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二十三章 另一种形式的进化

    “SIR,这是我的安全屋使用报告,安全屋内没有任何破损,最晚明天我们就能离开。”

    契科夫站在警探局反黑及缉毒科BOSS办公室内挺着腰板说出了这些话,他已经没有理由继续留在安全屋了,离开成了必然。

    巴勃罗坐在办公室内抬头看了一眼,看着身着黑衬衫展示出一副英武姿态的契科夫说道:“叫你来不是要问你这个,周末去哪里?训练基地刚刚给我打来电话,说这个家伙居然在明天就要补考的情况下,今天还没有把表格发到考官的邮箱里,他要干什么?连我都得为他说谎,不得不解释成他手上的伤还没有好,希望考官可以延迟补考时间。”

    “你告诉周末,下次补考时间定在一个星期之后,要是我还接到类似的电话,就再也没人为他打掩护了。”

    皱着眉头的契科夫没说话,他自从和周末成为搭档以来,从没听说过这个家伙有如此随心所欲的时候,这台近乎程式化的破案机器变成这个样子还真是让人感觉到奇怪。

    中午,阳光一点点透过窗户延伸了进来,在契科夫该说‘那没什么事我出去了’的那一刻,巴勃罗又开口了:“最近经济条件怎么样了?我看到了你打算在业余时间给有钱人当保镖、为那些向警方申请保护的家伙当司机的报告,为什么?”

    “为了小安德烈。”

    提起这个名字,契科夫那张看上去有些木讷的脸上立即浮现了一丝傻笑:“他快出生了,而我之前闯的那些祸让经济条件不是很宽松。”

    “安全屋的环境怎么样?”巴勃罗突然转变话题的问了一句。

    “很舒服,楼下有保安,停车场内有监控。走不了几步路就是超市,尽管距离混乱的流浪区比较近。可我在西部分局待了那么久,这些事情都可以应付。”

    巴勃罗点点头:“我拒绝你搬出安全屋的申请,理由是……”他想了一会说道:“线报称有一些墨西哥人偷渡到了洛杉矶,目前还无法确定这些人到底是不是针对你和周末来展开报复行动的。”

    “什么?”契科夫直愣愣的回答:“SIR,我要求参与到这件案子的调查中,我不能让任何人在伤害她。”

    “没有案子!契科夫!”

    巴勃罗累的叹了口气说道:“我的意思是你继续住在安全屋内,然后把你们家的房子租出去,这样可以缓解你的经济压力,我可不想让我的人在经济压力过重的情况下去给那些得罪了黑帮的商人、或者一些依靠法律来利用警察的黑帮大佬当保镖,我他妈的更怕你在被人激怒以后把那些连我都得罪不起的家伙揍进医院。明白了没有。”

    巴勃罗感觉周末不在的时候和这头熊沟通的更加费力,尽管眼下这个家伙还算是听话。

    “谢谢,可马修要是知道了……”

    “天呐,他怎么会知道?你妻子难道会为了一个帮助他丈夫解决经济危机的上司而跑到马修那里投诉我以权谋私吗?”

    “那……”

    “闭上那该死的嘴!怎么有了孩子以后你就变成了娘们!!”

    其实契科夫并没有巴勃罗说的那么差,恰恰相反,这头俄罗斯棕熊这辈子都没占过政府便宜,是个钢筋般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要直挺挺的冲过去不会拐弯的家伙。这就像是。他那已经花到不太可能在获得晋升的档案,这些档案只要在记录下来以前用用那位警察局一号BOSS的关系,也许会好看许多,可他硬是把自己最牢靠的后台给得罪的死死的。

    “还有……”巴勃罗拿出了一张名片,顺着办公桌推了出去说道:“这是我朋友开的健身俱乐部,他希望邀请你去当教练,教教小孩子自由搏击、教教女孩子防狼术之类的。每周一节课。每次两个小时,薪酬你去了以后和他们谈。记住。你和周末一样都是警界的明星,低于500美元决不允许答应。这样的话,把你的年假拆开,差不多可以应付了,如果年假时间不够,提前告诉我,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会给你开病假,你去医院随便编个肚子疼、头疼之类的理由稍稍检查一下就会拿回一张病假条,不用我告诉你怎么使用警察的医疗保险了吧?一个月,呃,差不多能多收入2000美元,今年最缺钱的时间应该可以应付过去了。”

