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危险总裁小娇妻

【367】一支口红

    信封里装的竟然是她签好名的离婚协议书?

    原本,他以为她只是开开玩笑,赌气说的罢了,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认真的

    心情一下子不是滋味

    她的无理取闹似乎有些过分了点

    抬手,墨培航便怒不可遏的将那张离婚协议书撕掉,丢进垃圾桶里,然后拿起电话拨筱水蓝的手机,显示已经关机

    号码,转换间拨打着家里的电话

    可依旧是无人接听

    想想,或许是筱水蓝因为心情不好的原因所以出去散心什么的,墨培航也没太放在心上

    埋头,想要继续工作

    可是,却没有了心情,再次拨打手机,电话,都是孤冷回应

    不知为何,墨培航的心情越来越烦闷,她的脾气这么越来越大?

    故意不接电话,手机还关机了

    心情,很不想去思考这些

    但是,想了想,毕竟结婚也是经过好好考虑的,结婚不是儿戏,离婚更不是儿戏,怎么能够说离婚就离婚呢!

    而且,他根本也没想过要离婚

    他们之间出的问题也只是小小的矛盾而已,并未有什么大的矛盾焦点,何必闹得那么严重?

    未免小题大做了点

    起身,墨培航抓起桌上的车钥匙朝着外面走去

    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路程以后,墨培航终于到了家

    推开门,里面安静的很,不像平时他回来的时候,筱水蓝一般都会在客厅里等他

    空荡荡的

    似乎,这一次,她很生气

    可是,她究竟有什么会这么生气?

    他只不过是工作很忙,这段时间忙一点,住在公司,等忙过了,就回家了,她至于生那么大的气吗?

    将钥匙丢到茶几上,制造出一连串声音,但是卧房那方向却是依然安静无声

    她是没在家吗?

    若是在家,这样的声音发出来,她应该也是听的到的?

    不管如何,他都已经在百忙中抽空回来了,就必须把问题解决才行,墨培航深吸一口气,朝里面走去

    可是,在整栋别墅里,也未见到筱水蓝

    她没在家?

    蓦然,心情更糟糕,回到客厅,墨培航坐在沙发上,拿起手机再次拨打筱水蓝的手机,却依旧是关机

    手,一下子扬了起来,有种冲动想要甩掉手机,以此来发泄

    可也正是在扬起的时候,发现了垃圾桶里安静躺着的手机

    墨培航知道是筱水蓝的手机,伸手,从里面捡起手机,此时的手机已经分离开来了,电池与机身都散开,形成两块

    心里,忽然感到一阵不安

    水蓝去哪里了?

    墨培航知道筱水蓝是孤儿,没有娘家可以回,那么比较有可能的就是梦琪与夏晨轩那里

    但是夏晨轩刚刚结婚没有多久,又怀了孩子,以筱水蓝的性格断然不会去打扰夏晨轩

    夏晨轩是筱水蓝最好的姐妹,筱水蓝在夏晨轩怀孕期间肯定是不会去打扰的,所以,最大的可能便是梦琪那里了,梦琪也是筱水蓝最好的姐妹,而梦琪现在一身轻飘飘,是最好的去处

    按下了号码,却是传来了无人接听的声音

    再次拨打,依旧是如此

    找不到筱水蓝,莫名的很担心

    担心?

    这两个字令墨培航心里动荡了一下,筱水蓝曾经对他说过的话,说他太晚加班还要开车回家,令她担心的话语

    那时候,每次筱水蓝一说,墨培航都是敷衍两句完事,根本没放在心上

    现在,这一次,换他担心,他才发现,原来这样的滋味并不好受

    她的生气,这一刻他完全理解

    带着歉疚,墨培航再度拨打了梦琪的电话

    “墨培航,你到底想怎么样?”电话那端终于接通了,梦琪没好气的开口,虽然墨培航梦琪也认识,也熟悉,可筱水蓝受的委屈,更是令梦琪不爽

    梦琪又是直肠子,有什么是不能噎着藏着的

    “梦琪,水蓝在你那里是不是?”

    “水蓝?水蓝是你的什么?”

    “我老婆”

    “不不不,水蓝现在不是你老婆了!”梦琪挑唇,是语出嘲讽:“水蓝现在应该说是你的前妻才对!”

