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九十五章 全身发冷的贾斯丁

    有些时候一件事情的改变会自然而然的将两个人放置在对立面上,你会很奇怪的发现自己从未对其表现出敌意的人在莫名其妙之间怒目相视,你们俩的关系就此一发不可收拾的走向决裂。

    比如贾斯丁和周末,周末杀亚当是为了自救,这无可厚非,贾斯丁作为FBI调查这起案件自然也是秉承公义,破案本就是FBI的本职工作、天经地义,可在这一秒,贾斯丁是在推周末去坐牢,周末不得不用豁免令拯救自己和契科夫;再比如眼下周末借助舆论的收要救契科夫,这件事因周末而起,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可舆论掀起的时候,贾斯丁马上就站在了周末的对立面上,他想吗?契科夫干掉了古苛替周末报了仇,只是舆论掀起的那一天开始,民意纷纷开始指向FBI和法院,民众不管契科夫是否违反了法律、是不是违规办案,你贾斯丁只要起诉了契科夫就是罪人。

    有一句话默克尔说的一点都没错,贾斯丁要想把这件案子办成铁案,他就会失民心、就会挨骂。

    除非……

    用双手去改变舆论走向。

    他这么做了,一个本可以秉持本心、心无旁骛办案的FBI探员干了一件愚蠢的事,贾斯丁希望能向周末一样彻底操纵舆论,从而成为洛杉矶第一个在FBI成名的警探。

    谁没有虚荣心?

    谁不想在作出成绩以后身前一片赞誉,怎么我贾斯丁按照程序破案最终的结果就是万夫所指?

    他不服!

    有时候这股不服输的劲头是动力,可有些时候,这股不舒服的劲头会变成吃人的地狱三头犬,连骨头都不给你留。

    贾斯丁可以不理会闲言碎语的办案。他可以,但是贾斯丁没有。这一步踏出去身后已经被堵上厚厚的墙,再回首,只能向前无法后退的事实逼着你去承受所有该承受的结果。

    下班的时间到了,贾斯丁看着网络世界里面对周末的一片谩骂时,他笑了,在他心里,这个早就该在去年夏天被关进监狱的警察要不是动用了什么肮脏的手段怎么可能知道墨西哥人的---毒---品---藏在哪?

    现在,是时候自食其果了。

    你以为这一切都过去了?

    你以为这签署了豁免令就结束了?

    民意之下的道德会在证件案子爆发出来的那一刻彻底压垮你,让你无从申辩!

    按照他的意图所汹涌澎湃的民潮带给了贾斯丁胜利的快感,这种快感在贾斯丁去见周末的时候已经出现了。不然绝不会有接下来忘乎所以的行动。

    他的老搭档乔曾说过‘你还太嫩’,可贾斯丁始终不这么认为,他觉得乔说他嫩是因为乔已经老了,你用拥有六十年经验的目光去看到正在潮流之中的三十岁警探,谁能不嫩?

    “贾斯丁,还没走么?我们先走了。”搭档和他打了声招呼以后和同事们去过自己的欢乐时光了,那时。贾斯丁正在收拾桌面上准备递交给法庭的材料,其他警探慢悠悠的走出来这件公共办公室,随后……

    “SIR,请问贾斯丁警探在么?我们是AMC的记者,想采访他。”

    “我看见贾斯丁了,他正在那收拾文件。”

    杂乱的脚步声在走廊内传了过来,贾斯丁笑了。这次采访他已经料到了。在周末被抹黑、喷臭以后,侦办这件案子的人一定会成为媒体追逐的目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

    片刻间,成群结队的记者出现在了FBI这一层办公室的门口,十几名摄影师开始在公共办公区内寻找机位,记者们有的举着话筒、有的举着手机并打开了录音软件的凑了上来,贾斯丁还真有了点大明星的感觉。

    “不要乱,注意安全。”

    “小心,记者先生,你差一点被绊倒了。”

    他还在帮忙维持秩序!

    贾斯丁的同事们也笑了,站在门口处指指点点的说道:“看吧,咱们FBI也要出一位大明星了。”

    “早就该轮到我们了,要不是马修那个老家伙舍得动用警察局的宣传部为亚当和周末铺路,谁先出现在媒体报道中还不一定呢。”

    咔、咔、咔。

    闪光灯闪烁下,贾斯丁听不习惯的眨着眼,他甚至本能的去扭头、去闭眼,可还没激动到用手去挡那些光芒的地步,因为他心里清楚,现在还不是激动的时候,也许明天、也许后天,等这些报道在网络的世界里发酵,到时候在激动也来得及。

    一抹骄傲出现在了贾斯丁的脸上,他很想在采访结束以后给乔打个电话,在电话里只说一句:“记得买明天的报纸。”

    “SIR,请问您是契科夫案的主要侦办人对吗?”