    契科夫直愣愣的看着桌子上的名片没有伸手,巴勃罗抬头看了他一眼,投降一样伸出双手道:“别问为什么帮你,求你了,现在说‘谢谢’,然后拿着你的报告、名片,滚出我的办公室。”

    “对了,别忘了给周末打电话。”

    从巴勃罗办公室走出来的契科夫一脑子浆糊,巴勃罗示好是好事,能赚更多的钱缓解经济压力他也十分愿意,只是,这是为什么?

    实在想不明白的时候,他从办公室走向了厕所,边走边掏出手机拨通了周末的电话:“周,是我……”当契科夫进入厕所,发现厕所所有隔断间都开着门,并没有其他人的时候,将刚才所发生的事都说了。

    “你答应了么?”周末在电话里反问了一句。

    “巴勃罗根本不让我拒绝。”契科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站在那无法理解这一切。

    周末大概停顿了十秒钟,解释道:“前两天你给我打电话说在行动中是你拿的破门锤,对吧?”

    “没错。”

    周末继续解释道:“那就不用担心了,拿破门锤的家伙永远是待遇最好的,那是最危险的工作,要是有子弹从房门里穿出来,先死的是你。契,这是你应得的,证明巴勃罗已经接受了你成为反黑及缉毒科的一员。他这个山大王非常善于照顾自己的手下,不然你以为巴勃罗凭什么是在反黑及缉毒科这么多年从没拿过哪怕一次的手下越级投诉?至于那份工作。是善意,契,你是警察,他是警察,我们都是警察,我们都知道这份狗屎一样的工作承受着什么,所以,接受这份善意,在巴勃罗需要帮助又不用你付出生命代价或者丢掉工作的时候,回报点什么。”

    坐在比弗利山庄旁边心理诊所内的周末挂掉了电话。那时他的西装搭在椅子扶手上,腋下的枪套也解了下来摆放在心理医生的办公桌上,连领带都松开了,整个人以最放松的姿态坐在那。

    巴勃罗做的这些周末当然明白是为了什么,他已经尝试过以官职压制契科夫了,可最后的结果是契科夫与整个反黑及缉毒科格格不入,逼得他不得不将契科夫踢走。现在。契科夫成了洛杉矶警察局的明星,这样的他巴勃罗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走,那就只能用另一种方式,通过对你好来让你觉得你是和他站在同一阵线上的,起码这么做契科夫可以更听话,要是能把契科夫指使如臂般用在案发现场,整个反黑及缉毒科警探的生命安全概率会提高至少20个百分点。

    至于周末为什么不把巴勃罗的御下之术告诉契科夫……那是因为根本没那个必要。让契科夫这头棕熊融入警探局不好么?干嘛把契科夫这个正常人死死拽在自己身边、告诉他世界上任何事情发生都是有所图谋的呢?他周末又凭什么去操控别人的人生?

    “抱歉。约翰逊医生,我准备好了。”

    办公桌后方。穿着白大褂打着领结的约翰逊医生点点头,有些失望的说道:“周,你是个警察,这一点你比我清楚,我想不通在证据如此明显,监控都已经记录下了罗杰的举动时,你为什么不抓他?难道只是为了那个叫夏洛特的女人?你不是说你们才认识两天,而且,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么?”

    “我们之间有保密协议的,对吧?”周末坐在那重新问了一句。

    “当然,有了这个东西,我有正当理由拒绝一切召唤,契约精神。”

    周末沉默了足足三分钟,那段时间内,整间办公室里没有半点声音,约翰逊也并未催促,可是,他感受到了任何恐怖电影中都无法描述的画面。

    “我看过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是罗杰的养父、常年在FBI与那些---变---态---过招的犯罪心理学家所写,看到那份报告的时候,我以为自己了解一个连环杀手的心理状态,只是,当我自己亲自经历过这些以后,才发现有些事情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

