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九十一章 你挡住我的阳光了

    法院接受了警察局专属律师的提议决定公审契科夫案的当天,网络上原本一面倒的情况出现了不可思议的逆转,那些在前一天还坚定支持契科夫的人开始倒戈,纷纷根据法院的决定展开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猜测。

    那一天,乃至至此之后的整整一个星期之内周末拿着手机上网的时候都承受着巨大压力,因为民意这把双刃剑在对手的反击中,闪烁起了寒芒。

    “法院受理了契科夫的案件,并同意警察局专属律师的意见决定公审契科夫?开什么玩笑,我是看错了么?”

    “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洛杉矶司法体系中的那些人都眼瞎了吗?”

    质疑声于警察局官网下纷纷出现的瞬间,一个匿名账号回复道:“你们都让人骗了,契科夫的搭档周末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从德州借调来加州的时候这个家伙就顶着‘黑警’的名头,随后更被牵连进了杀人案,据说他是亲手干掉第二任搭档亚当的凶手,此人隐藏极深,动用了种种手段转瞬间就成了整个洛杉矶的英雄,还蛊惑人心的想把和他臭味相投的契科夫从法院救回来。”

    “嘿,这是警察局的官网,说这些话你得有证据。”

    “证据?你们自己去搜索一下塞西尔酒店杀人案,看看那是不是证据!”

    周末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愣住了,他把手机上的警察局官网关掉,在搜索‘塞西尔酒店’的那一刻,有关于塞西尔酒店案件的前因后果全都出现在了一个不知名的网站上……

    有人泄密!

    泄密的人不光将塞西尔酒店楼顶的始末全都掀了出来,还将德州的事情都摆到了台面上。其中包括周末的汇款记录!

    “天呐!”

    “周,是黑警?”

    “为什么德州的巡警可以连续收到5000美元、10000美元这种大额汇款?”

    “那契科夫呢?”

    没人管你是否动了那笔钱。当民众看到了汇款记录的那一刻,网络上瞬间掀起了对周末的口诛笔伐。

    “英雄?狗屁!周末收着黑钱还在镜头前讲述警察的孤独、正义,难道你忘了自己是个杀人犯吗?难道你不记得洛杉矶第一神探亚当究竟死在了谁的手里了吗??!!”

    “上帝啊,我居然在支持这种人!”

    “我已经分不清这个世界上的黑与白了,谁来告诉我整件事究竟是谁对谁错?”

    一个星期,一个星期的时间内周末、契科夫成了洛杉矶这座城市最有名的两个名字,这个名字在网络上的搜索率超过了被媒体爆出已经分居的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朱莉,超过了卡戴珊和两个篮球运动员之间扯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超过了每一部开始上映的好莱坞大片。

    一个星期以后,已经不光是洛杉矶为这个案件侧目了。整个加州都已经陷入到了疯狂的讨论之中,硅谷名流于甜心宝贝的不伦恋无人再提,凡是印有周末、契科夫名字的报纸杂志会被加州百姓一扫而空,每个人都想知道点别人不知道的新线索,以此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半个月过去了,这股火焰燃烧到了整个米国,米国总统在接受访问时被媒体直接问出了:“总统先生。请问您怎么看待周末与契科夫案件?”的问题,那一秒,米国总统那张黑脸上的表情你无法想象,整个场面无比尴尬。

    从这一天开始,契科夫案已经可以和弗格森枪击黑人案相提并论了,只是这件案子的后续并不是黑人的大游行,变成了周末本人在案件中引火烧身!

    凭什么说周末是黑警?

    某家网络媒体为了搏新闻点和流量在自己的新闻首页打出了占据全屏的一个惊悚标题。该标题下足足罗列五页来证明周末的‘黑’。

    第一页。周末在蒙泰克镇的豪宅被媒体找了出来,问‘请问哪个刚入职的警察可以住得起这种房子?’。

    第二页。一台宝马车的照片占据了整个页面,那台已经被运往古巴的宝马车旧照也被翻了出来,问‘这是周末的座驾,请问谁在出来工作的第一年能开得起这种车?’。

    第三页,让周末最无法忍受的一页出现了克里斯蒂娜的照片,这群无良媒体将克里斯蒂娜前世今生都翻了出来,她的家庭、不幸的婚姻、为了给两个孩子治病而拿的黑钱,还在结尾处继续提问道‘这就是周末第一任搭档的真面目,一个为了钱与黑帮合作的黑警’!

