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十六章 一花一世界

    夏洛特讲述这个家庭的形成方式之前,周末怀疑过兰伯特组建这个家庭的真正用意,可在此之后,兰伯特的形象高大了起来,这得从米国的医疗体系说起。米国的精神疾病治疗体系中同样有‘回家静养’一说,这个词汇大多会用在并没有暴力倾向又有家人照顾的病患身上,或许这样的病患病情不怎么严重、也没有达到住院标准,只是……这‘回家静养’绝不是适合所有人的万能法宝,甚至对于一些特殊人群来说还很致命,比如孤儿。

    很少有孤儿院对孩子们进行定期的心理检查,教会孤儿院更认为每天诵读圣经就根本不用担心这些,可是,他们忘了一件事,有时候人的眼睛是看不到本质的,谁也无法在杰森(黑色星期五杀人魔)跌落河水之前就预料到他会如此残忍。于是在FBI有相关工作经验的兰伯特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这些概率极小又不受人关注的地方,他始终认为如果一名心理有问题的Psychopath(变—态)在孩童时期经过正确引导完全可以避免惨绝人寰的事情发生。

    他这么干了,退休以后用了大量的业余时间去德州、弗吉尼亚州(米国盛产变--态的两大州)孤儿院办理领养手续,这才完全组建了周末现在所看到的这个家庭,同时,他也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逐步引导着这栋房子里孩子们,直到病倒。

    兰伯特住院像是彻底松开了这三个孩子脖子上的缰绳,经验不够的夏洛特完全无法应付眼下的局面,她是犯罪心理学家,可她并没有在犯罪现场和真正的罪犯战斗过。这样的人完全不明白其中的奥妙在哪。

    就拿罗杰事件来说,如果兰伯特还在这栋房子里主持大局。他根本不会在罗杰撑死金鱼以后冲着这个孩子发火,反而会用最温柔的语气告诉罗杰‘撑死金鱼的那个人绝不是你,你得对他说不!’,兰伯特会唤醒罗杰的理智,用最温暖的胸怀将理智的罗杰拉倒自己的战壕里,陪着他一起抵抗黑暗的侵袭。

    只是……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兰伯特在被治愈之前不会回到这栋房子里了。

    ……

    昼夜交替,半黑半亮的天际让人处于一种无法分辨白天还是黑夜的世界里,可所有人在这个时间段都清楚,黑夜即将到来。

    周末就站在这样的环境中。他面对的,是穿着黑色纱裙留着短发的夏洛特以及背后那栋房子里的三个孩子,这个时候周末突然了解了一句佛理,他似乎懂了什么叫一花一世界。

    可不是么,一栋房子形成了一种世界观。

    “周警官,你都看到了?”夏洛特站在昏黄的门灯下如此说着。

    “我可以看不到么?带血的刀就扔在洋娃娃边上,满地的血迹像是一个杀人现场。11岁的小男孩在研究完美的犯罪,洋娃娃一样的小姑娘拿着没子弹的手枪扣动扳机,唯一一个已经懂事的十五六岁小伙子竟然是地面血迹的制造者……”周末说完这些聚精会神的看着夏洛特问道:“为什么是我?”

    他怕自己说不清似得追问道:“你为什么找我?又为什么让我看到这一切?”

    “因为,我们需要你帮忙。”

    夏洛特的回答非常简洁,这个名字进入周末的耳朵里时却变得铿锵有力。

    周末瞪大了眼睛听着,可这个答案实在太令人不满意:“我能帮什么忙?怎么不找专业的医疗结构。”

    “这三个小家伙见一次医生的费用比我和兰伯特两个人一周的薪水都高,而价格低廉的医生很明显应付不了他们。加上抗抑郁药、调节精神状态的药物都价格不菲……”夏洛特说到这耸耸肩。很直白的说出了一切。

    “他们,没有保险吗?”周末无法相信兰伯特在明知道这三个孩子有可能出现问题的情况下会不提前给他们购买保险。可夏洛特的回答是:“FBI职员的家属福利保险报销的份额十分有限,不足以填补三个孩子的窟窿,即便我们拿到了那些钱,他们三个的所需要的医疗费用依然非常可观,更何况他们每天都要吃的药根本就不在保险范围之内。”

    “社会福利机构呢?难道不能申请一些帮助么?”周末经常在新闻上看到某个城市为了帮助绝症儿童集体上演一出大戏来满足孩子的愿望,兰伯特可不光是救了一个孩子。

    夏洛特有些疲惫的回应着:“我们不会这么做,那会害了他们三个。”

    这句话说的太过虐心,如今网络世界上的暴民们会对任何善意加以抨击,也许他们曾经被那所谓的善意欺骗过,可兰伯特的三个孩子和其他募捐性质完全不同,那些孩子们的病情是在正常状态看不出什么的,万一引起网络舆论,谁又能保证罗杰、姬斯蒂他们看不到来自米国各个角落的恶意揣测?