    梦琪的话语,让墨培航肯定了,筱水蓝就在她那里,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水蓝没事就好

    “梦琪,你让水蓝接电话,我想跟她解释一下!”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还有事吗,没有事我就挂电话了!”梦琪没有多好的态度,秀丽的眉峰挑动了一下,要她这么妩媚的女子来做一个母夜叉,还真是不想毁了形象呢

    “梦琪……!”

    “水蓝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是什么?”梦琪打断墨培航的话语,她生气的话语里多了份严肃

    “水蓝是我老婆!”

    “老婆在你眼里的概念是什么?”

    “老婆就是老婆啊!”墨培航有些不解梦琪的话语了,简单的一个称呼,何必弄得这么复杂呢!

    “对你来说,老婆是保姆?可以直接无视她的内心想法?还是生理上的伴侣?可以只有夜晚归家,白天没有一声问候,没有一个笑容?”梦琪毫不留情面的质问他

    别说墨培航,即使是冷亦风,那样的嗜血男人,如若是欺负她的好姐妹,梦琪也会一并数落

    “我从未这么想过!”墨培航直言,这是他的实话

    “你怎么想重要吗?重要的是要怎么去做!”

    “女人期待婚姻不是仅仅为了那个红本子,而是期待一份幸福,一份爱,如若你们男人可以给那份幸福,却不去用心给,那不如不要给女人这个希望,既然牵手了,就要负责,妻子,不是放在家里拿来无视的,如果无视你的妻子,那么你又何必结婚?”

    墨培航听着梦琪的话语,沉默了

    “水蓝是个多好的女人啊,对姐妹,她连性命都可以不顾,也是极度体贴的人,对你,我想就是更加了,先不说其他的,就单单拿她为了得到你的回眸一笑,她苦苦等待你五年,五年的时间里,她就不痛苦吗?”

    “等待是件最痛苦的事情,可水蓝这个笨蛋却选择了等待,终于等到你娶她的那一刻,她开心的手舞足蹈,原本以为幸福降临,可得到的是什么呢?得到的却是你对其他的女人卿卿我我,出轨对于一个深深爱着你的女人,你知道是多么痛苦,多么绝望的事情吗?”

    “出轨?”墨培航有些惊愕,他什么时候出轨了?

    “墨培航,我梦琪从前是看错你了,原本以为水蓝嫁给你是肯定会幸福的,可我没有想到,结婚才多久,你便做出出轨这样的事情来伤害水蓝!”

    “我什么时候出轨了?”墨培航是极度不解,他记得他从未出轨,又何来出轨之说?

    “你自己心知肚明”

    “问题是我根本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我结婚前结婚后都只有水蓝一个女人,她是我的老婆,除了老婆以外,我没有对其他女人有过任何想法,或者做过任何对不起水蓝的事情”墨培航可以肯定的说道

    “是吗?那你办公室里的那支口红是怎么回事?还有若是没鬼,水蓝要进去你办公室的时候为何秘书极度为难?”

    “办公室的口红?”蓦然,墨培航记起了早上的时候,办公室来了一名客户,那客户是墨培航以前的学妹,对他有好感,也对他暗示过,但是墨培航根本没有半点动心

    学妹还想扑进他的怀里吻他,可被墨培航拒绝了,但是途中学妹的口红却花了,于是拿出口红补妆,也许就是那时候将口红落下的

    而秘书之所以有为难,可能是因为与学妹一起出去的时候,学妹伸手弄了一下脸颊,却把口红不小心滑倒了脸上,墨培航为她拭去,仅此而已

    却被秘书看到,作为下属,为上司着想,有那样的为难也不奇怪了

    “她误会了”墨培航以最快的速度将事情的经过解释了一遍

    梦琪才缓和下来口气,好,没有出轨这点可以不去计较了

    那么冷落水蓝呢?

    “墨培航,我只能说你不够格,你这个老公做的不够格,你知道吗,水蓝来到我这里的时候,她是有多痛苦?一边诉说一边流泪,直到泪水干涸了,也还是如此的伤心,要知道,一个人哭到泪水都干涸了,是什么概念?”

    听闻梦琪的话语,墨培航沉默了,他的心窒了一下

    “你知不知道,女人不要求男人给予什么惊天动地的浪漫,要的是男人能够多陪一下自己的女人,这就是幸福了!”

    墨培航的心开始揪住的痛,沉默了几秒之后,他带着请求的开口:“梦琪,你让水蓝等我 ,我这就来接她!”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梦琪气也渐渐消了,才松口:“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