    第四页,蒙泰克警察局局长德瑞克独自死亡后的悬赏金额!他们把这次悬赏金额都找了出来,继续提问道‘入职两个月的巡警凭什么破获奇案?没有黑恶势力帮忙,你信么?’。

    第五页,周末已经上交的那张银行卡的汇款记录被贴在了网页上,最后,只留下一个问题‘洛杉矶警察局,请反驳!’。

    周末看到这马上就看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贾斯丁为了毁了自己已经无所不用其极!!

    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你恨周末没问题,动用各种手段来毁周末也没问题,把德瑞克和已经死了的克里斯蒂娜牵连出来干什么?

    连死人都不让人安息么?

    愤怒燃烧着周末,可他内心火焰越蹿腾表面表现的就越平静,平静到了看完这个网站以后连深呼吸都没做,只是安静的端起水杯润了润唇。

    那时他的脸已经恢复了少许红润,伤口传来的疼痛感越来越少,连手术之后的病人时常会出现的‘惯性疼痛’的心理作用都不曾出现过,甚至没有表现出任何惆怅。因为他知道,敢贴出这些东西的网站绝不会害怕他周末站出来一字一句的去和对方打嘴仗,这正是所有媒体和大众所需要的效果,你们打的越热闹人家的点击率越高,越赚眼球。

    罗杰坐在病房里看着周末,用有些担心的语气问道:“周,我们是不是先找到尤达,然后带着契科夫一家离开洛杉矶?”

    “你想跑路吗?”

    周末被罗杰的话给逗笑了,扭过头看着他问道。

    “当然不!”

    “可是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吗?这个时候你只要站出去,无论说什么都不会被不理智的民意彻底淹没。”

    周末在病房里靠坐在床上回应道:“不,这只是看上去最好的选择,我们的确可以带上契科夫一家离开洛杉矶,然后,整个世界的舆论都和我们没有关系了。我们可以去米国的西部,随便花点钱买一大片土地当一个轻轻松松的农场主,也许二十年、也许三十年以后没人记得这件事的时候,我们还能在回来转几圈,你是这么想的,对吗?”

    “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去中西部的路上一旦遭遇警方的盘查,该怎么办?”周末看着罗杰非常严肃的说道:“到时候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杀了他!”

    “尤达已经被通缉了,她的脸被警察看到后,我们身后会出现无穷无尽的追兵,除了杀人,你还有更好的办法么?”

    “好,我们假设不留痕迹的干掉了那个警察,尽管这件事的难度系数超过100%,相信我,我这么干过,就像网站上写的,亚当就死在我的枪下。那么当地警察局莫名其妙失踪了一个警察这件事,同样会掀起另一个舆论风暴,加上我们逃跑的事情,肯定会成为笼罩在头顶挥之不去的霉运光环。这,和你所想象的日子符合么?”

    罗杰摊开手臂问道:“那我们还能怎么做?”

    “扶我起来,我该去晒晒阳光了。”周末掀开了身上的被子,忍着疼在罗杰搀扶之下慢慢起身。

    “这个时候不应该出去吧?楼下都是记者。”

    周末先走到了窗前看了一眼,他刚露头医院楼下准备围堵他的记者纷纷按动了快门,闪光灯把晴天闪烁的如同阴天不断出现的闪电,窗前一道道光芒不停闪耀。

    “走,我们下去。”

    罗杰扶着周末问道:“周,你没听见我说什么吗?”

    “听见了,但是,从现在开始你得学会该怎么应付一名警察所要面临的危机,而不是在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脑子里只剩下逃跑两个字。”

    “你根本就没教过我该怎么成为一个警察。”

    “那不是警校应该教你的么?”

    他们走出了房门,在电梯‘叮’的一声打开后,两个人走了进去。

    ……

    楼下,无数记者正在低着头看相机上的画面是否清晰,可就在这一刻,记者蹲守的位置发生了骚乱。

    “看,是周末,他出来了!”

    “这种时候?他怎么敢出来面对媒体?”

    “周先生,请问对洛杉矶闹得沸沸扬扬的新闻您怎么看?”

    “周警官,您真如新闻当中所说的那样,是个黑警吗?”

    “你为什么买得起那么贵的房子?有人爆料称你在洛杉矶还打算买下另一栋豪宅,目前那栋豪宅已经开始了装修,请问钱从哪来的?”

    周末只是笑笑,顺着围堵他的人潮慢悠悠向前移动,当移动到医院门前的花丛附近,随意找了个座椅坐了下来,笑眯眯的说道:“这位记者先生,能往后站站么?你们想要拍照我没意见,问问题也可以,不过,你挡住我的阳光了。”

    那名记者站在原地左右瞧了一眼,很吃惊的看向身旁的同行说道:“这个人,疯了吧?”

    那一秒,每一双眼睛都在关注着周末那张表现的十分轻松,轻松到已经充满魔性的脸!(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