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二十八章 危险源自自身

    唐人街,周末将自己的出租屋收拾的一尘不染,干净的茶几上再也没有了吃剩下的餐盒、原来的文件和档案都被分门别类的放在文件夹里立于沙发靠背之上,他甚至还给这些档案都填写了名称……直到整个房间窗明几净,连地板都泛起了光泽周末才用带着胶皮手套的手握着湿乎乎的抹布站在窗户旁欣赏着自己的劳动成果。

    而此刻,他的目光显然是虚幻的,把家里变得更干净也不是周末的目的,他在思考,思考由昨天晚餐引起的一系列转变和最终为什么会突然暴走、以及最重要的,该怎么处理整个事件的后续。

    当、当、当。

    敲门声在最不该响起的时候出现了,周末眼看着就要想通这一切、只是缺少了两个关键性因素的时刻,他不得不停下来去打开那该死的门。

    “谁在那!”

    这个时候换成谁恐怕都会有些愤怒情绪,不过,一个因为敲门声太过急促惊扰了自己而对快递、外卖小哥发脾气的人,一定不是个好的情绪管理者。

    “巴勃罗。”

    他怎么来了?

    咔。

    周末走回到门口打开房门的那一刻,看见穿着西装的巴勃罗正站在门口时,第一次心虚的问了一句:“SIR,你怎么……”

    巴勃罗一点没客气,走入房间后问道:“你---他---妈---的当然不希望我来。”

    踏入房间的反黑及缉毒科BOSS宛如愤怒的霸王龙一样张嘴开始喷火:“我的大明星,你知不知道你那点见不得人的小爱好让我在副局长办公室被那个老家伙骂了足足一个半钟头!”

    “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整个警察局力捧的大明星?难道电视台才一个月没有播放你的专访你就觉得自己过气了吗?玩---S---M---?还是个---受---虐---狂?你疯了!”

    周末都想伸出手来去挡一下从巴勃罗嘴里喷出的吐沫星子,甚至还有点想把那根在自己眼前不断晃来晃去的手指彻底掰断的冲动,最终,他只是站在原地说道:“SIR。马修打算怎么做?”看样子昨天晚上的事已经开始在警察局内部扩散了,这些东西怎么传播的如此之快?

    “你觉得呢?”

    巴勃罗瞪了周末一眼道:“你觉得副局长大人舍得把亲手捧起来的大明星开除么?”

    “马修打算怎么做?他还能怎么做?最多也就立刻制止警察局内部传这些‘谣言’。”巴勃罗说道最后一个单词的瞪着眼睛,像是连他自己都不信这件事是谣言:“然后等你休完假在叫你去他的办公室进行慈眉善目的引导,整个事件当中就我一个人活该挨骂,因为我是你的头儿!”

    周末苦笑着说道:“SORRY。”

    “对了,SIR,只是谣言,没有照片……么?”

    “还有照片!”巴勃罗仿佛听见了炸弹爆炸一样,刚刚在周末道歉中逐渐平静下去的情绪又一次掀了起来。

    “NO,没有,我是说。你怎么到这来了,这种事完全可以在电话里说。”

    第一个关键点周末已经想明白了,那个留下照片的警察只要还想干这一行就永远不可能把照片公开,因为那张照片是在执勤时间拍的,那张照片的拍摄既不是取证也不是重要的破案线索,如果这张带有极强娱乐性质的照片曝光,周末一纸诉状就能把他告的倾家荡产。警察不管在什么时候也没有权利曝光休假警察和女朋友的业余活动。没准,那张照片已经被删了。

    想到这,周末放心了一些。

    “你和德州的FBI很熟么?”

    FBI?还德州的?

    周末要想一下,德州仿佛是他上辈子的经历一样,在精彩的洛杉矶职业生涯中正在逐渐模糊。

    巴勃罗看见周末沉思的模样提示道:“一个意大利人,一张嘴噼里啪啦的从进入我办公室开始一刻都不曾停下来,他的啰嗦让人只想把他关到犯人羁押室。”

    “托尼?”

    “没错。”巴勃罗似乎记起了那个家伙的名字:“他来找你了。说是为了一起案子。”

    “怎么回事?”

    周末更想不明白了。自己和托尼有过节不假,可那过节最多就是一张大额罚单。恐怕从德州开车来加州的油钱都比那张罚单多,他至于跑这么老远么?案子,什么案子能让德州的FBI跑到加州来?以托尼的个性,即便是他破不了的案子也绝对不会来找自己帮忙。

    “你们?”

    “关系不怎么样。”周末实话实说的回答着。

    巴勃罗点点头说道:“让他上来。”

    片刻之后,楼道里的脚步声响起,穿着西装、一脸疲惫的托尼带着一位手里端着餐盒正在一叉子一叉子吃面的搭档出现在了周末眼前。

    “周,又见面了。”

    托尼的眼圈是黑的,手里的IPAD顺手塞到了腋下,从他握手的动作以及眯着眼睛不断用力甩头的样子来看,这个家伙恐怕已经好几天没睡觉了。

    这不像是来寻仇的:“你肯定不是路过洛杉矶来打声招呼的。”周末握住托尼的手那一刻,说出了这一句。

    “你说的没错。”托尼的话很密,这是他的习惯,可这一次他没说任何废话:“是这样的,周,你曾经在德州被调查过的黑警案,目前有眉目了。艾华德死了。”

    周末张开了嘴,他很少这么惊讶,可那些许久不曾联系的朋友在已经被遗忘时突然传来死讯总是会令人有些手足无措。

    “为什么?”周末瞪着眼睛问着。

    “钱。”

