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二章 碍路的他

    人际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这个不太好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世界上即便是多擅长处理人际关系的人,也总有为此郁结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自己讨厌的家伙,也许那个讨厌的人就在你最喜欢的圈子里你又无法将他排挤出去,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你对那个圈子没有足够的掌控力。

    想了这么多,实际上周末在礼堂内一直盯着奎恩,那目光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呆滞,眉头紧缩,然而,这目光来源于一通电话。

    “周。”

    喜欢露出半截胳膊的巴勃罗这次显得还算得体,只是那身西装穿在他身上的时候要不把袖子挽上去,总让人感觉到有些怪异:“我搞定了。”

    巴勃罗有点兴奋的说道:“还记得我告诉过你的吗?你是我的人,不管用什么方法、用多少时间,你都是我反黑及缉毒科的人,现在,我兑现了这个承诺。刚才,马修亲口答应把你们从西部分局弄到警探局来,这次表彰过后你可能还只是借调的身份,但是,有了这次的勋章,不需要多久你就会有自己的合约。”

    周末该说声谢谢的,偏偏这个时候……

    嘀、嘀、嘀……

    电话声响起。

    此时,本杰明的母亲刚刚从人群中走出,这个时候好像不太适合接电话,可当周末偷眼去看周遭人的反应,发现并没有人什么人对此有异议,那一瞬间他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在这种时刻接电话不算失礼,第一种是警察;第二种是医生,这两种人每一通电话有可能关乎人命。

    “喂?”周末的声音不大。

    “骑士。”

    已经开始觉得这次授勋仪式有些无聊的周末在听到对方的自我介绍以后眼睛都在发亮。尤其是接下来骑士说的话:“周,我知道你在授勋。这时候打电话有些……但是,我们碰到难题了,坐在我对面的这个混蛋开始跟我讲什么脑组织结构、什么静电,鉴证科的人对这些东西并不是很擅长,申请专家协助需要很长时间,你看看能不能帮帮忙?”

    ‘这个混蛋’是凶杀科对罪犯的统一称呼,也不光是凶杀科,几乎所有警察都这么称呼罪犯,可是骑士提到了‘坐在我对面’这句话让周末想起了泰德。在当下这个时间段里,凶杀科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对泰德的审讯。会不会是审讯碰到了难题?

    只有‘心痒难耐’能解释周末现在的感受,如果没有上一次彻底压垮罗宾的成就感,他不会在抓到泰德以后总觉得患得患失、还主动和马修提及想要去审泰德的事,因为他觉得只是抓住泰德像是将一件艺术品刚刚完成了一半,另一半已经对周末形成了魂牵梦绕般的勾---引。

    是的,周末和马修提出的那个要求就是要去审泰德,可惜。这个请求已经被无情的拒绝了。

    “开免提。”

    周末不该这么干,如果他能阻止内心里的那种痒。

    眨眼间,周末瞪了奎恩一眼,在他心里,目光中的凶杀科BOSS有了另外一个名字——挡路的人。

    “把你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那两个在教堂里的人是怎么烧死的?”

    骑士的声音顺着听筒传到了周末的耳朵,他不知道的是。在缉捕泰德的视频曝光以后。泰德成为了洛杉矶有钱也请不到律师的罪犯,在没办法之下凶杀科只能为他申请一个免费律师。而那名为政府工作的律师由进入审讯室开始,只重申了一下他的权力‘你有权不回答任何额问题’,除此之外什么都没说,这说明了人家根本就不愿意管,假如这不是工作。

    “我怎么知道?”泰德的声音出现了,他的语调很平静,仿佛带着一点戏谑的意思:“不过你们不应该审问我挟持那个孕妇的问题么?”

    “我问你什么轮不到你做主!”骑士发火了,从语句中周末能听出来他在审讯过程里有多么憋闷。

    泰德一点都不老实的回应着:“我怎么知道?也许是神迹,也许是报应,没准就是命运降临时,身上的静电点燃了衣服。黑大个,警察在影视剧中不是应该先拿出证据在恐吓犯人吗?你少了一个步骤。”

    “你!!”

    骑士被噎到没话的时候,周末张嘴道:“谈谈静电。”

    “你为什么不来审讯我?”泰德没有了刚才的态度,变得充满期待,像是,要进行最后一次决战一样,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就是在审讯室里败给了周末。

    周末迅速回击:“我在享受你失败带来的荣耀。”

    周末感觉好极了,这才是他要的,彻底的压制、赢会让他充满期待感,让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拥有占据不了世界上最高的那座山峰讲成为永远的成就,只是,当这股快感越明显,周末发现自己对权力的渴求也就越强烈,否则,你就踢不开挡路的人,无法出现在你想出现的位置上。

    “静电是么?通常人体可以携带5-15kV的静电高压,当人体带电超过10kV时,放电能量可以达到5mJ以上,足以使可燃气体混合物燃烧或爆炸,为什么不能点燃衣物?现在可是冬天……”

    “胡说八道。”周末直接打断,这回连泰德要接下来说出的公式都给憋了回去:“你说的静电高压根本不是安全环境下可以形成的,需要尼龙和羊绒两种可以造成静电极度不稳定的材料在人体外表进行摩擦,骑士,在教堂里死的人穿什么衣服应该可以从灰烬中化验出来,马上让鉴证科的人去做。”说完这句话,他继续针对泰德的说道:“泰德,你有多大本事可以不凭借任何机器掌控静电的稳定度?又有多少知识,能明白人体携带的静电在什么情况下可以产生电弧?你总有常识吧?冬天的确比较干燥,当人体触碰到一些物体的时候会产生微小的触电现象。可在整整一个冬天中,这种现象迸发出肉眼可见的电弧次数绝对不多。哪怕是在夜晚。”

    “恩~”泰德出现了明显的停滞,骑士在这个时候总算有了点精神的吼道:“脱口秀主持人也有说不出来话的时候吗!”

