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超警美利坚

第二十一章 什么是自燃

    “周,来我办公室。”

    清晨,西部分局的二楼公共办公区内,周末和卡尔依然是整个分局内侃大山的核心,他们无所不谈,从超模大赛上黑丝与白丝那种丝袜会让女人更加--性--感一直延展到某名模的头像出现在了一款在硅谷正流行的--包--养--软件上,在到硅谷富豪们令很多漂亮女大学生只是撅撅--屁--股就发家致富……整个警察局公共办公区的所有人都被他们俩唬的一愣一愣的,尤其是他们俩搭配在一起时周末负责技术性分析、卡尔负责荤段子搞笑的超强配合,在欢声笑语中合拍到了极点。

    偏偏这个时候普雷斯顿横插一杠子的喊了一声,周末抬起头看过去的那一刻,卡尔提醒道:“你的辖区内没出什么问题吧?”

    “没有。”对于辖区内的情况,周末很自信,关了阿瑞格的俱乐部以后,没过多久那间咖啡厅已经挂上了‘Close’的牌子,整间咖啡馆彻底进入停业阶段。辖区内最大的毒瘤去除后,安稳的日子出现了,这段时间除了街区内交通事故和一些邻里之争无可避免外,他们的辖区是整个流浪区最安静的,普雷斯顿不管有什么邪火也发不到他头上。

    穿着警服步入那间办公室时,周末回头的瞬间看见了整个公共办公区内的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而后,他顺手关上了门。

    “SIR。”

    这就是周末不爱和领导打交道的原因,拘束不拘束的倒还好,反正他也不打算溜须拍马,关键是身后那群家伙的目光盯的你浑身难受,你要是和领导走的太近了。警察局里肯定流言四起,他可没忘了刚刚在蒙泰克警察局上班的时候。艾华德等人是怎么在背后议论吉米的。

    普雷斯顿的桌子上很整洁,电话扣在桌子边上,文件夹都平铺在左侧案头:“坐。”他伸手让了一下。

    周末没客气,也没和契科夫一样到哪都大大咧咧,很正常的拉开椅子坐下。

    “你的运气来了。”

    普雷斯顿的这句话让周末稍稍皱了皱眉,他解释道:“副局长非常不满意凶杀科对自燃案的进度,打算换人,而整个警探局内,无论是商业罪案调查科还是反黑及缉毒科都没有合适的人员,我打算推荐你去。”周末才瞪大眼睛的要说什么。普雷斯顿打断道:“别紧张,我有我的道理。”

    “你亲手逮捕过泰德的儿子,而泰德是我们所怀疑的唯一对象,你们俩又在街头有过接触,他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是你……加上你之前调查塞西尔酒店系列案件时,表现的那么精彩,几乎整个警察局都知道西部分局藏了一个破案高手。你上推荐名单很正常,上不去才应该感觉到意外。”

    “不过,在此之前我希望你能跟我聊聊,谈谈对这个案子的看法。”

    “哦,对了,也别高兴的太早,我只是负责推荐。至于能不能把你送到凶杀科去调查这件案子。我无法保证。”

    这肯定不是普雷斯顿的主意!

    周末知道这一点。

    普雷斯顿是在上头将亚当和契科夫都塞入流浪区的时候也没敢放个屁,他怎么敢在这种敏感时刻推荐自己去调查自燃案?这不是等于站在五人小组的会议室门口骂街么?还是大张旗鼓的喊‘你们五人小组的眼光不行。整个凶杀科的精英都不如我普雷斯顿手下的一名巡警。’。

    他没这个胆子,也不可能傻到这种程度。

    “周?”普雷斯顿在周末思索的过程中,提醒了他一声,因为普雷斯顿发现他愣神了。

    周末开口道:“这件案子实际上作案手法很普通,只是掌握了普通人没有掌握的偏科知识而已。”

    普雷斯顿这次没打断他,心里却悄悄的否定了周末。

    凶杀科可不是德州小镇上的警察局,那里的鉴证科在米国能排进前三,除了康州、拉斯维加斯的鉴证科以外,这里的鉴证人员是最好的……连这些人都找不到作案方法,你竟然敢在如此环境下说罪犯的作案手法普通?

    “SIR,凶手只是用了障眼法,在阿曼达案件中,凶手将死者约到了海边,用自己的西装披在了死者身上,而后死者自燃,凶手被捕时,身边有一个带有他指纹的贝壳。”没有经过组织的语言按照周末的破案思路的被说了出来,乱的让人根本看不懂前后顺序,普雷斯顿听的晕头转向。

    “这就是所有人将目光聚焦的地方,凶手、死者、衣服、贝壳完全遮挡了所有人的视线,导致我们只能看到这么多,令所有人视线无法放宽的人,是出租车司机。出租车司机的供词没有问题,出租车司机的信誉度能证明这一点,于是,他伸手指向泰德那一刻,所有人都开始在泰德身上找原因。”

    “为什么没人想想出租车上的椅子靠背?为什么没人想想泰德和阿曼达的下车顺序?为什么不想想是不是阿曼达下车后吸引了出租车司机的视线,在他视线转移的这个时候,泰德在椅子靠背上动了手脚?”

    普雷斯顿被周末吸引了,他仿佛看到了案件的另外一面,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家伙似乎对这个案子有和其他警探完全不一样的切入点,他能看到第二层面展现出来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往往被普通人或者说正常人所忽视。

    “周,你的意思是泰德放火?”

