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六十四章 圈踢,脚脚踢脸!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对于康纳斯来说,他更擅长的是谋杀案,可接连在米国见证水准最高的两个州待过、还专门和李昌玉这位鉴证学大师学过的康纳斯对鉴证学的造诣同样不低,也就是说,他是个全才,一个在处理凶杀案的全才,唯一的问题是……他对米国黑帮了解吗?

    “SIR?”周末提醒了一句。

    康纳斯站在那面墙前方仔细看了几眼,瞧着在灯光下闪烁的玻璃丝说道:“隔音!”

    这两个字说出来的瞬间,整间屋子的人都明白了一件事,康纳斯绝非空有其名,尽管他说的没有周末详细,可最终的目的并未说错。

    老卡尔站了出来,于所有人中再次提问道:“SIR,那么,从单一证据上来说,我们应该向什么方向查下去呢?”

    “呃……”

    康纳斯突然发现他把自己架的太高了,要是没有前边对比利的训斥,刚才回答出类似问题的时候恐怕会让反黑及缉毒科内所有探员竖起大拇指,因为在他们心里这是周末的专长,那可是个拿着各种鉴证类专业书籍能一看就是一整天绝不挪动一下的家伙。但是,训斥了比利的康纳斯激起了所有人的逆反心理,您是明星警探对吧?您什么都懂是吧?

    好,那这个案子你来!

    你不是牛么?

    凶杀案不是你专长么?

    这间地下室一共死了八个人,你总不能连个调查方向都说不出来吧?

    “我需要时间……”康纳斯根本就不了解案情,他需要了解整个案情的经过才能下判断,可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哪还有人允许他思考?

    比利直接顶风上的站在老卡尔身边说道:“SIR。我们不是让您抓人,就是想问问调查方向。难道您连一个调查方向都想不出来?”

    “够了!”

    周末打断了比利的话,狗腿子似的呵斥道:“你们知不知道在和谁说话?这位是内华达州的明星警长,整个拉斯维加斯警界最敬重的人,他是客人,康纳斯警长尽管是要去凶杀科代替奎恩的,可在没有正式进入凶杀科以前,他还是我们的客人,客人,客人,懂吗!”

    老卡尔差点没保持住脸上的严肃。险些笑出来,心道:“周末啊,你就捧吧,你是不是觉得康纳斯把自己架的不够高,非得亲手托他上天在让他摔下来?”既然明白了周末的意图,老卡尔自然会配合:“客人?客人直接进入别人的凶案现场颐指气使难道是维加斯警察局的常态?”

    比利落井下石道:“我还以为这位客人全知全能呢!”

    “你!你们!”康纳斯瞪大了眼睛。

    周末安慰道:“SIR,千万别生气。千万别生气,冷静点,您得保持风度,警长先生怎么会和这些粗野的警探一般见识?算了,您就告诉他们一些调查方向吧,也算是指点指点他们。”

    康纳斯觉得周末这完全是在添乱,他又不是长期在洛杉矶驻扎的警探。这满墙的弹孔明显就是一种报复。在这种情况下不了解事情的原委乱下判断、出现了冤假错案谁负责?可周末的话仿佛给他束缚上了一层枷锁,让康纳斯根本无法发怒。警长啊、绅士啊,这摆明了就是在按住了他的双手拉偏架。

    老卡尔伸手用手背轻拍了一下比利说道:“嘿,配不上警徽的小混蛋,既然咱们的内华达州神探解释不了,你来给大家解释解释怎么样?”

    噗……

    鉴证科正在工作的科学怪人们都笑了,他们也希望看着康纳斯出丑!

    鉴证这东西还真是就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中的武无第二,文无第一是指当两位人文造诣达到了一定水准以后,他们写出的文章、诗句会由不同风格创造出读者的不同感受,簇拥者无论如何争辩也说不服对方;武无第二可不一样,谁强谁弱打一次马上见分晓,这和鉴证科完全没有任何分别,谁强?看破案率!

