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四章 分流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期待着出名,出了名就能形成一种效应,这种效应可以带来非常可观的经济收益;当然,也有一些人非常讨厌出名,他们不愿意被摆在明处如同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任人观瞧,因为他们知道,一旦有一些人开始捧你的时候,一定有一群人玩了命的用各种黑材料开始打击你,这种打击没有原因,也许只是看你红了他很不爽,也许,就是看不惯一个陌生的名字突然被捧的这么高,这种事在洛杉矶很常见,其实也不光是洛杉矶,全世界皆是如此。

    周末和契科夫出名了,在那段视频上传到网络之后,他们已经成为了警界明星,一时间洛杉矶的舆论风起云涌,有说周末具有舍己救人的高尚品质、是上帝派来拯救这个世界的天使,也有说这个家伙不过是赶上了一次大案,走了狗屎运才出现在所有人面前。于是,一场关于周末到底是不是一个有实力的警察的争论在各大媒体上展开了新一轮的角斗,这一次,那些捧周末的人赢了,不过,这里边有一只黑手在操控媒体的痕迹太重,一些媒体竟然在争论之中拿出了周末以往的破案细节,这些东西只应该在警察局的资料库里安静的躺着。

    紧接着,那些黑周末的开始改变了套路,他们似乎忘了之前只是在争辩周末是否有实力,在这辩题已经决出胜负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和任何人道歉的说‘对不起,我们不该质疑一个有能力的警察’,反而开始堆积各种和周末有关的黑历史,什么周末的搭档曾经是黑警,他自己也长期背负着黑警之名。这样的警察即便破了案,即便有实力。又怎么能让洛杉矶居民放心之类的言论层出不穷。

    一波永远也辩解不清的话题展开了,而周末,在被借调到反黑及缉毒科以后,也碰到了新的难题。

    反黑及缉毒科和凶杀科最大的区别在于,这个部门几乎不需要太宽广的知识面,也不怎么用得上缜密的逻辑推理,毕竟黑帮杀人要的是震慑力,有时候破一起杀人案只需要查查监控设备就知道是谁干的,但是,这是一个非常考验警察眼力的地方。在这,每一个警探都能通过混混身上带有帮派标识的纹身迅速确定对方身份,他们能在街边每一个涂鸦中分辨出该区域是否有多出了新的帮派,更能在瞄上那些混混的第一眼就从对方的神态分辨出这个家伙到底是帮派中的枪手、普通成员还是边缘分子。

    来到这以后,周末的头有点大了,尤其是黑人帮派,这些家伙不光有街头的涂鸦标志、纹身标志。还有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手势,就连‘OK’手势都成了帮派手势,竟然还有NBA球员在赛场上比出这个手势而被罚款……

    这也就算了,最多不过是多往街头走几趟,在那些黑人街区感同身受一下,用不了多久应该就能记得住……最恐怖的是,想要在反黑及缉毒科干下去居然还要去学西班牙语!

    千万别以为这是巴勃罗对周末的严格要求。事实上这份西班牙语培训是洛杉矶总局要求的。这座城市不光居住大量西语系移民,连Los Angeles这座城市的名称都是西班牙语。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时候反黑及缉毒科的警探在西语区面对疑犯时使用西班牙语的次数已经超过了英语,甚至在语言不通的情况造成了很多难以想象的误会,所以,西班牙语成了每一位反黑及缉毒科警探的必修课。

    “呃~呃~呃~”

    阳光下,周末坐在反黑及缉毒科公共办公区属于自己的办公桌前张嘴‘呃’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一个完整的词汇,缺少语言天赋的他在昨天接受了整整一小时的西语培训以后,今天早上一起床就已经忘了个精光。

    “!#¥¥!¥##¥”

    一个声音从周末身后传了过来,这句话的意思是‘你有保持沉默的权力’,正是他在那憋了半天也没憋出来的话语,只是,这句话的发音并非是正宗的西班牙语,而是美洲西语系的发音……不用问,说这句话的肯定是巴勃罗,这个家伙光听名字就知道他来自美洲大陆。

    回过头,当周末看见巴勃罗晚起的袖子时,有些尴尬的叹了口气:“看样子我必须得承认自己并没有什么语言天赋。”

    巴勃罗开玩笑的伸出一只手搭在周末的肩头说道:“可是你却很有当明星的天赋。”

