omelette-Parlor会成为很多留学生体验洛杉矶美食的早餐站,此处的蛋卷饭极为十分可口,关键在于他们店里直到2014年早餐价格依然维持在人均10美元左右;至于午餐选择就更多了,比如由明星经营的Maple-Drive就是追星族绝不愿意错过之处,据说有人亲眼在这见过麦当娜大娘,还有人见过皮特;如果想感受洛杉矶的怀旧风,可以去Ed-Dedevic’s,这是家以米国50年代风格为主的餐厅,很受情侣欢迎,其装潢、服务人员穿着都是50年代风格,还时常有非常激烈的摇滚乐助阵,至于施瓦辛格开的Schatzi-on-Main也是一个不错的去处,哦,对了,还有以三明治而闻名的Philippe’s-Original-Sandwich-Shop,农夫广场正门处的Knott’s-Berry的鸡肉,其果酱和草莓派也曾引起过风潮,且284克瓶装款在2014年只卖1.7美元。

    经过比较之后,威斯丁-蓝肯定不会是最佳选择,或许,这只适合那些有钱孩子回味家乡的味道。

    “周警官?”

    在周末召唤服务员决定点什么之前,一名穿着西装的亚洲男人走了过来,他的英语比金俊浩强了太多太多,基本上属于那种在洛杉矶待了很多年以后,无论是从口音上还是词汇量上都能和米国黑人站在一起逗贫的类型。

    “你怎么会在这?”

    “上帝,我看到了社会版霸占了A1页面头条新闻足足一个星期的明星警探!”

    “周警官,是不是韩国城出现连环杀手了?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么?我保证,只会帮忙不会添乱。”

    周末扭过头笑了一下,他觉得自己快变成瘟疫了,到哪哪死人。他看着这个男人走到身边后,慢慢站了起来,礼貌性的伸出手问道:“你是?”

    “威斯丁-蓝餐厅的老板,宋政仁,你可以叫我威斯丁。”

    宋政仁有些胖,四十岁的年纪,高高的将军肚让他身上的衬衫显得非常宽大,而肚子处又刚好合适,这导致衣着很不得体。

    “你是这家餐厅的老板?”

    “没错。”

    周末伸手道:“请坐,我正好有一些问题想要咨询。”

    宋政仁双眼放光的坐下,似乎很喜欢听侦探故事。

    “宋先生,一年前威斯丁-蓝餐厅向警方报警说餐厅被砸的事情,您还有印象么?”周末很随意的问着。

    宋政仁的回答让周末有些意外,这个生意人倒是没表现出任何紧张成分,只是,话语间透露出来的信息,很值得怀疑:“我当然记得,那是一年前的冬天,晚上九点,我们正准备关门,我还记得自己在和当时在这工作、现在已经回韩国的员工开玩笑,没想到的是,两辆车突然停在了门口,车内走下十几个人,他们闯入店中开始砸玻璃,砸酒架上的酒,砸我的冰箱……”

    周末打断道:“我想问的是,当时你明明报警了,为什么没有告诉警方任何嫌疑人的名字?甚至,没告诉警方你和任何人在那段期间发生过得争执?”

    “因为我并不清楚是谁干的啊。”宋政仁看着周末,双手搭在餐桌上,他和周末中间隔着一个用来烤肉的铁架。

    “是么?”

