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危险总裁小娇妻

【325】深深沉沦

    “晨晨,把手搭在我的背上!”他的吻,轻柔的好像不带丝毫情yu,只是轻yun着她两瓣微启的红唇,眸子中也是显示着无限的爱意柔柔的冷借… …

    那双眼眸,是如此的柔,如此的温

    这样的柔软与温柔在他的身上体现出来,他是多么刚毅冷酷的一个人啊,可是,此时却显得是那样的柔,这着实令她心底一暖,红唇微微张了张,抬手,将抓握着床单的手搭扶在他的背脊上

    感受到她的动作,他的吻温柔的落在她的秀丽的眉宇间,低沉的嗓音透着浓烈的柔情一一

    “晨晨,我爱你!”鼻尖深深嗅过属于她的清香,是她一人独有的清香,是萦绕于他五年魂牵梦萦的清香,沉醉中扬起低沉沙哑的声音,“晨晨,说:我爱你!”

    他的额头轻抵着她的,他说出的话语像是请求,也像是命令,但更多的却像是一丝期待

    期待心爱的人对着他说同样的话语,这样的话语是一次听不够,两次听不烦,三次听不厌,次次听不腻的话语

    他爱着她,所以,他期待着她也说着爱他的话语

    男人低低的语息和这样的要求使得夏晨轩的心‘扑通’‘扑通’加速的跳跃着,她凝着他,她低下头,想要说那三个字,但是,忽然又腾起一股其他

    她抬起了头,是凝着他的眼眸,眸光交流里,她的神色是充满着坚定的,是如此的坚定,也是交付般的坚定,唇间,吐露出四个字:“风,我爱你!”

    这四个字是她想要对他说的,也是想要给予他的承诺,她爱他!

    是五年前就开始的爱,而到现在,是更加的浓厚深切

    深情,是两人同时的

    他的唇,落下她的唇,是尘封了一季又一季的思绪,而飘渺出来的是一寸又一寸的爱意

    好爱,好爱!

    “风… … ”她的美眸透着无尽的缠1绵和柔柔的媚,唇间溢出唤着他的爱,小手下意识抓住他的手臂,抚触间,是那么结实的肌肉和健硕的肌理令她倍感安全

    这一刻,他是危险总裁,她也甘愿沉沦为他的小娇妻

    五年前,她曾经这样的迫切过,不可自拔

    只是,换来的是深深绝望,还有对爱的埋葬,但是,这一刻,她全然相信,这一次,她可以托付,可以沉沦,也可以沉醉

    因为,这一次,是他甘愿,她也甘愿

    总裁?

    小娇妻?

    她愿意,他即使是危险的,她也愿意做他身边的小娇妻!

    这一刻,她深深愿意

    怀中的娇人儿水气氦氢的半掩星眸如醉,勾魂的让他再也按捺不住,尤其是她刚刚眼眸间与他交织的真情爱意,是那种如此深情的,真切的,令他心潮骤然澎拜,褪去衣物,释放早己经忍到极致的火热,屈膝半跪在她腿间,一个猛然的挺腰,炙热的火热一举深深没入… …

    “啊… … ”夏晨轩秀眉喘叫一声,虽然不是初次,但相隔了五年未经历这些,下面已然紧致,猛然间袭来的物体,深深刺激,而受刺激的身体又紧紧衔住他

    “晨晨… … ”久违的感觉和那份熟悉的紧致令冷亦风禁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气,这样令人几乎疯狂的舒服促得他差点失去控制

    下身,火热间是疯狂的移动,但见怀中娇妻浮现出一脸的疼痛,温柔的怜惜之情在胸腔中化开,低头柔柔的在她眉眼间洒下细碎温润如水般细致柔滑的吻,稍稍停顿片刻,给予她适应的时间

    只是,也才是稍稍那片秒的停顿,却迎来了他腰间更为疯狂的摆动

    是不受控制的

    “痛… … 风… … 你好坏… … 弄疼人家了……”无法阻止他下体火热的入侵,她只能唇角细碎低喃着抱怨,纤细指间用力搭在他的背上,疼痛间手指捏着他的肩,报复似的,却更像是另一种方式的撒娇