    贾斯丁点点头,尽量保持风度的微笑回答:“是的。”

    贾斯丁的同事正在看着他、记者们也正在看着他,此刻公共办公区像是出现了一座神台,等待着贾斯丁一步步走上去……那美妙的感觉只有当事人能体会到!

    “请问贾斯丁先生,您为什么要诬陷周末?”

    诬、诬陷?

    贾斯丁听见这个问题后仿佛被闪电击中一般的木在了当场!

    怎么会这么问?

    记者是怎么知道的?

    不可能啊!

    “请问你为什么要泄露FBI资料库的资料给媒体,从而造成舆论上对周末的同情付之一炬?这么做对你本人,或者FBI有什么好处吗?”

    第二个问题被记者问出来以后,贾斯丁之前的感觉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他根本不清楚记者到底从什么渠道得知了这一切。

    看那一台台被摄影师扛在肩头准备记录下自己表情的机器,看那一个个举着话筒或者手机准备录下自己话语的记者,这是谁挖的坑?

    贾斯丁觉得自己掉到坑里了。不管怎么伸出双手期待着有人来拉自己一把都只感觉到无限下坠!

    “为什么不回答我们的问题?贾斯丁先生,请问你到咖啡店用USB传输文件是不是因为专业知识告诉你无论用自己的电脑还是FBI的电脑都有可能被人抓住漏洞?你的行为究竟是FBI针对警察局的行为还是你个人对周末的报复?”

    其余记者听到这个人问出了该问题以后纷纷在心里竖起了大拇指。还是你们电视台的玩的专业啊,直接上升到组织层面了,那要是挑起了FBI和警察局的官方公众号互喷以后可有乐子看了。他们也不管这个问题是谁问的了,干脆都在脑海深处记住了这一句,完全没有任何羞耻心的把这个问题当成了自己的。

    “贾斯丁先生,请问你诬陷周末的行为是否是记恨他因为破获了要案所获得豁免令?这是否意味着周末在洛杉矶警察局的崛起成为了你根本躲不开的高压?一个曾经差一点就被送进监狱的杀人犯如今能够成为被民众所熟知的著名神探,是否对你的生活造成了困扰,导致每次醉酒之后在电视上看到有关周末的新闻都有一种想要砸了电视的冲动,恨不得骂所有赏识周末的都瞎了眼?”

    “这是不是你诬蔑周末的愤怒源泉?”

    贾斯丁忍不了,他从没有被逼到过死角。那种强压就在面前徐徐降下,让你躲不开也避不了的最终连头都抬不起来的压迫感正让他和几天前的周末一样开始胸闷,而他,根本没做过开胸手术!

    “谁说我诬蔑周末了!!!”

    “你们是从哪来的小道消息?”

    “知不知道诽谤FBI在职警探是国家执法部门的一种侮辱!”

    贾斯丁在咆哮,疯狂的宣泄着来自心底的压抑感,他绝不相信由硅谷冒出来的那家快倒闭的网站会牵连自己,如今整个世界都在关注是不是黑警、他为契科夫鸣冤是不是另有所图的时候。谁会在意信息的源头是哪?谁又会有本事调查出这一切?凭这些记者?不可能!警察局?光一个契科夫已经足够让他们上蹿下跳了,更何况每天还有那么多案件!

    不对!

    贾斯丁在反击之后发现所有记者的目光都变了,那是一种猎鲨船用血腥味道引诱鲨鱼的捕鱼人在看见鲨鱼进入狩猎范围之内的欣喜感,这种感觉怎么会出现在记者脸上?

    “贾斯丁先生,也就是说,你从没有泄露过FBI的资料?”

    贾斯丁心里一惊,在如此急促的问题之中他觉得自己的话说的太满了。这些记者要是没有真凭实据怎么连自己去咖啡厅用USB传输资料这件事都知道?

    愤怒之下。贾斯丁的脑子转慢了半拍,可就是这半拍让他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他该怎么回答记者的提问?

    说自己没泄露过FBI的资料?万一这些家伙拿出真凭实据怎么办?

    说泄露了?

    白痴也不会这么干!

    贾斯丁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的同事。期待着他们能过来救救自己,哪怕是将这些记者去赶出去也好,别管用什么理由。

    然而,这个时候那些FBI在贾斯丁的关注下选择了默默的转头,随即,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了……

    他们也不想如此冷漠,可!

    大哥,那是泄密,你老人家一高兴就把资料泄露了出去,这个时候谁敢和你站在一起,不想混了吗?

    “贾斯丁先生!”

    “贾斯丁!”

    “为什么不回答我们的问题?”

    贾斯丁仿佛已经看到了明天早上各大媒体将所有消息都爆出来以后,那个身败名裂的自己……全身发冷。(未 完待续 ~^~)

    PS:  晚上有事,这一章提前更新,下一章晚上八点更新,呃,六点左右回不来,所以,是这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