    想想看,在如今不用面对面说话的网络世界里,每个人经历的冷嘲热讽还少么?但是人们并没有在这种环境下学会‘慎言’,而是学会了在转过身之后将这些言论直接套在另一个无辜者的身上。

    如今网络上的交流都变成了什么样子?

    你不能正义,正义是虚伪的装X;你不能善良,善良不过是炫耀式的圣母;你不能争辩,因为你的对手从来都不会正面回答问题,而是想方设法的要用键盘上敲打出的文字战胜你。他们不在乎后果,不在乎这段文字会被多少看到又会在那些人心里产生多大的影响,他们只在乎自己的观点,唯一需要的就是你的盲从并承认他的伟大。

    可是没人知道这不是该死的辩论赛,很可能其他人会在其中受到一些让人不敢想象的影响!

    当然,这不是所有人的行为,可是却成为了每个人在一个强制性的环境下必须要承受的行为,何其愚蠢。

    这种行为病情正在恶化之中的罗杰可以接受么?心理观念还没有形成框架的姬斯蒂会在这种情况下将变成什么样子?还有那个一直都在打算犯罪的11高冷少年……夏洛特如此干脆的拒绝正是想到了这个可怕的结果。

    “你不一样。”夏洛特继续道:“你的自制力让我感到惊讶。”

    她说出了找周末的原因:“我能在网络上的那段视频里看到无比清晰的杀意,在当下的环境下你多少次的想要像干掉亚当一样干掉泰德,可你没有,你选择了救人。”

    “他是个---变---态---。”周末回应着。

    “你也这么称呼你自己么?”夏洛特问道:“如果说分裂型人格障碍、偏执型人格障碍、幻想型人格障碍和妄想型人格障碍都属于---变---态---的阵营,周警官,应激性人格障碍为什么可以脱离出去?”

    周末听出了夏洛特点明了自己的病情,可泰德明显不符合她所说的任何一种,那么,罗杰很明显是偏执的、11岁的高冷少年肯定是妄想、姬斯蒂难道是幻想?

    那谁是人格分裂?

    周末突然抬起头看向了姬斯蒂,他记得11岁的高冷少年说过,兰伯特收养过……四个孩子!!

    “别看我,我已经痊愈了。”

    夏洛特接着道:“我知道这么做很无耻,但是,你无法拒绝,对吗?”

    周末懂了,夏洛特找上自己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她在录制节目当天感受到了自己在仓库里的敏感度,应激性人格障碍是十分敏感的族群,这才是周末破案的优势,也正是这个优势让夏洛特觉得周末能感知到三个小家伙的心理状态。至于她说周末没办法拒绝就更明显了,这个情商略低的女人捏住了周末只要拒绝有可能亲手制造出未来的对手的软肋。

    偏偏以罗杰、姬斯蒂他们的病情达不到医疗机构强制他们进入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的程度。

    夏洛特转身向那栋房子走了回去,刚走到门口房门就打开了,周末一直看着那扇门,根本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踏进去的一刻,门口的罗杰一手握着门把手一手扶着门框在夏洛特走进客厅后充满排斥性的说了一句:“离她远点。”

    那句话说的像是一个在拉斯维加斯领了结婚证的丈夫在怒斥和妻子有暧昧关系的男人,只是周末所看到的一切则表明他们俩绝不可能有超越亲情的关系存在。

    嘎吱。

    哐。

    那扇房门被紧紧的关闭上了,仿佛从未打开过,此刻,夜幕降临,昏黄的路灯照耀着周围的一切,当周末顺着窗户又一次看向客厅的时候,那栋房子里的夏洛特独自一个人在窗户旁端着一杯琥珀色的液体正看着他、11岁的高冷少年依然趴在沙发上、罗杰拎着拖把在拖地、姬斯蒂由于失去手枪的失落抱着洋娃娃坐在墙边一动不动,房间内的四个人没有半点交集。

    这个时候,周末觉得夏洛特杯子里的,可能是酒。(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