    唰。

    约翰逊医生抬起了头,他觉得周末的气质变了,完全没有了刚开始来就诊的紧绷,进入了一种彻底放松的状态,那种状态无法形容,可对方松松散散的坐姿证明他在这样的叙述里非常舒服。

    周末靠坐在椅子上,后背顶着椅子靠背,屁股往前探的让腰部与椅子靠背拉开了一段距离,这个姿势很难看,却能让人感觉到一种慵懒的舒适:“我杀过人,两个,约翰逊医生,我看过的那份报告告诉我,当---变---态---杀了第一个人以后会无比回味,直到无法忍耐。我没怎么回味过,起码没有那些家伙那么享受的回想杀人过程……今天之前我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我发现我错了,我的脑海里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想杀人的冲动,假如不享受这一切,这些想法本不该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几个小时以前,当我从电脑屏幕上看到那些画面的时候,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我的心出现了问题,你能想象吗?约翰逊医生?心脏最厚的地方也不过只有两厘米左右,可是,那里所爆发出来的黑暗就像是亲手砸碎了一万加仑的水族箱,呵呵。”周末露出了一个约翰逊医生没有见过的微笑,那微笑笑的特别自然,可身上的邪恶气息让约翰逊医生仿佛看到了撒旦般瞪直了眼睛。

    周末轻声道:“其他人根本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感受,被黑暗簇拥着的感觉并不像圣经所写的那样冰冷……你去过赌场吗?约翰逊医生?总该看过酒吧或者什么地方有人玩德州扑克吧?被黑暗簇拥的状况和那些很像,像是你拿了一副自己不清楚该不该加注的底牌,周围的人在这个时候不停的说‘这么好的牌为什么不加注?’‘加注吧,你马上就要错过这次赢钱的机会了!’。”

    “你仿佛被人用最具诱惑力的声音鼓噪着马上就要做出让自己吃惊的事情,而此刻的情绪完全处于一种憋闷到立即要炸开的状况下,你不可以多承受哪怕一丝一毫的刺激,否则会成为脱缰野马,只怕脚下的草原不够宽广,却不担心自己跑的不够快。”

    “这种情绪叫愤怒。”

    噌!

    约翰逊医生站起来了,他没看到周末的愤怒,眼前这个男人在微笑,双手放松的十指交叉放在腿上,一点都没用力,只是,他这个心理医生感受到了危险气息正在紧逼,似乎都已经看到了周末站在悬崖边上面带微笑而毫不珍惜生命的打算跳下去。

    “坐下,现在我还能控制住我自己,你得相信我。”说出这句话的周末和约翰逊医生调换了位置,当他第一次踏入这间办公室的时候,约翰逊医生就是如此轻松的面对他,现在,他正轻松的冲着这位医生挥手让其坐下,而约翰逊,则非常紧绷。

    “我……当然相信你。”约翰逊慢慢坐了回去:“刚才你似乎提到了圣经。”

    周末看着他没说话,约翰逊医生继续问道:“新约还是旧约?”

    “新约。”

    “那你没看过旧约?”

    “没有。”

    呼……

    约翰逊摇头道:“周,你的情况很严重。”

    “我知道。”

    “你不知道!”约翰逊突然加重了语气,同时提高了音量。

    “你知道自己已经开始拌神圣了么?”约翰逊一点情面不留的说道:“在这个国家,连旅馆床头柜里的圣经都是新约和旧约合订版,旧约在前、新约在后,没有一个米国人看圣经直接从新约看起,哪怕他没有信仰。”

    “周,你现在的情况已经不适合我的诊所了,我这里有张名片,你必须去精神科。”

    周末并没有去接约翰逊医生拿出的名片,反问道:“精神科医生可以检查出我的问题么?除了你给我确诊的应激性障碍以外。”

    “我不确定,起码从生理上来说,你并没有任何疾病,可是他们对于心理疾病病症程度更深的病人更有经验。”

    “我不能去。”

    “为什么!”约翰逊医生无法理解的问着。

    周末没有给出任何答案的说道:“别忘了我们的保密协议,把我的事说出去,你的职业生涯就完了。”

    有些事,周末没告诉约翰逊,也从没告诉过任何人,直到她的出现……(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