    那鉴证科的科学怪人们还受得了?

    亚当死了、周末在反黑及缉毒科,整个凶杀科一团散沙,连个领头人都没有,他们就算是再有能力也撑不起办案人的思维,那科学怪人们能服鉴证水准的排名么?在《CSI》这部美剧大系列当中,洛杉矶可不比拉斯维加斯差,凭什么一到排名上洛杉矶就得从各方面都是万年老二的城市一下屈居第三位?

    “嗯。”比利清了清嗓子,按照脑子里的记忆说道:“这墙上紧贴着墙壁的地方是9层5:8比例的石膏灰,然后才是纤维玻璃和玻璃丝,再用胶纸粘好……”周末的原话在地下室还没落下去几分钟就又被提起,鉴证科那群人已经不再偷笑了,开始明着露出充满恶意的笑容。

    周末是谁?这是到了鉴证科都会被一群鉴证人员围着问东问西的男人,可这个男人从没指责过别人,到哪都和颜悦色,就算是不高兴了,最多也就是叹口气,绝不会在鉴证科里给别人难堪;你康纳斯呢?你是什么东西!到别人的地盘上骂人不说,到现在还没分出到底谁才是敌人,还在这炫耀什么啊?

    没人不承认康纳斯的能力,他们讨厌的是这个人的态度!

    “康纳斯警长,综上所述,这种过个瘾方法来自于80年代横行米国的哥伦比亚---毒---枭---,当时隔音材料还不想今天这么普遍,效果也没有今天的好,所以,那些人才会用处这种办法。这么做的好处是,在地下室内---制---毒---机器和抽风器同时开启也不会有半点声音跑出去,不然谁会把毛毯钉在墙上?---制---毒---时产生的有害气体会让人失明、咳嗽,患上各种呼吸道感染,他们不想活了吗?”

    比利说到最后甩起食指报仇雪恨般说道:“我配不上警徽?我看有些人同样配不上凶杀科的那间办公室!”

    “天呐!”皮亚尼奇无比夸张的惊讶道:“比利,你什么时候懂这么多?上帝啊。你那脑子到底是什么做的?连‘内华达州明星警长’不知道的事你都知道?那你说说这件案子的调查方向吧?”

    比利继续学舌:“这种方法不可能平白无故出现在这,这说明这间地下室的主人手里起码握着一个曾经为哥伦比亚工作的高级---制---毒---师。很有可能是个哥伦比亚人,更有可能的是……”比利说到此处卖了个关子:“你觉得咱们的案情让外人听见,会有什么帮助么?”

    太能装了,明明是当时周末就说到了这、他比利难以为继,结果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又用眼神给了康纳斯一个嘴巴!

    周末一扭头,赶紧把笑意收回,他终于知道那种‘虎躯一震’式的后果了,要是自己当初在蒙泰克也摆出康纳斯今天的姿态,不是缩头缩脑的混到了头顶有副局长、脚下有一种生死之交托着才崭露头角,恐怕这一顿‘圈踢’指不定都挨多少回了。也许这身警服早让人使绊子给扒了也说不定。其实他能理解康纳斯,这个家伙是那种典型的米国白人,高傲,到哪都愿意用自己所长先给别人一个下马威,以此证明自己是谁,然后在用小恩小惠团结周边,在拥有足够威势的情况下形成一个集体。米国人很爱这么干,他们不怕争议且享受争议,嘎嘎大娘不就是其中的翘楚么?

    但是身为华人的周末不一样,他更愿意审时度势积攒未来,等拥有足够的基础才崭露头角,这就是华人所谓的十年磨一剑。

    “过分!”