    托尼继续道:“内务部的人在你离开德州之后,发现了艾华德的账户异常,他的账户内多出了两笔钱,第一笔,5000美元。第二笔5000美元。这10000美元让艾华德的生活改变了一些,不是很大。这笔钱在第二天就被取了出去,然后,整个小镇警察局的人都参与了艾华德最疯狂的派对。”

    “半个月以后,艾华德死在了家里,手脚有被捆绑过的痕迹,血液中有超乎标准的---毒---品---含量,法医报告称,这是艾华德第一次碰---毒---品---,很显然,这东西不是他自己的。”

    托尼拿出了IPAD。周末看着那一张张照片在屏幕上被滑动时,仿佛看见了自己和艾华德坐在警察局停车场一边喝啤酒一边往警察局房顶上扔啤酒罐的画面。

    “别告诉我这些钱也是在艾华德破了大案以后才……”

    “你又猜对了。”托尼没说话,看了巴勃罗一眼:“这位先生,我想和周末单独聊聊。”

    巴勃罗不屑的斜眼瞟了他一下,转身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冷笑着说道:“在我的地盘和我的人聊天,墨索里尼也没有资格让我离开。”

    警察和FBI不对付是每一个人都知道的秘密,谁让这群家伙整天出入各种案发现场对着他们说‘这里我们接管了’。弄得像是只有他们才会破案一样。

    “没关系。”周末打圆场的说道,紧接着把话题引入到了正题:“我记得当时我也是在破案后才收到的汇款,我还特别让人查了一下,汇款是从被盗用的ID名下汇出的,每一笔钱数额越来越大,似乎每破一件案子就会在几天后收到一笔汇款,很准时。”

    “那就对了。艾华德在小镇破了一间大案。他把墨西哥人的盗车团伙给掀了,AMC在专门拍了采访车。”托尼又一次划动IPAD说道:“根据我们的调查。你在收到第一笔钱以前也上过电视,不过那是在电视台采访一群即将加入警察机构的训练生时,我怀疑,有个家伙专门对上过电视的警察下手。”

    周末记得那次采访,可那并不是他所经历的,应该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那个家伙。

    托尼的手指并没有停下,不停在IPAD上滑动着:“于是,我在想,会不会收到这笔钱的人不知你们两个?又或者,收到这笔钱的人会不会都被媒体报道过?所以,我对案情进行了汇总,曾经上过电视且死于他杀的警员并不多,在这些警员当中,有6名警察被勒死,而通过合法手续去银行调查他们生前账户时,惊喜出现了,这留名警员每个人的户头下都曾经有过相同的款项汇入。案情,最早可以追述到2004年,到现在为止,有七名警察已经可以确定死在这个家伙手里,另外那两名调查员恐怕也死在了他的手里。”

    收齐IPAD的托尼看着周末,用非常不礼貌的方式问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没死。”

    “谈话到此结束!”巴勃罗站起来走到周末面前,生硬的夹在他和托尼中间说道:“托尼先生,你将会受到洛杉矶警察局的投诉信,如果用通俗易懂的话翻译一下,那就是我不喜欢你用这种态度对待我的下属,你听明白了吗?”

    周末轻轻的伸手握住了巴勃罗的胳膊,他知道自己的领导是个粗人还特别护犊子,不过,这种案子当中的玄妙巴勃罗不太可能明白。托尼没有不尊重自己,因为自己没死这件事,在他眼里是破案线索,这是个极度自信、在破案上完全相信自己的家伙……偏偏,这回又让他给懵对了!

    “我没死……很可能是因为没动过那笔钱。”

    这是周末的解释。

    他也的确没动过那笔钱,刚来到米国的时候,是因为不想惹上麻烦没动那笔钱;到了洛杉矶以后,是亚当的案子让他正处于麻烦当中,那时他甩包袱似得把那张卡交了上去,这才有了调查员的出现。没想到的是,这种事居然让自己逃过了一劫!

    “等等,托尼,要是真的有这么一个警察杀手存在,为什么直到现在FBI才将案件合并,并立案侦查?”周末想不通这一点。

    托尼解释道:“理由很简单,10年左右未破的悬案会被发到冷案局处理,你一定知道你们华人的骄傲、有‘亚洲福尔摩斯’之称的李先生,他是冷案局的头。只是,这件案子为什么没破我就不太清楚了,是时间不够久没排上队,还是……”托尼笑了笑,伸出IPAD说道:“反正现在在我手里。”其实托尼想说‘还是那位李先生破不了’,只不过这句话被笑容代替了。

    “谢谢,我们的谈话结束了。”托尼转身离开,在谈了这么多以后,似乎又恢复了精气神,宛如几天不睡也不是大事。

    巴勃罗看了周末一眼,又看向托尼离去的身影道:“他要是在来烦你,告诉我。”

    “还有,别在家里摆那么多档案,刚才我在你的沙发上看到了‘水塔溺亡案’、‘塞西尔酒店暴力---性---侵---案’、‘人体自然案’等十几分杀人案的档案,我实在想象不出有谁会整天在家里研究这些东西,反正这些东西要是天天在我眼前,我肯定会有一天想要出去弄死谁。”巴勃罗说完这句话也离开。

    那时,周末找到了第二个点,自己想杀人的想法就像是一个足球爱好者总是会在玩《实况足球》游戏中觉得不太过瘾、想要出去踢几脚一样,除了普通人没有条件完成的事情,长时间接触某件事情久了都会产生试试看的心理,加上自己的应激性障碍心理疾病,那杀人的念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嵌入脑海就不是什么怪事了……

    “S---H---I---T~~~”周末拖着长音骂了一句。(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