    “什么意思?”周末没太听明白,他侧着身体仰头看向了站在自己旁边的山大王。

    一屁股坐在周末办公桌上的巴勃罗解释道:“自从你来了反黑及缉毒科,几乎每一天都有报纸、杂志在约你的专访,大部分都被我挡了,我知道你可能不太喜欢那些。不过,很抱歉,今天的专访你和契科夫必须得去,这次是副局长亲自安排的,说是为了提升警察局的形象。”

    “警察局的形象?你确定?”周末不可能不对这句话产生怀疑,昨天他在家看电视的时候还在新闻中看到有些记者挖自己的黑材料,连当初在蒙泰克被邻居举着大字报要将自己赶出社区的事都报道了出来,难道马修没看新闻?

    “我当然确定。”

    巴勃罗点头说道:“马修早晨7:00就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务必要在下午3:00前把你送到CNN电视台的门口。”

    “SIR。”

    尼克手里捏着已经接听完的电话听筒说道:“我的线人告诉我,多科的地盘上可能有事情发生。”

    “怎么回事?”巴勃罗很重视的问着,他最怕的就是亚美尼亚人和萨尔瓦多人产生冲突,这两个族群要是打起来,绝不是死一两个人能停止的。

    “还不清楚,我的人告诉我,亚美尼亚人的家族会议已经开了三天,今天依然在继续。”

    尼克的话音刚落,周末插话道:“多科?他不只是个坐在黄金椅子上的傀儡吗?”

    要说其他黑帮周末或许弄不太清楚,要是说起亚美尼亚人,他还是掌握了不少东西的。

    “傀儡?”巴勃罗不屑的说道:“你要说现在30岁的小多科,他恐怕连傀儡都不算,不过,只要‘血腥玛丽’还活着,萨斯就别指望自己能安安稳稳的坐在那张黄金椅子上。”

    一个略带神秘有很有新鲜感的名字出现了,周末对这个名字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陌生,可不知道为什么一项瞧不起黑帮反而对变--态高看一眼的他给予了这个名字从未有过的重视。

    巴勃罗看着周末错愕的眼神解释道:“知道为什么当年老多科死后,玛丽要让出所有地盘却坚定的保留下最后一条街和象征着亚美尼亚人统治者的黄金椅子么?”

    这很奇怪,起码从正常人的角度上来思考,这个问题解释不通。

    一个失去了支柱的家族要是愿意放出统治权和所有地盘,为什么不干脆退出这片充满纷争的世界,带着根本花不完的钱远离此地,去哪逍遥快活不好?她既然已经选择了退让,这么做的结果只能是成为继任者的眼中钉肉中刺,和自寻死路没有任何区别。

    “因为……玛丽清楚的知道,一旦选择了离开,她和她们多科家族这辈子都不可能回来了!”

    巴勃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些感慨,甚至接下来的话都显得语重心长:“她留下,就是要让三个儿子在充满磨难的世界里望眼欲穿的看着原本就属于她们家族的家业,而不是让花花世界磨灭那三个家伙的斗志。你可能不相信,玛丽始终认为老多科的血脉会在某个儿子身上觉醒。”说到这,巴勃罗笑了:“知道吗周,这个女人在年轻时发起狠来连男人都害怕,她有句名言,撒旦一定是个女人。”

    女人,年轻的时候?

    这几句话颠覆了周末对黑帮世界的认知,在他看来,江湖是永远属于男人的领域,在这片领域中女人永远是附属品,什么时候也没有过老太太当主角的情况,这是怎么了?

    “尼克,和西部分局打个招呼,咱们去看看那群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多开几辆车,万一这些家伙要是过于激动,咱们估计要抓不少人回来。”

    看着巴勃罗从自己办公桌上起身离开的身影,周末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让山大王一样的家伙给出如此高的评价:“SIR,你们肯定还需要人手,是吧?”这是周末第一次主动往某个案件上蹭,没想到得到的回答却是……

    “你留下,忘了你的专访么?”

    这不是一次普通的拒绝,周末无论如何也无法预测在他与多科家族擦肩而过的瞬间,竟然搭上了另外一条线,一条……连接在黑暗与光明之间的线。(未 完待续 ~^~)

    PS:  呃,这个一会儿可能有点长……好歹也算写出来了,恩,是这,明天还两章,一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