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危险总裁小娇妻

【333】为何不叫出声来

    夏晨轩久久地看着他感受到的是专属男人的宠溺,还有男人专属她的宠溺,长长的睫毛如羽翼一般的轻柔敛下

    柔柔的,倍是好看

    这一刻,他想一辈子

    这一刻,她也想一辈子

    就这样一辈子相拥,相爱,相守

    就像在游轮上,她许下的心愿那般,永远在一起

    只是,蓦然,她记起,似乎生日愿望是不能说出来的,而那日,她说了出来,说出来的心愿还灵吗?

    莫名的,心中一个悸动

    带着些许的担忧

    抬眸凝望,他就这么真实的搂抱着她,这就够了,现在,她不想去想其他的

    身体间,她朝着他的身子更加的贴合过去,仿佛就要相溶到一起,永远不分离一般……

    ------------------------------------------分割线-------------------------------------------

    夜色降临

    温柔的月光从通透的玻璃窗上洒落下来,洋洋洒洒的轻抚在沙发上坐着的这一男一女身上

    轮廓间,是月光照射下盖隐过来的丝丝光线,柔和了这别墅,温馨,舒适

    凝眸月色,夏晨轩忽然很想到天台上去

    去呼吸那抹天然的空气

    她的小手牵着男人的大手,冷亦风愕然,但随即便站起了身子,夏晨轩凝了眼冷亦风,轻柔的开口,“风,陪我到天台上去,好么?”

    冷亦风伸出另外一只手,不是其他动作,而是直接拦腰便将女人抱了起来,开口,“我抱你上去!”

    “我自己可以上去的!”夏晨轩凝着男人俊逸的脸颊,秀丽的美眸里漾荡着满满的幸福

    “可我就要抱着你上去!”冷亦风霸道的开口,言语之间是不容人商量的口吻

    “为什么?”

    “我怕你太累了,会心疼!”

    太累?

    只是上一层楼有什么累的呢?

    他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

    蓦然,夏晨轩发觉冷亦风的话似乎有着不对劲,太累?

    他明显说的是下午,因为在这一下午里,他已经对他索取几次,每一次都是如此疯狂的索取

    而他口中所说的太累就是在说下午的事情?

    不理他了!

    一下午缠着她,要她,现在还嘲笑她!

    冷亦风勾唇,他自然明白怀里这个女人是明白过来了,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衣服恼羞的娇俏摸样

    他倒也只是勾唇划出一抹笑意的弧度,反倒是理所当然的了

    不过,也对

    毕竟五年了,这五年的时间里,他未粘腥半分

    自然是饿了

    而且是极度的饿

    那么,饿了的人就得进食,而怀里这抹娇躯就是他的食物

    饿了那么久,这一下午他当然要统统要回来了

    夏晨轩凝着男人的从容,没好气的瞪了冷亦风一眼,惹来男人有时勾抹出来的一阵弧度,小声溢出,这声音,刺耳啊,更是刺激了血液的循环,夏晨轩脸色稍微带红,敛下卷而弯的长长睫毛

    不看你!

    总行了!

    ------------------------------------------分割线-------------------------------------------

    天台上面

    已然是全新的一副景象

    上面遍地都是郁金香

    很美,很美

    夏晨轩喜欢花,冷亦风知道,也因为她喜欢花,他在那一年也变得喜欢花

    四年前,那场意外,他以为从此他们便是天涯相隔,那份思念他便放在了花儿里,他知道,她喜好花,他便精心栽培花

    花园里,依旧是百花齐艳,如那年一样,不变

    可是,冷亦风知道看多了一样的花景,在天堂的晨晨一定会喜欢,会想要看一看其他的花景

    那一年,他经过一个花场培植基地,看到了那一片汪洋的郁金香,是如此的美丽

    也是那一年,这片天台,便种下了一大片的郁金香

    种下的一大片花儿,是他对她的一大片思念

    夏晨轩看到这一片郁金香的时候怔住了,美若星河的眸子闪烁出来的光线是那般的明艳,那般的照人

    爱花,惜花,她也懂花

    郁金香(白):纯情、纯洁

    郁金香(双色):美丽的你

    郁金香(紫):无尽的爱、最爱

    郁金香(红):爱的宣言

    郁金香(粉):幸福

    她抬眸,凝着他俊逸的面颊,喜不胜收,唇角,在红唇间动了动,才露出贝齿,“这些郁金香……?”

