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五十五章 老油条害死人啊

    反黑及缉毒科最忙碌的一个星期过去了,周末在这个星期内创下了连续四天没下班的记录,那时的他困了就睡在巴勃罗的办公室,醒来以后便生龙活虎的开始工作,幸运的是,四天以后,契科夫这位新任沙展走马上任,比马修预计的还快了三天,不幸的是,这头熊在战争开始之前……实在是没什么用。

    阳光下,契科夫捏着一个汉堡靠坐在办公桌上狠狠一口咬了下去,那时候他发现自己好像不太喜欢当官,更不愿意处理整个部门的事,其中最讨厌的就是各种签字,出勤要签字、报告要签字、怎么连来上班了谁下班早走了也要签字?难道这不是警探局吗?为什么有点像是大楼里某间公司?

    所以,他想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办法。

    契科夫拿足了官威的走到周末面前,一本正经的说道:“周,我以反黑及缉毒科沙展的身份通知你……”

    周末正在忙着看监控录像,最近接连几家便利店被抢让他们很头疼,偏偏这个时候契科夫对他说了这么一句:“什么?”周末从低着头在电脑上观看抢劫过程的监控上抬起了头。

    “我是说,我以沙展的分身通知你,老子不干了。”

    那给契科夫神气的,站在周末的办公桌前用非常犀利的眼神看着他,宛如在说:“你能拿我怎么着吧。”

    “啊??”周末被吓了一跳:“契,你不打算当警察了?”

    “NO,我不干这个沙展了,我烦了,我不喜欢签字。不喜欢在考勤表上画一整排的‘√’,你知道的。咱们搭档的时候连报告都是你在写。”

    周末生生给契科夫这个臭无赖的样子气笑了,反唇相讥道:“你什么时候干沙展的工作了?分配案件的事我在做、协调每个新晋警探的负责区我在做、连给每位警探的换油卡都是我给巴勃罗打电话以后,得到了授权才用螺丝刀撬开了他的柜子。SIR,你要是实在找不到借口让我把最后一样签字的工作也帮你完成,麻烦你用稍微和善一点口吻对我说‘兄弟,这活我真完成不了,你能不能帮帮我’。”

    契科夫伸手在头上挠了几下,然后左右看了一眼,见没人注意到才对这周末说道:“兄弟,这活我真完成不了……”可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周末实在憋不住笑了。这头熊萌起来你真招架不住:“周,不准说出去,我现在是沙展了,不是吗?这是命令。”那单手拇指插在裤腰带上的样子简直和西部片电影中的牛仔一模一样,还是非常神奇的那个。

    “嘿,谁吃了我的汉堡?那是我的午餐!”

    比利在茶水间门口看着屋子里所有人喊了这么一句,他身后。是打开保鲜室柜门的冰箱。

    契科夫拿着汉堡咬了一口,上下牙咀嚼的‘嘎吱吱’直响,生菜叶子在他嘴边一点点被咬了进去,唇边还挂着一丝白色。

    那一秒,比利的双眼如瞄准镜一般锁定了契科夫,迈着大步冲他走了过去,当站在这头熊对面。面对着比他高出整整一头的棕熊。充满愤怒的说道:“契科夫沙展,你回来三天连续吃了我三顿午餐。难道我一定要在自己的午餐上贴上标签你才会去动别人的么?”

    “这是你的汉堡?”契科夫换一只手拿着汉堡,把手指塞进嘴里---吸---吮---着说道:“我说怎么连续三天都是同一种口味。”

    老卡尔习惯的开着玩笑说道:“比利,你犯了新人最常犯的三个错误之一。”他都忘了自己只比比利早进入反黑及缉毒科一个小时,居然以老资格的态度教育起了别人。

    “开什么玩笑?”比利回头瞪着卡尔说道。

    周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难得轻松的看戏,他心里清楚,有老卡尔这种搅屎棍的出现,肯定有好戏看。

    “我像是开玩笑么?这是反黑及缉毒科所有菜鸟都会犯的错误,1.忘记了罪犯和被害人的名字、2.不恰当安置手枪、3.和契科夫抢吃的。”老卡尔一脸认真的继续道:“你一直在SWAT对吧?难道你不清楚去年整个特别行动局都冲到了西部分局去抓契科夫的事?他一个人撂倒了四个警察!”

    契科夫又咬了一口汉堡搭腔道:“四个。”

    比利狐疑的看着卡尔问道:“那不是因为……”

    “你想说因为黑警事件?算了吧,就算是伍德是黑警和契科夫有什么关系?他是周末的搭档又不是伍德的搭档,他管得着么?”卡尔贼兮兮的看向了电梯门方向,怕外人听见一样把整件事变得更加诡秘道:“真正的原因是这头熊有病,他讨厌别人和他抢吃的,你不知道这些从特种部队出来的家伙是什么脾气,他们在训练时在丛林里必须依靠一块饼干生存整整一个月,你想这种人离开部队后怎么可能对食物放手?啧、啧、啧,你和他抢吃的?我告诉你,伍德就是因为他和抢一块披萨,被打的牙都掉了不说,还连累其他三个巡警!”

    契科夫将最后一口汉堡塞进嘴里,继续不清不楚的搭茬道:“牙都掉了。”

    “哈哈哈哈哈……”列奥诺娃趴在办公桌上实在忍不住了,直接乐出了声。

    老卡尔伸手在她后背上狠狠捅了一下,低声道:“笑个屁,你要是不想自己的午餐被契科夫吃掉,马上把笑声憋回去。”扭过头,老卡尔一脸惋惜的对着比利说道:“惨极了。”说完,拉着列奥诺娃的胳膊,连拖带拽的说道:“别他妈笑了,吃饭去。”

    比利听说了那件事,可当时出警的人里面没有他,当他再一次看向契科夫的时候,这厮立马停止了---吸---吮---手指的姿势,仰着头从比利面前走过,还发出鼻音道:“哼~~”

    噗。

    周末也忍不住了,靠在轮椅上笑的直哆嗦。

    比利上前问道:“SIR,这是真的吗?”

    周末摆摆手不说话道:“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能带你去吃一顿。”

    比利推着周末的轮椅,不死心的继续问道:“是真的么?”

    契科夫用大油手拎着外套跟了过来,直接栖身抢过比利手里的轮椅推着就往前走。

    周末骂道:“你这头熊啊。”

    契科夫晃悠着脑袋根本不拾周末的笑骂,回应道:“我没吃饱。”

    叮。

    电梯门打开那一刻,契科夫推着周末走进了电梯,只剩下比利一个人在那发愣时,他沉声道:“你不想吃饭了啊?”

    比利这才反应过来:“哦!”

    在新墨西哥区出生入死都没怕过的比利看见这头熊时,莫名其妙的被老卡尔给忽悠怂了,周末在电梯里沉吟道:“老油条害死人啊。”(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