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四十章 共同点

    泰德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

    他捏住了凯瑟琳这张王牌和网络这个自媒体时代的传播利器,就等于掐住了警方的喉咙,泰德可不是手里捏着人质还要哭诉前女友不忠的孬种,这是一个敢当着警察与全世界人的面抹了凯瑟琳脖子的疯子……

    然而,周末脑子里那些解救人质的经验在此时已经完全用不上了,强攻肯定不行,和契科夫学过瞄准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就等于SWAT冲进来以后的位置,在这根本无法瞄准泰德,想要一枪致命就得用穿透力极强的子弹透过凯瑟琳的身体,那连人质的安全都无法保证;谈判专家更不用想了,泰德根本没有心理弱点可以利用,他的亲人更无法到现场劝解,和这种人也没法聊美好生活或者放弃犯罪可以将刑罚将至最低的话题,这就是一道根本无解的命题。

    不管拥有多么广阔的知识面和经验都无法解决的难题!

    什么是知识和经验?

    知识就是像周末这样看到泰德用手术刀卡在凯瑟琳脖子上的动脉附近时,清楚的知道这一刀只要下去,凯瑟琳就会在瞬间喷溅出大量血迹,而喷溅出的鲜血只要超过了体内的四分之一,那么她将在这个救护车没有抵达的现场直接死亡、一尸两命;而经验,则是泰德清楚的了解用多大的力量可以割开凯瑟琳脖子上的动脉,他或许连血迹喷溅出来的轨迹都记忆犹新,因为,他用这种方法杀了整整九个人,甚至还记得当动脉被割开以后,持续的喷溅血迹将超过1000CC。

    眼下这种情况任何人在面对时都会感到焦虑。毕竟主动权在别人手里。

    “还在等什么?”周末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他尽量控制着面部表情。这个时候一旦落入下风就会彻底失去和泰德对话的机会,泰德若是觉得无趣了,那么整场游戏也就进入了倒计时。

    灰尘在阳光中跃动,而那已经从腰际移动到腿部的阳光则宣告着时间的流失。

    此刻,泰德回应道:“人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贪婪的物种,刚才我还想人数只要稍微增加一点就马上动手,现在我却希望看到这一幕的人更多。”

    周末看不见泰德的表情,也不太愿意去猜,顺着话题说道:“你想要的,是这里人数的增加吧?毕竟这是你人生中的最后一幕了。一定希望现场越隆重越好,空中支援、SWAT、警犬、爆破小组,当这些人全都出现在你眼前的时候,没准你会更兴奋。至于网络上观看直播的人数,你在乎吗?凯瑟琳在这段视频中被杀,就一定会有人将录制好的视频在网络上疯狂传播,其后引起的轰动与现在引发的热议并没有分别。”

    泰德顺着凯瑟琳身体之间的缝隙露出了半张脸。另外半张脸隐藏在阴影里的那一刻,一种很关注的目光落在了周末身上。

    他第一次发现有人了解自己,这不像是科学家研究小白鼠之后的科学性报告,是有着共同想法和相同思维的思考模式,宛如一条铁轨上先后开过的两辆货车,而不是在两条铁轨上平行行驶的两辆货车在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是你让罗宾认罪的?还是在警察局内,并不是因为证据堆积了太多的在法庭直接宣判?”泰德另开了一个话题。

    “没错。”

    周末点了点头。

    整个现场在一种非常平和的环境中缓缓推进着。周末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和泰德让人的自然让人根本不相信这里即将成为犯罪现场。

    包括在网络上看直播的那些人。

    某著名直播网站的直播间内随着不停有新人进入而不断弹出类似‘谁在直播杀人?’‘哪个白痴用这种名字吸引眼球’等等字样。很多在房间内等了很久也只是看到了一段普通对话的网友更开始不断的添油加醋,有的说‘不是要杀人吗?为什么还不动手?’、‘演技太差。这可是洛杉矶,想要凭这样拙劣的表演进入演艺圈不会太天真吗?’。

    当然,也有善良的人会留下‘不要这么做,她还有孩子!’这样的惊叹,可,太少太少,人们已经习惯了将‘网络=虚假’这样的方程式,没几个人相信这是真的。

    这些留言会激怒一个正常人,如果是一个挟持人质的正常人看到这些东西,也许在情绪不定的时候会在这种留言中直接动手,人的劣根性在网络上展露的同时,也证明了其实每一个人在电脑屏幕前都会在不经意间把自己内心的阴暗面暴露出来,那时,几乎没人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庄周梦蝶。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而泰德,似乎并没有被这一切所影响,他很享受的蹲在那看着电脑屏幕,在一通狂喷的热潮中,沾沾自喜。

