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危险总裁小娇妻

【340】一定要过的比我好

    直到呼吸带着不顺畅,才分隔开两人的唇

    敛下的扇形睫毛如羽翼一般的打开来,夏晨轩凝向冷亦风,开口:“风,尽早将手术做了好么?”

    冷亦风将女人再度抱紧一些的揽在怀里,开口:“晨晨,都听你的,明天便安排手术!”

    夏晨轩闻言,点了点头

    这样她也就放心了

    其实,她所指的放心又是什么呢?

    这点,在她的内心是纠结的,也是不想去想的

    冷亦风低头,看向怀里的女人,挑了挑眉:“晨晨,我想在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与孩子们相认,好么?”

    相认?

    夏晨轩愣住

    在稍稍的沉默之后,夏晨轩没有回答冷亦风,而是拿出饭盒,打开,是扑鼻的香味,开口,是柔柔的笑意

    尽管柔柔,那表层里面,却是带着一股子无奈

    现在,什么都不要去想,只要珍惜与他在一起的时间,好好温馨的过

    看着这爱意的便当,冷亦风也是勾唇,极度的欣慰,也没有再重复刚刚的问题,他刚刚明显看到他的晨晨带着为难

    他以为那为难是因为雪儿和涛儿一下子不能接受他

    如此,他若是三番五次的做着要求,那为难的只是夏晨轩,冷亦风不想自己心爱的女人为难,所以,他也是没继续,只是享受着这温馨便当

    饭盒里,都是他爱吃的口味,上面还煎了一个鸡蛋,冷亦风拿起饭盒,用勺子舀了一勺,不是递进自己的嘴里,而是递进夏晨轩的唇边

    开口,是如此浓情的话语:“晨晨,你先吃,你辛苦了!”

    是如此的贴心

    还有感动

    夏晨轩凝着冷亦风,眼里溢出了泪水,张开唇,她吃下这一口,带着属于他的味道

    冷亦风凝着夏晨轩,刚毅的眉峰因为女人突然落下的眼泪所松动,他开口,尽是心疼的无限柔情:“晨晨,你怎么哭了?”

    抬手,他为她拭去眼泪

    凝眸间,夏晨轩望着这个男人,她的心好痛,好痛

    但是,她只是故作无事的开口:“我只是开心……!”

    ---------------------------------------------分割线------------------------------------------

    从冷氏出来以后,夏晨轩致电给了徐特

    昨夜里,徐特要她配合,就是取样dna验证

    其实,这点,夏晨轩反而觉得不会可能,她坚信

    昨夜里凝着雪儿和涛儿的模样,是那样的可爱,聪明,怎么可能是luan伦之后的孩子,她是绝对不会去相信

    绝对不!

    只是,还是答应了徐特,毕竟验证一下,科学才是证据

    如此,她也才能真正的放心

    ……

    血液;头发;指甲;口水;皮肤;都可以做dna检测

    头发必须是拔出来带毛囊的(头发端部肉眼能看到的白点或是黑点)只要是人体身上细胞都是含有dna的

    取出的样本加上夏晨轩的发丝,夏晨轩交给了徐特,只要验证他与她不是兄妹,那么便可以证明他们之间不是乱1伦了

    徐特也是叹了口气,但愿一切都是多虑了

    他告诉夏晨轩,dna检测一般是在七个工作日内出结果,但是,有加急出结果的,他到时候会选择加急的

    那么便是二十四小时出结果

    也就是今天的中午到明天的中午

    在徐特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夏晨轩叫住了徐特,她开口,是昨天未问出的疑虑:“徐伯,昨夜,你口中所说的宇哲爱我母亲吗?”

    徐特一怔

    何止宇哲爱,他也爱

    沉默些许,徐特开口:“爱,他们是一对彼此相爱的人!”

    望着徐特离开的背影,夏晨轩的心颤动了一下

    她的母亲钟离雪与宇哲相爱,却被冷老爷子冷翼锡活活拆散,这本已经是至上残忍,却在那一夜,做出的事是更加的残忍……

    那份恨意,必定是刻骨铭心的恨

    若是让她的母亲知道,她与冷翼锡冷冷老爷子的二字冷亦风在一起,那么她又如何去告慰她母亲?

    这道坎,她过不去

    她的心好痛,好痛……

    ---------------------------------------------分割线------------------------------------------

    次日

    医院里,冷亦风躺在病床上

    他的大手紧紧的握着夏晨轩的手,是紧紧的握着,不想放开

    似乎,这一放手便又是分离一般

    准备进手术室的冷亦风凝望着夏晨轩,他的眸光充满深情:“晨晨,等我,等我从手术室出来,我会给你和孩子一片最美的天空,相信我!”

    夏晨轩眼眸溢出泪水,冷亦风宠溺的扬起手为夏晨轩拭去,他开口:“傻晨晨,我只不过是去做一个小小的手术,你就这么担心了?”

    夏晨轩摇了摇头:“风,一定要好好的,这样我才会放心,好么?”

    这句话,充满了含义

    却是那般的无可奈何

    也是至上希望与期望

    她希望他好好的,希望他会比她过的好,比她幸福

    医生推着冷亦风走进手术室

    两扇大门紧紧关上

    这扇门,隔开了空间

    仿佛,也隔开了什么……

    手术室门口,夏晨轩凝视着这关闭的大门,眼泪掩盖不住的哗哗往下流,像是断线的珍珠一般,是那样的晶莹,也是那样的痛苦

    低落在手臂上

    瞬间又变得冰冷,冰凉了

    风,你一定要过的比我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