    非处子,这种疼痛是非常短暂的

    渐渐地,夏晨轩微微仰起小脸,美丽优雅却在此刻热情如火的红唇中逸出丝丝娇吟媚喘,白皙手指间抓着男人肩膀的小手不知何时己改为移动间的抚摸

    这种抚摸时而在男人的背上上下移动,时而打着圈圈,而更加的是他的手指已经在男人的动作下移动开来,来到了其他的位置……

    冷亦风眸光暗沉,深深凝视着身下气喘吁吁的娇妻儿,虽然,眼下的美人儿已经不是五年前那张轮廓,已然有了明显的变化

    但是,那精致美丽的眉眼唇鼻间,即使是变化了容貌,却也无处不流露着属于当年的她那种令人心动的神韵,还有现在轮廓间令人痴迷的娇媚、令人怜惜的柔韧

    改变了的容貌,却有着不变的美丽,还有那笑意,神态,气息都是如当初一样,是魄人的那样极致

    “晨晨… … ”他忍不住捧着她的脸,像是要确认她的存在,低低的、痛楚的喊

    五年了,她的容貌总是无数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凝视着她的美,她的魅,只是,这容貌间的改变,也多少潜藏了属于她的伤感,属于她的落寞?

    五年的时间里,走出的是时间,可是,在他的眼里,转动的却是世界

    仿佛,在这五年里,整个世界都已经转动了一番

    可是,任它转动,是那样的动,他却未能待在她的身边,给予她温暖怀抱,给予她手间的温暖,给予她男性的保护

    五年的时间里,在思念到痛楚时,在思绪到她受到的委屈时,他都会反复在唇齿低喃她名字:晨晨,晨晨……

    可是,纵使念尽一千遍,一万遍,却都唤不回她的笑颜,唤不回她的声线,唤不回她的娇躯,也唤不醒自己死寂的灵魂,唤不回自己感触伤感的心……

    这些年里,他以为她离去了,心,是无比的伤感,是无比的悲痛

    甚至,是绝望,是歇斯底里的绝望

    后悔,自责,都唤不回她……

    如今,眼前,怀里这种存在是真实的,真实到令他心悸和感动!

    她就这么如花儿一般的这么真实的在他的面前,在他身下绽放……

    “晨晨……!”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她头顶回荡,夏晨轩无力的抬眸凝着在身上逞欢的男人,男人温柔温热的吻熨烫着她的心,尉烫着她为他深深跳跃的心

    一时间灵魂深处涌出无数情绪因子,有过往的恨意,深深的埋葬般的仇恨,也有释怀过后的深深爱恋,有浮出恨意以外的深深思念……

    误会解开,抛开了恨意,她凝着他,是深情的,是渴望的,是急切的,“风,这真的是你吗?我是在做梦吗?”

    虽然,虽然不是刚刚的相认,不是刚刚的拥抱,而是昨天就开始的温,可是,她总如同是在做梦一般

    “是我,晨晨,你不是在做梦,你眼前的就是真实的我! ”冷亦风深情的紧紧揽着她纤细如水蛇般细嫩的腰肢,握住纤纤玉手放至唇边轻吻,低低的温热吹拂在她的手指间,感触间是那样的真实

    夏晨轩情不自禁地阖上双眸,唇间是勾起的笑意,是丝丝动人心弦的笑意,是满足的笑意,是柔和的笑意……

    “晨晨… … ”他合眸,深情的唤着她名字,属于他对她独有的称呼

    “风……”而她,也是唤着对他亲昵的称呼,她的嗓音娇软脆弱,无比you人,就如同她歌唱时候的声线一样,是如此的醉人,如此的天籁之音,是令人深深沉醉的声音,很美,很柔

    这声线深深的震撼他,让他忍不住低头吻上她的额头,下身一阵加快的速度……

    “唔… …”他猛然袭来的动作令夏晨轩被动的任由他索取

    男人低头眷恋的看着身下千娇百媚的人儿,久久不能自己

    她就像一朵盛开的、散发着致命香气的玫瑰花,令人情不自禁的迷恋、沉沦,美得不可自拔,却也带着粒粒荆棘般的刺,令人想要去摘取,却也容易刺出血渍

    只是,殊不知,这血渍的侵染,是迎合来花儿更妩媚的绽放

    五年前,她如玫瑰带着刺,五年后,她带刺归来,在他的身边,只要稍微不小心就能刺伤,而现在,她是娇艳的玫瑰,就如同床上撒下的这一瓣瓣的玫瑰花,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you人……

    快感节节攀升,两人除了身体紧密结合以外,连灵魂也同步颤动着

    他低头深深吻住那微微开启的美丽如花红唇,在极娇至媚的喘息中与她爱意交融、气息间也是掺杂在一起,热情晕染,暧昧升腾… …

    动作的极度加快中,女人如鱼儿般的娇躯软软的趴在了男人的身上,达到了那美丽的高点

    冷亦风凝着夏晨轩,他知道,她已经达到了女性的高点,一种成就感浮现而出,内心也是深深的舒适,以及索取般的欣慰

    下面,是加快的旋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