    周末笑了笑,说道:“宋老板,你是1985年跟着父母移民到米国的,当1992年黑人在街头发生的暴乱中,你曾持枪和很多韩国人一样站在街头保卫自己的财产,还在交火过程中打伤了一名黑人。是,当时很可能是因为年轻气盛,现在老了不愿意惹事,但是总不至于向警方记录的那样,你说自己当时在财产受到威胁的时候,害怕的只顾逃跑了,连对方是什么人种都没看清吧?宋老板,这份如今已经被输入进计算机的陈年档案里还有更有意思的东西,你想听么?那就是当时你的所有雇员都在口供中说自己在仓惶逃命,居然没有一个人告诉警方是什么肤色的人来闹事。”

    这件事有些神奇,1991年一名15岁的黑人女孩在韩国人的超市内偷东西,被老板娘抓住后将打翻在地,就在这名黑人女孩以为自己就要成功的时候,韩裔老板娘在她的背后开了枪,最终法庭宣判的结果为,韩裔老板娘被罚500美元和400小时的社区服务。因此,黑人对韩国人的仇恨始终没能得到宣泄,在1992年黑人暴乱中,韩国城成了被滋扰最严重的地方,那时的韩国人纷纷拿起了枪守卫自己的财产,没枪的人去枪械用品商店买枪也要战斗,其中有人为了保护自己的珠宝与黑人在街头开了十几枪,宋政仁就是这场种族战争中的一员,还亲自开枪打伤了一名黑人,最有意思的是,这场动乱中,韩国人和黑人互有死伤,未分胜负。

    “为什么?为什么恰巧当天餐厅门口的监控录像坏了正在修理?为什么一个1985年来到洛杉矶的韩国人眼看着自己的餐厅被砸,连得罪过谁都忘了?”

    宋政仁看着周末很委屈的说道:“周警官,我是被害人,我没犯法啊!”

    “你真的没犯法么?”

    周末拿出手机,找出金俊熙的---推---特---说道:“在你得餐厅被砸前一天上午10:00,有一个女孩发了一条---推---特---,内容是……”

    “周警官,这件事都过去一年了!”宋政仁显然没想到明星警探莅临自己的餐厅,第一件事竟然就要查他给出的虚假口供,这个打击让这位已经四十几岁的韩裔大叔灰头土脸。

    周末没继续念下去,而是冲着宋政仁笑了笑:“巧了,今天我也不是来查这件案子的,不过我对这件事的判断是,当天来砸你店的人,就是韩国城中你惹不起的一伙人,这伙人受雇于金泰熙,只是你的店被砸之后,你根本就不清楚这伙人的来历,这才选择了立即报警,随后,有可能是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有人给你打电话威胁了你,这才让你给出虚假口供欺骗警方,导致这件案子至今都破不了。”

    “宋先生,你得告诉我那些人是谁。”

    宋政仁看着周末,很为难的说道:“周警官,我开这家餐厅耗尽了所有心血,不想将精力放在不必要的争斗中。”

    “争斗?当年和黑人的争斗就不是争斗么?为什么换成了韩国人,宋先生就愿意被欺负,选择忍气吞声呢?”周末一点都不理解这些韩国人的想法:“还有一件事我想你必须知道,金泰熙,也就是一年前为了小小争执雇人砸了你们餐厅的那个女孩失踪了,至今为止,失踪了整整十六天,你的同胞金俊浩也就是金俊熙的父亲昨天晚上跪在了我的门口,红着一双眼睛要用全部身家去换女儿的一个消息,无论死活。”

    “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宋政仁愣了一下,看着周末,许久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一边是从他口袋里拿钱还美其名曰保护费的黑帮,另一边,是雇佣黑帮砸自己店铺的富家女生父,说实话,如果可以,他谁都不想帮,可是听到一个父亲跪在了洛杉矶明星警探的门口,愿意散尽家财只求一个消息的时候,他有点,松动了。

    “周警官。”

    周末看着他。

    “我们这次谈话不会被记录在警方的档案之中吧?”

    “你放心,我绝不会和任何人说见过你,走出这个门口以后,我会当做从没找过你,同样,也不用你出庭作证。”

    宋政仁点点头说道:“那好,周警官,我可以告诉你我知道,但是,金泰熙这个女孩我真的不太熟悉,而且一年前来砸餐厅的人不是韩国人,是,越南人!”

    “什么?”

    周末这回算是碰见新鲜的了!(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