    周末说完这一句以后康纳斯抬脚就要走,他赶紧拦住低声道:“千万不能走。SIR!您不知道洛杉矶警察是什么情况。你只要走了,那就会马上成为一个笑话。你希望自己刚到洛杉矶就被信任警探奚落的事传的人尽皆知么?还记得么,外面全是媒体,万一他们出去和媒体耀武扬威……”

    唰。

    康纳斯一皱眉,他是警界明星,身上有羽毛,有羽毛的人可以邋遢,却忍不得任何污点这是共性。犹豫中,康纳斯停下了脚步,看向周末,他总觉得,这个家伙……有点怪。

    能不怪么?

    他周末就是在利用你对当地黑帮组织的不了解,借比利的嘴在狠狠抽你的脸,谁让你连这间屋子里谁是头儿都没弄清楚就开始乱说话?刚才你用警衔斥责比利的时候,不一样也是在比利不拥有的因素在欺负他吗?人家怎么了?不懂还不能问啊?又没问你!

    周末假意左顾右盼,希望找到一些东西的时候,将目光落在长条桌上的一堆实验器材上,顺手拿起一个烧杯问道:“SIR,这是什么?”

    康纳斯忍着怒火,接过烧杯看了看、又闻了闻:“碘。”

    “果然是来自维加斯神探。”周末又一次给康纳斯来个托举,就差将他送到云层上了。

    老卡尔紧追周末的尾音说道:“这位神探,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在---制---毒---工序中,碘是干嘛的?我们都知道这个程序是什么,在科技发展到了今天的地步,已经很少看到有任何---制---毒---工厂内用这种东西了,还有红磷。”他又拿起一个烧杯放在康纳斯身前。

    康纳斯瞬间明白过来了,这是个套!

    那个周根本不是好人,他一直在害自己,不然刚才赌气的自己已经走了!

    康纳斯是凶杀案专家,这屋子里可能只有他不知道---制---毒---是个什么过程,这就叫隔行如隔山。可是……自己没得罪周啊?从来到这开始,自己不是一直都在积极的拉拢周末,因为在这间警察局,只有他和自己身份相同,是从最底层爬上来的明星警察,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比利又站了出来:“明星警长,您又不清楚了?”

    “碘和红磷同样是哥伦比亚---毒---枭---的制---毒手法,还不明白?那好,我告诉你,记住了,碘,在‘冰’快烹制完成的时候加入能增加药效,也就是瘾君子所说的‘劲儿’……”

    此时,楼上脚步声响起,根本不知道楼下发生了什么的汉默斯走了下来,他直奔周末说道:“SIR,有发现!”

    康纳斯彻底看呆了!

    同级警探居然称呼周末为——SIR!

    快要把眼珠子瞪出来的康纳斯总算明白了,眼下这些人中,周末才是头儿,刚才自己骂的是他的手下!!!

    怪不得他要坑自己,还站在和自己同一阵线上偷偷刨坑!

    想要扣瞎双眼的感觉在康纳斯身上浮现,那种交织在一起的懊恼快要焚烧掉他的心脏,这会儿,这位维加斯神探感觉到胸口发闷,呼吸不了的憋闷瞬间涌了上来。

    “说啊。”周末正经了起来,全神贯注的看着汉默斯。

    “SIR,我在走访群众的时候在不远处的居民门前发现了摄像头,他们的解释是该区域治安不好,为了防盗才这么做,可是我在监拍他们家门口的监控中里看到一个老女人,那个女人和进入这栋房子的几个男人有过交谈。”

    卡尔马上反映了过来,开口道:“是玛丽!”

    周末伸手抓住地下室楼梯扶手大步迈了出去:“去看看。”

    顷刻间,整件地下室内的警探全都跟了过去,契科夫无所事事的走到康纳斯身旁继续气他道:“反正我要是你,我肯定打他,我肯定打他!让人这么奚落,我是忍不了……”他这是从医院出来以后一直找不着动手的地方憋坏了,巴不得有人敢动周末,然后……

    康纳斯斜着眼睛看了契科夫一眼,嘴都是歪的!(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