    花形的排列,前后颜色的顺序,懂花语的夏晨轩,似乎看到了什么,这是在描述她,描述他们吗?

    冷亦风低头,伸手将夏晨轩揽进怀里,开口,寓意深厚:“白色郁金香就如同当年十八岁的你,纯洁如纸,青涩如水;双色的郁金香则彰显着当年你的美丽,是如此的脱尘般美丽如花!”

    稍微顿了顿,冷亦风继续开口:“而紫色的郁金香则是当年在你离开之后,我才发现的那份潜藏心底的爱,是无尽的爱,原来你是我的最爱!”

    说到这里,冷亦风顿住了,脸颊上泛起的是带着的伤,是尘封那年的伤:“红色郁金香是在四年前我知道以及亲眼看到你躺在太平间的尸体以后,我对你的爱,对你的宣言!”

    “粉色郁金香,是我期待给你的幸福!”

    夏晨轩待在男人的怀里,认真的听着冷亦风的话语与,心底触动了一下,这五年来,他对她的爱意原来是那么的深

    她凝着他的眼眸是更多了一份动容,是柔柔的动容

    那这一片郁金香是他对她的想念,思恋吗?

    心底,划过一丝暖流

    同时,也划过一抹其他

    她咬唇,伸手,她揽住他的颈部,只见她踮起脚尖,下一刻,她松开还带着浅浅咬痕的樱唇颤抖着覆上了冷亦风的薄唇……

    两人的唇贴合的瞬间,夏晨轩不由自主地合上了双眼,长而卷翘的睫毛如羽翼一般跟随着她的行为而微微闪动着

    其实,她是想在他的唇上狠狠咬上一口的

    只是,在唇间覆盖上的这一刻,她无法压抑心头那股子荡漾的情感,在这样的花海夜色下彻底爆发,在伟岸的男人怀中彻底沉沦…

    他是危险的,她从他的眼中不难看出无法遮掩的强烈渴望,那是男人天生的一种野性表现,尽管之前他说话的瞬间还是带着些许情绪的

    那是怀恋的情绪,不过也是因为她,而现在,她就这么在他的怀里,而这动作,明显是勾回他思绪的良药

    夏晨轩微微移开唇,上面还沾着属于他的气息,温婉的情愫韧如轻丝将两人细细缠绕她静静地凝着他的黑色眸子,深邃到令她眩晕!

    移开的唇,却不知为何,再次凑了上去

    今夜,她要给他留下痕迹

    思念,她也想他思念的是她唇间的气息,是带着小小醋意的气息

    这夜是怎么了,她竟然去与这花儿争宠

    再次松开贝齿,唇角是流下的丝丝血渍

    这血渍的侵染还有她的咬痕清晰在男人唇上留下,也缓缓流下,这张刚毅的脸颊却并未因为女人唇齿间的动作而做出半点痛意以及叫出半分

    “不痛吗?”

    “痛!”

    “那你为何不叫出声来?”

    “叫出声来就不痛了吗?”

    “额……”

    也对,夏晨轩无话可说,不过这倒也符合这个男人的性格,任何事都不为之所动,今日里的所有柔情,在这一刻,才是真正体现出他往日的性格

    冷静如他

    凝着他唇角还在慢慢溢出的血渍,夏晨轩轻咬唇瓣,刚刚是她咬的中了些么?

    心疼间,她伸手

    他的唇间是她纤柔的手指划动,空气里,除了这个动作,静逸非凡,半响,夏晨轩终于开了口,声音轻柔充满了丝丝询问,“风,对不起,刚刚是我的动作重了些!”

    听闻女人自责的话语,冷亦风抬手,怜惜地轻抚她的小脸,“不重!”

    一声轻叹从柔软的唇瓣间溢出,抬眸对上他深如暗海的眼眸,“真的不重么?”

    落于她脸颊的手指停滞了一下,温热的气息萦绕,手指间,忽然挑起,冷亦风勾了一下夏晨轩的鼻子,“若是我说重了,你可否甘愿接受惩罚?”

    其实,冷亦风哪里又会不懂,他生性是如此的敏感,又怎会不知晓夏晨轩在他唇间遗留下痕迹的动机

    不过,这倒也令他着实喜欢

    只是,女人重复的反问他,倒是升起了他故意为之一番的意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