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七十九章 熊出没!

    多米尼克是一个地名,是一座位于加勒比海小安德烈斯群岛东北部、东临大西洋、西濒加勒比海的一个岛国,还记得在那生活过的人曾这么评价过它,那是美到无法形容的地方,每次雨后彩虹横跨过生长在山侧花团锦簇的树,你都会觉得置身于天堂之中。不过,在米国,在洛杉矶,多米尼克一般都会是人名,又或者一间酒吧的名字。

    比如因为古苛的到来而清场的这间酒吧。

    多米尼克酒吧内,古苛坐在只有尤金和保镖环绕的位置,这里没有其他人,只有播放着音乐的胶片式投币点唱机循环播放着一首俄罗斯民谣。那是一首为反法西斯战争胜利而创作的歌,这首歌曲在男中音歌唱家嘴里铿锵有力,可古苛听这首歌的原因却不是本意,出人意料的地方在于古苛来酒吧之前那首歌就在播放着,他只是赶上了、还懒得换。

    人往往是这样,一旦确定下来要在一个环境中长时间停留,那么,这个从未留下和你相关痕迹的地方将会变得特别不顺眼,更甚者会觉得哪哪都是毛病,但是真正要离开的时候,视角会产生180°的极速转变,也许昨天最为被看不上的东西会在今天变得无关紧要,‘随他去吧’这句话时时刻刻都会占据着你的脑海,毕竟你马上就要不属于这儿了,而这儿,也将不属于你。

    古苛就是这么想的,他觉得今天这件事在明天早上将会沸沸扬扬,米国政府恐怕会拿出对待墨西哥一样的态度对待洛杉矶地区的西伯利亚人公司,也许,回到俄罗斯以后能不能回来都不一定。那这间酒吧里播放什么样的歌曲还重要吗?

    唯一可惜的是……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地下帝国。

    古苛将手里那杯伏特加端在嘴边,心里想着:“喝吧。醉了以后时间会过的很快,也就,不用思考这些了。”

    呲!

    酒吧外一台蓝色猛禽在急刹车中斜着停在了路边,当车门打开那一刻,穿着皮西装、牛仔裤的契科夫走了下来,这个男人拎着帆布包向酒吧门前走了过去。

    嘎吱。

    酒吧的房门被推开了,契科夫在空荡荡的酒吧内一眼认出了正坐在沙发上喝酒的古苛,他做出了一个十分大胆的举动,在古苛的十名保镖都看向他的那一刻径直走了过去,根本无所畏惧。

    “SIR。今天这间酒吧不招待其他人。”

    保镖看见契科夫进来的同时就已经发觉了这个人的可疑,这是一个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战斗气息的男人,尤其是那个极为平凡却根本没有拉上拉链的帆布包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来酒吧消遣的普通人应该拿的,所以,保镖团当中的一个脱离了人群,拦住了契科夫。

    “我要见古苛。”

    契科夫很坦然的说出了这句话,这头熊终于动用了自己无比稀少的智慧。他知道古苛一定会放他过去,并让他贴近,因为他是警察。

    “契科夫警官,为什么周警官没一起来?”

    古苛挥了挥手,这股自信来源于克雷格并没有被抓到。

    保镖侧过身体让开了,可那双眼睛始终盯在契科夫身上,一寸都不曾移动过。

    契科夫长驱直入的来到古苛身边。进入凹型沙发坐内后。一屁股坐在位于正中央靠墙坐在那的古苛左侧,而此时那些保镖的位置也拉近些许。尤金则坐在古苛的右侧。

    碰。

    契科夫将帆布包放在了沙发上,不疾不徐的从保内掏出一把装着八发子弹的******压在帆布包上:“周末被狙击手枪击了,有人用了一百万美元雇佣克雷格来洛杉矶向他开枪。”

    “上帝啊,怎么会这样?”

    由始至终都不曾看那把******的古苛瞪大了眼睛假装惊讶,还关心的问道:“他没事吧?”

    “我只想知道克雷格在哪。”契科夫讨厌谈判,讨厌绕圈子斗话头,向来直来直往的他干脆省略了把事情缘由摆在桌面上的步骤,直接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古苛扭头看了看四周的保镖,见周围人散落在沙发坐的各处时,脸上充满疑问的回应道:“SIR,这是又来向我打听情报么?”

    “凭什么?”

    “你们觉得来自俄罗斯的古苛拿了警察局的薪水、还是你摆在沙发上的那把破枪对我产生了致命威胁?”