    这根本不是词穷的问题,而是泰德的知识储备远没有周末那么丰富:“难道我应该清楚这些么?人又不是我杀的。”泰德竟然选择了耍滑头,他明显比罗宾油滑很多,毕竟这间审讯室是唯一可以和周末在一次争夺胜负的地方,泰德清楚的知道,一旦从这里走出去,他将面对的是在整个米国民众怒火燃烧中的法庭,在那,他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哪怕光是挟持凯瑟琳这一起案子也能判他个几十年的重罪,毕竟已经激起了民愤。那时,泰德将永远无法走出监狱了,他为了这最后一战放弃了之前的所有预设,居然使出了一般混混才会用的下三滥套路。

    “你错了,我一直都不是脱口秀主持人,只不过是脑枕叶散发出了不该有的同情心。打算帮助洛杉矶警方研究一下这个案子。”

    演讲台上,马修再次出现,在此期间整个现场已经走马灯一样上去了不少人接受勋章并致词,其中,反黑及缉毒科中和沙漠蚂蚁火拼的警探就有好几个,这一回,总算轮到了……

    “各位。接下来请允许我先以私人身份感谢一个人。他,拯救了我最心爱的女儿和即将出世的外孙;接下来。我要代表洛杉矶警察局和所有洛杉矶民众感谢他……同时,我们也必须感谢他的搭档,没有他,墨西哥贩毒集团就不会再洛杉矶被彻底消灭,没有他,就不会有今年洛杉矶警察局破获的重大--冰---毒案……让我们有请~~~周末!契科夫!”

    人群中,高人一头还多的契科夫走了出来,太有范儿,这个家伙威武庄严的让人无法挪开眼神,他那魁梧的身躯,那坚毅的面容简直就是天生为英雄塑造的……

    不对啊……

    众多到场的各部门长官开始寻找第二个人的身影,不是说有两位英雄么?另外一位火遍了整个洛杉矶的华人呢?

    “脑枕叶是掌管视觉的,脑前导叶皮质才是制造同情心的,骑士,把这个家伙关起来让他好好冷静一下,他在和你们兜圈子。”周末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有大量的心理学家证明,精神性变态者根本就没有同情心。

    碰。

    巴勃罗用手肘捅了一下周末,几乎咬着牙说道:“副局长叫你上去授勋了,你不是想刚进反黑及缉毒科就给我捅娄子吧??!!”那态度很是凶恶。

    于是,人群中一个低着头用带着绷带的手举着电话的家伙弯曲着后背向台上看了一眼,这才一边低着头赶紧说了一句:“我得挂了。”然后在匆忙的脚步中走上台去。

    接下来,马修遮掩了这个尴尬,他用演讲中的美式幽默让人忘记了这一点。

    只是,周末听见的却不多,他听见了‘我代表警察局授予你们二位英勇勋章’,听见了‘即日起,周末由一级警员,提升为二级警员,借调到警探局反黑及缉毒科’,听见‘薪水增长为A4’,满脑子想的全是凶杀科的审讯室!

    米国各个州警衔不同,在洛杉矶警察局光警员就分了一、二、三级,可是,工资级别却采用一样的制度,也许每个档位的工资定位不同,可制度中的界别还是完全一样。

    这是个应该高兴的时刻,警衔被提升,薪资增涨,连工作单位都换到了不用天天穿警服的地方……

    可周末一点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兴奋,尤其是当那枚闪亮的勋章被别在胸口,他冲着马修敬礼的那一刻,那一刻没人了解他宁愿把在场所有人雷鸣般的掌声换成在审讯室内彻底击败泰德以后,凶杀科那稀稀落落的掌声,那才是他需要的、能狠狠刺激内心的成就感。

    ……

    一颗种子,开始生根发芽了,这颗种子可能是得知克里斯蒂娜拿走两叠美元以后周末第一次分不清好坏人,也可能是罗宾阴暗的世界感染了他,总之,这颗种子在傻老实、亚当、泰德等人的浇水、施肥之后,开始如爬山虎一样慢慢出现。刚开始,它们很脆弱,软绵绵的没骨头一样倒在地下,但是千万不要因此小瞧这藤蔓一样的家伙,一旦它们开始肆无忌惮的成长,能整天蔽日的让阳光之下的墙壁都长出苔藓来。

    直到这时,周末丝毫都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自己脑子里多出了很多危险想法时,没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已经彻底改变了。(未 完待续 ~^~)

    PS:  PS:别想太多,泰德没什么戏份了,他的出现只是关于猪脚成长的一个延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