    普雷斯顿充满质疑的问道:“可是消防局的专家确定了这是一起自燃案件……”

    “什么是自然?自然是指可燃物在空气中没有外来火源的情况下,靠自热或外热增加热能而产生的燃烧现象。比如说钠。”

    “钠是一种金属元素,也是人体内肌肉组织与和神经组织的重要组成部分,能与水反应成氢氧化钠,在水中非常活跃。且能够释放出足够的热能产生氢气。如果热能足够大,钠就可以令可燃物燃烧。2002年。比利时的阿黛尔在海边捡贝壳,在回家的途中就发生了自燃事件,后来经过火灾现场的专家调查,阿黛尔所捡的贝壳中含有钠,事后经过调查,该物质来源于海边一群正在冲着天空释放烟花的青年,烟花冲上天空转变为黄色就是钠在起作用,这才是2002年阿黛尔自燃事件的谜底。”

    资料库。

    普雷斯顿有一种看到了资料库的感觉,而且这座资料库还是智能的,能把所有曾经发生过的线索、案例都完全结合起来。用看是杂乱无章的手法套出一条别人根本瞧不见的羊肠小径直抵终点。

    只是……稍微思索一下后,普雷斯顿又开始产生了怀疑:“周,你说的是有些道理,可是你似乎忘了一件事,鉴证科检查过泰德的西装,上边根本没有任何化学物质。”

    “当然了,泰德的西装上只要有水就已经足够了。他还需要一直胶皮手套,在出租车司机的目光跟随着阿曼达从车上走下,将钠抹在车座靠背上,这段时间一定不能长,不然钠会氧化。这样能解释阿曼达为什么在被泰德披上西装的时候瞬间就将西装抖落在地上,她不是一点礼貌都不懂,而是西装上的水迹沾到皮肤的时候。她觉得凉!”

    周末解释的头头是道:“在这个失礼的动作出现以后。原本就不打算和泰德继续约会的阿曼达自然不会解释什么,快速离开也许是最好的选择。于是。她回到了车上,习惯性的坐在刚才的位置,这个过程时间非常短,而阿曼达的肌肤和衣服已经被泰德身上的水迹打湿。钠和水在汽车上产生了化学作用,加热的时间稍长,这才是这辆车已经开出去很远,阿曼达才燃烧起来的原因。还记得出租车司机说阿曼达讲过的一句话么?阿曼达说的是‘你的椅子靠背怎么会发烫’而不是‘上帝啊,我体内烫的像是在燃烧’,这句话足以证明火源并非来自体内,相信这一点在消防局专家的鉴定下也能鉴定出来。”

    “消防局的专家不是鉴证科的专家,他们负责坚定的是起火原因,那么,在没有明火靠近情况下产生的燃烧,可不就是自然么?鉴证科负责鉴证的是尸体和泰德,他们也许也对焚烧过的现场进行过鉴定,但是,一定是在拿到消防局专家的鉴定报告以后。有了这份权威报告引路,鉴定科的工作变得简单了,只要证明消防局的专家是否出错就可以了,毕竟进行火灾现场的鉴定并不是他们的强项,于是,在两个工作小组的合作下,最应该被关注的地方彻底被忽视了。”

    普雷斯顿没想到周末如此大胆,敢直接指责鉴证科!

    “周,你的意思是,泰德并不难抓?”

    “我没那么说。”周末摇头道:“阿曼达的死我能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教堂内的两个死者把我难住了。”

    “你是说……”

    “是的,泰德升级了作案手法。”周末坦率的承认:“目前我还没把握抓到他。”

    普雷斯顿又糊涂了:“刚才你不是还说阿曼达的案子你已经破了么?”

    周末离开嘴角道:“那都是我的推测,SIR,我没接触这件案子,所有消息来源都是在将阿瑞格交给凶杀科进行问询的时候听骑士说的……更何况警方的任何鉴证报告只要出现反复就会成为对方律师扯皮的关键点,加上有消防局专家以‘自燃’为题目的现场鉴定,哪怕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想把泰德关进监狱也太难了一些。咱们没逮着泰德的手,还给了泰德处理作案工具和把衣服铺在礁石上打湿的时间,这一切,都会成为他无罪释放的标准线。SIR,泰德,在凭一己之力和洛杉矶警察局凶杀科下棋,很明显,第一局咱们已经输了。”

    震惊!

    一个巡警从听来的线索中能推断出如此缜密的案情和犯案经过,这得,这得……

    普雷斯顿这回信了,他相信泰德的儿子罗宾是被周末亲手送进监狱的了,因为这个家伙有这个本事!

    “周,我一定会全力把你送到凶杀科。”

    “谢谢。”周末感谢了一句以后,默默起身离开了警长办公室,脑子里多了一个问题,自己对案情的了解来源于和骑士的一次交谈,那普雷斯顿是怎么知道的?他提的问题绝不可能是新闻报道中所写的,这些日子的新闻报道周末每一篇都看过,全部都没涉及过案情,几乎都是玄之又玄的猜测。

    扭回头往办公室内看去的瞬间,他刚好看见普雷斯顿拿起了电话,周末自言自语道:“那通电话……不会一直都没挂过吧?”(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