    躲在凯瑟琳身后的他扬着眉毛,如同在法式餐厅内看见了美味被送上餐桌,期待着有可能出现的绝妙口感。

    他在等,等警察将这间小小的仓库包围,等这间屋子里里外外全都是警察的脚步声,那一刻,他要让观看这段直播的所有人和外边的每一个警察都感到震惊,每当想到那惊恐之下瞪起的眼睛和愤怒的目光……他就很陶醉。

    “为什么杀人?”周末在这种僵持到几乎毫无波澜的气氛中又一次开始了问询。

    “兴趣。”

    “像亨利-李-卢卡斯?”

    “别和我提那个白痴。”

    他们断断续续的谈话像是两个已经非常了解的伙伴,除了能引起共鸣的话题外,只是在这么一句句的闲聊着。

    “那就是BTK。”

    周末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提起了两个震惊世界的连环杀手,却由始至终都没和凯瑟琳有过任何一次对话。

    泰德总算是放弃了关注电脑屏幕的站了起来,他看着周末说道:“你觉得他们比我强?”

    “也没有。”

    “可你往警探局邮递影碟的方法是在模仿BTK。”

    BTK是一名由1974年开始杀人知道2004年以前都没被捕的人物,要不是这个家伙在被捕之前往杂志邮递了一份被杀者的照片,他根本不会被捕,起码在三十年间他每杀死一个人都给警察局写信的时候,从没被抓到过。

    泰德嘲笑着说道:“你所说的卢卡斯,在小时候有过被--妓--女--母亲虐打不幸童年;那个只会对着尸体--自--渎--混蛋也有过被继父虐待的过去,我有什么?”他挑衅的看着周末:“我的父母一位是大学教授,另外一位哲学家,写过销量最高的哲学著作,我的童年无忧无虑且没有任何危险,你凭什么断定我的心理扭曲来源自童年,和那两个家伙一样?”

    周末记得泰德的全部资料,他所说的一切都是记录在案的,这根本不可能说谎,而且,这个家伙的档案上没有犯罪记录,也没有‘危险’‘永不可信任’的标签……

    “大学!”

    回想泰德的档案,周末突然说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无法相信的时期,起码还没有任何连环杀手是在这个时期出现的心理扭曲,可周末所了解的资料上,只有泰德去英格兰读书的经历是没有记录的,那段经历也是整个调查程序中,唯一没有标注过的。

    周末并没有顺嘴胡问,泰德既然挟持了凯瑟琳,就代表着他已经接受了挟持凯瑟琳之后的后果,这件事闹到了现在这个局面,他唯一能得到的也只能是在事件发酵过程中带来的影响力,那么,之前的杀人案就不是秘密了,影响正式从这些案件中得来的,那么,他也没有了去保守秘密的必要性了。在这种情况下,周末可以问出警方还没弄明白的所有地方,需要分辨的只是真与假,别让泰德如同卢卡斯一样,从1989年被捕,几年间交代了600多件真真假假的杀人案,弄得警方头晕眼花就行。

    “那几起自燃案,你都破了么?”

    果然,泰德又一次试图引领话题,在周末眼里,他这是在闪躲,企图用警方最关注的点,去覆盖并未被探索的盲区。

    “泰德,你的大学生涯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不关你的事!”

    泰德登起眼睛回答的非常强硬!

    周末则根本不理会泰德,看着他的装束说道:“有人在你上大学的时候,嘲讽过你的着装吗?”

    “谁会在遭到嘲讽以后杀人?”

    这是一个肯定的答案,起码对于周末来说,是的。

    “很多人会!”

    周末抢白道:“比如拿着枪冲进学校的疯子,这群疯子在警方的事后调查中得到的资料就是在学校内经常遭到欺负,到处都是瞧不起他们的眼神。更何况至今为止英国的一些著名学府还保持着新生入校要被狠狠收拾一顿,或灌醉、或作出奇葩行为的传统!”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出身于大学教授和哲学家这种学者家庭的孩子有多尴尬没人清楚,青春期还没完全开始就遭到打击的疼痛我和你一样明白。”

    唰!

    泰德的目光,开始凝固了,直接对视着周末的双眼。(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