    一时间,众多保镖纷纷撩开了西装衣襟,他们的腰上全都挂着枪套、枪套内别着手枪;尤金坐在契科夫对面恶狠狠的咬着牙,满脑子都是当初被契科夫吐了一脸口水的画面说道:“你根本没机会开枪,信么?”

    当时这群保镖的位置是三个人在酒吧后门附近的座位旁边,三个人在撤离酒吧的必经之路上,还有三个人站在尤金的身后,剩下的那一个,始终在契科夫不远处盯着他。眼下的局势对契科夫非常不利,只要他伸手摸向******,恐怕这间屋子里的所有保镖都会同时开枪,那时,契科夫即便快到把古苛打成了马蜂窝,最后的结果也只能是被保镖的手枪击毙。

    “古苛,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如果三十秒内你不回答我的问题,我、会、杀、了、你!”

    契科夫一字一句的说出这句话以后,从容的伸出手,用另一只手拉开衣袖开始看表,仿佛多一个字都不愿意在说。

    古苛火了,他被周末欺负是因为那个来自东方的混蛋用了太多圈套,导致身为西伯利亚人公司首脑的自己不得不瞻前顾后,现在怎么着?你一个警察局内的莽夫还来这一套?别忘了你的身份,一个警察能在这间空荡荡的酒吧里干出什么离谱的事来?更何况自己还有十一个人的战斗力!

    “哼!”

    无所顾忌的声音顺着古苛的鼻腔传出,这宛如信号般让所有保镖都把目光盯在了契科夫身上,那时,契科夫看着手表:“10。”

    “9。”

    “8。”

    “……”

    “3。”

    “2。”

    “1。”

    他掀开了自己身上的皮西装!

    一路从西伯利亚人公司门口尾随古苛赶到这间酒吧的契科夫把手伸向了皮西装内衬口袋处,紧接着古苛周围所有人保镖开始同步掏枪,尤金直接站了起来,所有人想的都是同一个问题,那就是不管契科夫从口袋里掏出什么来,都不能让他有后续动作。

    周末始终不明白契科夫的脑子是怎么长得,那是因为在非战斗时这个家伙从未显出与智慧相关的任何属性,可是,一旦涉及到战斗,这个家伙就像是……天才!他总能结合环境做出最佳选择,且从不出错。

    周末很少给一个人如此高端的评价,天才这样的字眼在周末脑海深处更少安在谁的头上,但是,他把这样的赞誉送给了契科夫。

    单手抓着衣襟、另一只手探入皮西装内的契科夫掏出来一个令所有人都为之震撼的物体,这个东西拥有矮小却圆润的身躯,通常情况下人们称呼它为——手雷。

    所有保镖在这个东西出现在契科夫手里的时候同时愣住了,这已经不是开不开枪的问题了,上过战场的他们看到军方制式防御性手雷出现在面前时,唯一能想到的词汇就是毁灭。

    契科夫手快到让人目不暇接的地步,他抓着这颗手雷在无数枪口下亮相的刹那,抓着衣襟的手迅速松开,随即,手雷的保险被拔下,保险片被他死死捏着。

    咕噜。

    古苛凶狠的咽了一口吐沫,脸上挂着难以掩饰的紧张。

    “我知道罪魁祸首是你,但是,我还是要亲手干掉向周末开枪的家伙,古苛,我给你一个选择,你的选择范围是,现在就被我干掉和告诉我克雷格在哪后、我先去干掉他,然后在将你干掉。”契科夫往前蹭了蹭,他把大长胳膊伸了出去,铁钳般的大手捏住了古苛的脖子:“你知道我不是周末,我也不会威胁什么人,我要马上知道答案。”

    平稳的气息从契科夫身上散发出来,他恐怕是现场唯一一个不觉的手雷危险的家伙。

    没有人想是否要开枪的事儿了,古苛的保镖团从盯着契科夫直接转换到了盯着这头熊手上的手雷!

    这个转换如此自然,毫不生硬。

    “你不敢!”

    古苛咬死了契科夫是一名警察的身份,他绝不相信这头熊会如此愚蠢。

    契科夫笑了,那张僵硬的脸笑的很灿烂:“回答错误。”

    他松开了捏着古苛脖子的手,用同一只手在对方愣神的时间拽开了紧扣在对方身上的裤腰带,随后,握着手雷的手松开了食指和中指压住的保险片,那保险片在所有保镖的关注下‘啪’的一声弹飞!

    “我愿意为周末坐上电椅!”

    契科夫往前一探手,直接将手雷塞进了古苛的裤裆里,下一秒,这头熊猛往后仰,整个沙发在巨大身躯的力量带动下迅速后翻……

    空!

    全场傻眼。(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